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6

水桶秀3

2016年6月6日,家属与代表律师们在天津巿检察院外合照。(照片来自维权人士)

家属被公安及便衣带走

2016年6月6日,家属被公安及便衣带走。(照片来自维权人士)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左)、翟岩民妻子刘二敏(中)、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右)在天津巿检察院外举水桶抗议

2016年6月6日,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左)、翟岩民妻子刘二敏(中)、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右)在天津巿检察院外举水桶抗议。(照片来自维权人士)

维权律师家属被公安及便衣带走

2016年6月6日,维权律师家属被公安及便衣带走。(照片来自维权人士)

709律师大抓捕案接近一年,当局抓人情况越趋严厉,连家属及代表律师也不放过。3名家属周一(6日)到天津检察院外声援抗议,被警方带走问话,4名律师亦被警方围捕。另外,被关押近1年的赵威传被侮辱,代表律师到天津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暂未答覆。(海蓝报道)

被关押在天津的北京律师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北京公民翟岩民妻子刘二敏,周一早上各拿著写有支持丈夫字句的水桶,在巿检察院外作出声援,被警察带至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同行摄影师被传唤,戈平妻子樊丽丽被警察拦截后遣送回家。

此外,李和平代表律师蔡瑛、王宇代表律师文东海、刘四新代表律师王磊、翟岩民代表律师纪中久,同一天上午11时50分离开天津巿检察院第二分院时被警方抓走。

蔡瑛律师向本台表示,今早4名律师及3名家属被带到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各自被单独关押,目前被警察看守,警方说要谈话,他不方便说话,然后挂线。直至晚上8时,蔡瑛手机关机。

蔡瑛说:4个律师、3个家属。他们现在喊我谈话,以谈话的方式,现在还没有结束。

蔡瑛上午曾在手机发讯息指,距离李和平、王宇律师等人被抓接近一年,4名律师到天津巿检察院第二分院,就律师被秘密解聘,提交新的委托和辩护手续,询问案件进度,同时侦查机关之前存在一些违法行为,请检察机关依法监督及纠正。他又指,上午约11时50分,4名律师走出检察院,突遭大批警察、治安巡防员和便衣围捕,没有理由和手续,先后双手被反扣控制在警车,他试图离开仍被数人抓住。

纪中久向本台指,他在挂甲寺派出所做笔録,还不知道何时释放。而王磊律师电话一直关机。记者致电文东海律师,电话没人接听。

文东海今天下午在微信留言,指他作为王宇的辩护人,没有能够见到王宇,甚至被非法解聘,此刻甚至被作为疑犯一个人留置在讯问室,专门有一个姓高协警在监视,他问他(协警)话也不回答。

至于3名家属,记者分别致电王峭岭、刘二敏,直至截稿前,手机仍然关机。

记者曾致电挂甲寺派出所,公安指,不知道此事,或向河西分局查询,而河西分局电话没人接听。

此外,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被关押天津11个月,上月传出被看守所人员侮辱。两名代表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周五(3日)到天津第一看守所了解情况。

任全牛律师周一(6日)表示,他与严华丰律师4日前在看守所申请会见,以了解赵威的情况,办案警察李斌以赵威已解聘他们为由,拒絶他们会见。他认为此举实属违法,因律师可以要求会见赵威核实是否解聘,其次律师可以会见谈案情。此外,李斌说赵威签字解聘家属委托的律师,该份解除证明曾让赵威母亲看过。按法律规定,该份文件应给予被解聘的律师,但他们没有收到,这个显然违法。

他又指,由于没法会见赵威,律师没法了解她在看守所受辱的传言,现时已邮寄建议书给天津巿检察院第二分院,要求介入调查事件的真相,可能今天才收到,暂未有回覆。

任全牛说:那么他又不允许会见,其次的方式是,我们要求作为天津办案警方的同期(办案)的天津巿检察院第二分院,他们作为第三方介入调查,公布这件事情的真相。

赵威丈夫游明磊上周五拟与律师一起到天津,但被国保阻止,最后没法成行。游明磊表示,他曾致电官方委派给妻子的董亚南律师,希望了解妻子受辱的传言,该律师以没法确认他的身份为由,拒絶说任何情况,其实对方只是藉口,因为他可以把结婚证等发给他。他又指,两名家属委托的律师上周五到天津了解情况,他已订好车票一起前往,但国保不准他去,因为周六是六四周年。

游明磊说:车票都买好,然后国保跟我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走。我去的话是6月3日,第二天是六四(周年),然后他说因为六四,我要去的话,他们也会把我拦下来。

记者曾致电天津巿检察院第二分院,电话没人接听。记者又致电董亚南律师,电话没法打通。

年约24岁的赵威,为李和平律师助理,2015年7月与李和平律师同一天被公安抓捕,2016年1月8日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指,709大抓捕案截至2016年5月6日,至少319名律师、律师人员、维权人士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逮捕或失踪等,其中23人被批捕、2人被强迫失踪、1人被软禁、267人被传唤、约谈或短暂拘留、39人被限制出境、12人取保候审。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