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5日 华盛顿

6月3日,由于开会系统设置连同会议所僱用的技术公司WebEx的网站遭受来自中共黑客的攻击而瘫痪,原定由公民力量、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偕同全球支持中国暨亚洲民主化论坛、中国共和党、独立中文笔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教育基金会、人到中国,民主之家、香港民主促进会等组织,在华盛顿、富兰克福、巴黎、旧金山、洛杉矶、悉尼、墨尔本、东京和香港设会场举办的纪念六四27周年国际电视连线会议被迫改变形式进行,致使除华盛顿主会场外的演讲者无法发言,他们包括:在德国法兰克福会场的原德国国防部副部长Dr. Klause Rose、Gabriele von Sievers-Sattle 的教授Roland Kühne、全球支持中国暨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作家廖亦武、藏人行政中央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维吾尔世界大会执行主席多鲁坤。艾沙,法国巴黎会场的人权活动家Marie Holzman、记者Ursula Gauthier(郭玉,又名:高洁),澳大利亚会场的中国民阵副主席梁永灿、中国民联主席锺锦江,香港会场的1989黄雀行动总指挥陈达钲、香港民主促进会会长甄燊港,日本东京会场的民主人权人士王进忠,旧金山会场的八九学运领袖方政、周锋锁,洛杉矶会场的维权律师夏钧,以及纽约会场的维权律师滕彪、钟锦化和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王天成。其中陈达钲、夏钧两位先生会后提供了讲稿,此处先将他们的讲稿补后发表。

陈达征

纪念六四全球视像会议上发言

陈达征

今年是“六四”27周年,我们纪念这个日子是有意义的。我认为有三个意义:

第一、“六四事件”发生后的27年中,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在政治上、法治上、经济上、民生上,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六四事件”的惨痛教训,使政府到民间都在努力避免事件的重演,整个国民共识使悲剧的重演机会变得微乎其微。政府虽然没有公开对事件进行道歉,但是据我所知,内部的检讨和反省早就做过,维持国家稳定,集中经济建设,改善人权状态,落实民主施政,打击贪腐等,已经形成长久持续的政策。国内年轻人争取民主的方式也转为利用网络对政府进行施政监督,大规模的街头政治抗争已经转型为分散的,有具体议题的维权活动。推翻政府已经不是民间的普遍诉求,监督政府乃至批评政府成为新的常态。“六四事件”以后的国情客观上使中国逐步走上更加符合国际规范的道路,只是在政治制度上和价值观上与西方的差异没有消除,这就是今天我们仍然纪念“六四”的原因之一;

第二、中国的民主进程是每一个中国人都需要关心和促进的,绝不能像香港的本土派人士所主张的去中国化,把中国的民主与香港的民主割裂开来,把香港人与中国人对立起来。香港的学生不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甚至恶言咒骂支联会,完全颠倒了香港人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初衷。秉承民运的宗旨,我们应该义无反顾地支持中国民主化,这样对国家、对个人、对社会都有好处;

第三、海外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山头林立,矛盾对立,相互攻讦,见利忘义的事情,我看了很痛心。为何追求一个崇高事业的人,表现得不那么崇高呢?是否这些人只是打着光鲜的幌子,穿着华丽的外衣,骨子里仅仅是为了争权夺利呢?以民运作为敲门砖追逐利益,民主的价值对他们而言有多少意义呢?我和香港支联会当初冒着风险把大批民运人士抢救出来,就是为了给中国的民主运动留下种子,经过27年,这些种子成长得怎么样了?值得我们反思。我们既然要促进中国的民主,反对专制,那么我们应该首先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样板。我希望海外民运人士要团结,求同存异,形成一股力量,才能达到目的,否则只是别人眼里的笑话和工具。

夏钧

夏钧的讲话稿:

先生、女士们,朋友们

首先,我感谢杨建利博士给这次宝贵的讲话机会!

借此机会,我感谢在27年前参加那场运动,反对贪污腐败,争取民主自由的人们!

感谢那些为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一直坚持不懈,努力奋斗的人们!

早在3000多年以前,人类就有了比较成型的文化,开启了初始文明时代。300年以来,英、美、法、日等国家,先后实行了民主宪政的制度,开启了民主政治的新文明时代。中国在孙中山先生的领导下,推翻帝制,走向共和。但由于他的早逝,未能建立民主宪政的共和国。

近30年以来,世界民主浪潮波澜壮阔。这浪潮推动了苏联大帝国解体,使其初步转型成为民主国家,东欧各国也随之也实现了民主。还有南非、伊拉克、突尼斯、利比亚、埃及等国家也都实现了民主。叙利亚正在转型中。

国家转型的方式有和平和暴力两大类型。和平转型的国家有英、日、俄、东欧各国、南非、突尼斯、埃及等。经过暴力转型的国家有美国、法国、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等。叙利亚转型仍处于战争中。美国和法国分别经过独立战争和大革命,才建立新国家和完成国家转型。这在那个时代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给后世留下宝贵的经验,也留下惨痛的教训!

现在中国正处于大转型的前夜,已出现民主宪政的曙光。当前的问题已经不是能不能转型?何时转型?而是能不能实现和平转型?因为现在的武器先进,有巨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在国家大转型中,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面临严重的威胁!这是每一个推动社会进步,又爱惜生命和财产的人,都必须首先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我们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要尽量减少死亡。苏联当政者与民主力量都吸取了中国“六四”天安门广场血的教训,对红场要求民主的群众,没有开枪和使用暴力。结果,这震惊世界的大转型和平完成,据说只死了几个人。

中国“六四”终结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推动了俄国的和平转型。俄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而且能够做的更好。争取一个人都不死,一滴血都不流!“六四”的血已经流的太多了。

27年过去了,“六四”的伤口仍然在流血。这是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大转型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血债不必用血来还,也可以用爱心来化解,依靠正义和智慧可以跨越这道坎。杨建利博士领导的中国公民力量组织,推出了“寻找坦克人”签名活动,就是开启中国和平转型大门的一把钥匙。

在这签名活动中,可以让良知回归,为实现官民对话创造条件。只要官方肯认罪悔改,给“六四”伤亡者和家属抚恤赔偿。民方应该饶恕官方的屠杀罪行。有认罪才有悔改,有悔改才有饶恕,有饶恕才有和平,有和平才有幸福!

因此,我建议各民主运动党派,联合推动“寻找坦克人”的签名活动,使它成为一项长期广泛的活动。不但动员中国人签名,也动员世界各地的华人签名,还动员一切关心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关心世界和平的各国人签名。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人民的灾难,中国人民的幸福,也是世界人民的幸福。因为都是小小地球村的人,原本都是弟兄姐妹!

夏钧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