(参与2016年5月31日讯)

你武汉公安局不远千里,于2016年5月27日前来沂水对我调查。

我李向阳何罪之有?

你们是讯问我与秦永敏的关系,以及玫瑰团队、人权观察的情况。尽管我无罪代表了正义,而你们恶行累累代表了邪恶,但你们有疯狂的强权,我永远坦然面对你们的传讯以至跨省抓捕。

以你们的说法,秦永敏似是又犯下了滔天大罪。

你们几次表达了这样的意思——“秦永敏的说法做法看上去是不犯法,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做?其说与做的动机是什么?其目的就是推翻共党的一党专政”。这样说来,秦永敏最多是犯了“想法罪或是做梦罪”。

转绕着如何把秦永敏再次投进监狱,你们无非是想罗织秦敏如下罪状:

一是,秦永敏是以民主党的身份在活动,你们可从非法组织活动上给秦先生定罪;

二是,秦永敏写的文章影响了很多人反党反社会主义,这可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三是,秦永敏搞非法组织;

四是,秦永敏非法融资。

你们早挖空心思地捏造出罪状,再四处罗织牵强附会。在此,我郑重地告诉你们,秦永敏与这几条罪状不相干。

第一,秦永敏的民主党人身份问题

秦永敏出狱后,从没有以民主党人的身份自居或是活动。他们所有言行,与“民主党”三个字无关。

你们向我问讯引导的意思是,秦永敏就是不以民主党人自居,因为原为民主党人,所以从事的活动应是作为民主党人在活动;如我应知道秦永敏是民主党人,所以也认可他民主党的身份,也就把他的言行看作是一个民主党人在活动。

这不是法律的逻辑,但是,这是构陷必然的思维与说理逻辑。就是这样的逻辑下,远的不说,近的文革就让近百万人头落地。

第二,秦永敏的文章问题

秦永敏的文章,经得住事实与理论的检验。

就把他的文章拿出来逐字逐句用法规来衡量好了,哪句是编造事实,哪句是谎言暴力,让事实与法律来说话。

我拿着你们给我看的秦永敏写的文章,说这文章没看到哪一句是违法了,你们居然说“是不违法,可是他为什么这样说?”,你们把问题马上拉到思想动机上。

秦永敏的文章,没有编造事实,如实写来,这样的文章不可能成为犯罪证据吧。在邪恶的匪徒们看来,文章是对他们的无情揭露与鞭挞,这是在反他们,再引伸就是反党了。可惜,共党还没有邪恶到公开把反党定为刑事犯罪。

第三,非法组织问题

秦先生建QQ群,号以玫瑰,宣传推动社会进步的思想理念。有些人感到到玫瑰之名好听,也仿效之,我一度建了一个“山东玫瑰群”,可惜没运行几天就被封号了。经武汉公安反复分析教育我终于认识到,玫瑰与茉莉花都属于花,因为有茉莉花革命之说,所以,这玫瑰就成为禁名词了。

在网络虚拟群体犯法?哪所有网上社会工具的群组,不都成非法组织了?要说建个称为玫瑰的群专门讨论玫瑰如何种植,这一定不会认为是非法组织,只是在这个群里宣传民主人权理念就是搞非法组织了,那么,还不如直接说“宣传民主人权就是犯法”好了。此前,好象中共只是有个七不讲,不讲民主人权,也没有把讲民主人权入刑呀?

看来,不是网络群组问题,在于说什么的问题,就是因为说民主人权,就给生套上一个罪名罢了。

有关“人权观察”,是正要举办的一个社会团体。我是举办人之一。前来的武汉警方明确说明,人权观察已被定性为非法组织。这让稍有法律常识的人搞不明白,这个拟成立团体还正在注册中,谁也没有以这个团体的名义开展什么活动,说明还没有这个团体,这居然就先成非法组织了!

1998年时,我也申请在沂水县范围内成立社会团体,当时申报取名为“平民社”,当然是不被批准的,不知这个子虚乌有的“平民社”是不是也在非法团体册上。

第四,融资问题

秦先生融资的事确是有,我所知道的是,申报“人权观察”,按要求必须有一定的资金才能登记注册,所以,举办人就根据经济能力凑去三五百元或是千儿八百元。在有容乃大出钱去办大家要办的事,这不符合法律界定的非法融资的情形。

经武汉警方的提醒,说到秦先先组建了玫瑰公司,我真是忘了这回事,经向朋友们了解,确是有这么回事,是满足玫瑰网站公司化运营的需要而成立的一个海外公司,也曾向朋友间招募股份。这样的募集,更与非法融资不相干。

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今天武汉当局欲给秦先生加罪,真是“无词”。上面要给秦先生罗织的罪状,都属于潜规则里的东西,明的法规,难以定罪。

秦敏有罪,就光明正大的逮、审、判!

为什么人逮了近两年,居然向社会公开是什么性质的限制人身自由都不敢,这近两年了,向社会什么说法都没有,律师都不让会见!法律,在被邪恶势力如此无情践踏,这邪恶势力还有什么卑劣无耻的事做不出来呢?!

邪恶的魔鬼在阴沟里对正义切齿,是秦永敏被拘案最好的比喻!

秦永敏先生,致务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民主进步事业舍弃了自己,是坐牢最长的中国政治犯,被正式系狱及非正式的抓捕关押,迄今总计近三十年。

就以当前公开的法律来衡量,秦先生无罪,但是,秦先生被如此无限期关押,或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正式系狱,都不是意料之外的事,因为,邪恶势力的潜规则已把“人权、民主”视为敌对,推动人权民的的正义者定然是邪恶势力的敌人,武汉在邪恶当道的今天,如秦先生不被关押才是让人意料之外的事。

可以这样说,在整个世界都走向现代社会民主文明的今天,中国的邪恶势力就是再玩固,也抵挡不住民主的到来。秦先生是中国华民族走向现代社会民主文明之路的不屈勇士,是正义的化身,不久将来的青史绝唱!朋友为有他而倍感荣光,家人子女为有他而自豪。

对秦先生肆意迫害的武汉邪恶之徒们,是与正义、与人民为敌的败类,是人类历史上的垃圾。他们将是家人子女羞于提及的耻辱!

在此奉劝武汉当局的邪恶势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李向阳于2016年5月29日感冒头疼中草就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