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最后一期中国青年报《冰点》,原定在12月28日这天刊登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的一篇揭露性文章《周叶中教授事件及其他》,可惜没有能问世,就被无情地“枪毙”掉了。随后,该报记者贺延光把被“毙”的内幕通过互联网披露出来。他直言“今天的《冰点•观察》又夭折了……不幸得很,今年冰点最后一期和他们去年最后一期竟惊人的相似,都没有逃脱被‘毙’的命运”,“公正又一次成为弱者”,“是中青报人的耻辱”。应该说,贺延光本人如此做法,是一个不错的“浅喉”——相对于“深喉”而言。

所谓“深喉”,就是向媒体(公众)透露事实真相的“局内人”。相对而言,“浅喉”呢?则是直接向公众透露所在媒体恶意封锁消息的人,这些人都是很不错的新闻人,他们甚至牺牲自己的利益而冒着各种危险做一些“明知不能为”的事,李大同、卢跃刚等都是这样的新闻人,在他们心目中,媒体的公信力高于一切,正义和良知至上,有违于正义和良知的,他们“不得不说”。

“说出来的未必都是祸”,在李大同、卢跃刚、贺延光们的自由言说条件下,原本要被“砍头示众”的《冰点》得以全身保留——只不过经常被采取袁克定式办报思路的李而亮(中国青年报总编辑)们“毙”一些稿子,而那些向公众透露“内幕”消息的“浅喉”,依然继续言说,并没有爬下,更没有跪下。

在一个非常态条件下的媒体,不是自由媒体,报人也不是自由报人,甚至媒体和报人都是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工具,他们传递的不可能是自由主义的声音。

自《冰点》的稿子被“毙”同时,北京的另一份报纸《新京报》也遭到了肃整,自首任总编辑程益中被撤职后继任总编辑的杨斌和另外两名副总编被撤换,消息来源称是“党报《光明日报》全面接管”。

“《人民日报》无人民”,似乎只是上联;而“《光明日报》无光明”则是恰倒好处的下联,还缺一个横披,似乎“装腔作势”比较配套。民是针对官来说的,看《人民日报》,报道的是官事,甚至发表文章的也都是“达官贵人”的声音和形象。如此让民声稀缺,岂不是擅长“装腔”?光明是针对黑暗而来的,看《光明日报》,报道的无处不是“形势一片大好”的消息,甚至记者们都觉得“道路是曲折的”不值一提,而“前途是光明的”,则喊了五十六年也不会过时。任何时代,任何统治阶级统治,都有光明面和阴暗面,可《光明日报》如此保持“光明”的先进性,时刻让“黑暗”消失,岂不是很会作势?

装腔作势,完全是当下媒体的立场和姿态。为了利益最大化,可以装腔;为了向统治阶级投降,可以装腔;为了误导、麻醉和迎合民众,可以作势;为了吓唬和欺骗民众,也可以作势。一个故事说,蝙蝠向得意的一方禽靠拢,说自己有翅膀是禽鸟;但蝙蝠还可以向强大的一方兽亲密,说自己有牙齿是野兽,居然也能把兽儿们给糊弄住了,所以说,像蝙蝠这样令人讨厌的小东西就是禽兽中的禽兽,对禽装腔,又对兽作势,其实是什么货色,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当然,在一个常态条件下的媒体,最大的声音就是公开化,而不是所谓的自诩“喉舌”说。光有“喉舌”是靠不住的,问题是谁的“喉舌”?公开化的“喉舌”,传递的是公众的声音,所以又叫公众舆论。如果“喉舌”不能保证其公众的属性,那么这样的“喉舌”只能说是装腔作势的为某某某既得利益集团服务的所谓“喉舌”,是靠不住的,也是毫无社会价值的。其欺骗和谎言,只能是误导一时,迟早会被公众所抛弃的。此外,在当下时代,媒体中人不能指望有什么“局内人”当什么“深喉”,只要媒体人自己做一个“浅喉”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现在信息传播发达,媒体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一些最新的动态消息,新闻同人以新闻良心搏出新闻真相,明知本报本台本网本刊不能刊登,也应该传播到别的媒体或网络上公诸与众,做一个小小的“浅喉”。

面对恶行,能够做一个“浅喉”,是对事实负责,是对公众负责,又是对国家负责,更是对每一个人所捍卫的正义、良知负责。所以我们应该这样说:面对恶行,我们每一个记者,勇敢地去做一个小小的“浅喉”,好吗?

文章来源:昝爱宗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