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中南海国务院小礼堂召集10名企业界及基层人士开了一个座谈会,座谈会的目的是为了征求人们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和“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的意见。在该座谈会结束时,一定是笑容满面的主人温总理对着10名被召集来的人说道:“中南海的大门是面向广大群众的。”

我想,一定有不少的人们在听到和霭的温总理的这句话后被他感动了,正象以前温总理在除夕夜下矿井与矿工一起做除夕夜的共餐与欢聚一样。可是,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一点也没有激动的意思,说实话,我无法为这样的表示感动,相反,在听到这样的一句当然显然是善意的表示话语时,我的心中却升起一个疑问:中南海的大门真是面向广大群众的吗?

如果,中南海的大门真是面向广大群众的,那么,从国家的基本价值与根本体制来说,国家就不应当是目前的这个样子,国家就应当顺应人民的要求,顺应世界文明进步新潮,变不良的极权体制为民主自由的现代体制,就应当按现代民主自由理念的原则,给予中国人民最为广泛全面的人权,就应当与世界先进的国家一道迈向和平繁荣的新世界,可是,我们看到的中国是什么呢?我们看到的景象是一切照旧,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哦,那个太阳就是永远伟大光荣的中国共产党,专制还是那个专制,人民无权利还是无权利,中国落后还是落后。我真的不知道,中南海的这个大门是怎样面向广大人民群众的呢?

如果,中南海的大门真是面向广大群众的,那么,代表国家行使权力的中南海里的领导人们就要真正地关心中国人民的权利与幸福,就应当从制度、政策、法律、社会诸方面保障人民的权利。可是,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我们看到的是官权的滥用,面积广大的贪污腐败,我们看到的是广大社会弱势群体的苦难。那些失地的农民、下岗的城市职工,其它因为各种原因生活陷入绝境、困境的人们的苦难。我们看到的是太石村的粗暴压制,当地的地方政府竟连小小的山村里的村民的民主请求都不能容忍,必欲以蛮横的武力消灭村民合理合法的诉求;我们看到的是重庆重特工人的悲剧,他们为了维护他们的合法利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被打被骂被围困;我们听到的是广东汕尾东州村的枪声。为了对付一个边远海边的渔村维权的村民,当局竟出动了坦克车,出动了全副武装凶残恶煞般的武警部队肆意屠杀民众,中南海的大门尚不知道是否真的面向广大的群众,共产党军队的枪口却令人震惊地再一次面对广大的群众,而且,不仅仅是枪口面对着群众,他们竟然再一次地开了火,他们再一次在当今世界创造了一个国家军队向本国和平的民众开枪射杀的再恶劣不过的记录,一个巨大的罪恶。我们还看到、听到其它许许多多中国政府压制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维权工作者的事实,前不久当局对太石村维权律师、对高智晟律师、对郭飞熊律师的打压迫害,这些打压迫害时时竟以黑社会式的流氓殴打的方式进行,真是匪夷所思。对郑贻春、张林、许万平的抓捕与处刑,对杨天水的抓捕与即将发生的处刑,都一再延续了对持不同政见人士的毫无道理的残忍迫害。当今世界还有哪些国家存在对持不同政见人士的打压迫害呢?为什么从“敞开着”的中南海的大门里看不到世界文明的景象呢?为什么不能改变过去显然是错误的绝不容忍不同意见存在的恶劣做法呢?一个政权真的能够依靠持久的暴力镇压而维持其生命吗?我们从历史上看不到这样的实例。何况时间已经走到了人类文明业已大大进步了的二十一世纪,中国当局—居住在中南海的那些拥有巨大权力的人们为什么就不能真正的与时俱进呢?世界上其它发达先进的国家如何治理国家,为什么不能成为我们的榜样呢?我们为什么要在全世界面前树立一个极为恶劣糟糕的专制榜样呢?与其长久忍受国际社会的强力批评,为什么不能进行有力的巨大的社会改革呢?真的有什么东西比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更重要吗?敞开向人民群众的中南海的大门也不应当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错误政策,这一错误政策业已造成了中国国家与人民的巨大创伤,也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国家的国际形象,没有任何合理、合乎人道与国际法律的理由可以支持这一罪恶昭彰的群体灭绝式的迫害。

最后,我真心希望中国中南海的大门真的面向中国的最广大的人民,面向所有的中国人,让我们中国人获得他们理应拥有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利,这些权利早已为相关国际法律文件所确立。我真心希望中国中南海里面的中国国家权力的掌有者真正以维护国家民众的利益为其执政的唯一目的,抱着锐意进取的时代精神,立即启动中国的政治变革进程,为中国的明天奠定良性发展的强固基础。我不知道我的希望是能够实现还是终是梦想?作为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文化人,我有理由有必要说出我的观点,而不管我这样说将给我带来什么。

文章来源:川歌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