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

网络图片

共产主义是人类几千年前就有的梦想。从墨子最先提出理想社会至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多个世纪。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思想家们为此构想了许多天堂般的美丽图景。他们希望全社会人人相互友爱,大家有财相分,互相帮助。

从东方的墨子到西方的莫尔、康帕内拉……,再到圣西门、欧文……,共产主义从来都是天下人人平等,老有所养,幼有所依,财富大家分享的美好社会。

到了马克思,他提出的“共产主义”却完全不同。他要用暴力消灭有产阶级,强夺他们的全部财产。社会各阶级的人们不但不能相互友爱,相互帮助,还要划清阶级界限,相互仇恨、相互残杀。马克思声称,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或“科学”的共产主义。在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国家中,当权者就是把共产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两者混为一体宣传的,以致今天被蒙蔽的人们一提到共产主义,就会想到马克思,还以为马克思就是共产主义的开创者。甚至以为,共产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这个样。实际上,共产主义早为古代思想家们反复唱响。那个时候,马克思还远未来到人间世上,人类原本的共产主义理想,根本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这个样。

马克思为什么把他鼓动阶级斗争,用暴力抢夺有产阶级财产的理论装扮成共产主义理论呢?因为他深知人类天性都倾向社会大同,都痛恨得势者的狂妄和张扬。再加上人类社会中妒忌和好逸恶劳的心理在贫困和种种不公的激发下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这种状态很容易被骗而丧失理性。面对贫穷和社会不公,“共产主义”就是最能蛊惑人心的号召,也是所有有组织的强盗都会想到借用的招牌。

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虽然一反前人的主张,但他为了伪装,在提出的方式和理论叙述上运用了很多共产的名词。但“名词”并不是“实质”。马克思的暴力共产主义实质与人类向往的共产主义风马牛不相及。

这乍一听似乎是一个悖论,难道说马克思提出的生产资料公有和一切社会资源公有不是共产的明确表示吗?

我们不能只听这些骗人的理论表述。因为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公有制”,只是一个阶级的公有,并不像前人提出的共产主义那样,或如这个名词本身限定的那样,是不分阶级,是全社会一切人平等的公有。并且,在马克思主义中,社会财富名义上虽然全部由人数最多的无产阶级公有。但是,它要求无产阶级大众必须服从他们的领导权威,服从“先进分子”的领导。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下,无产阶级可以镇压有产阶级,可以任意迫害、虐待甚至屠杀他们,但无产阶级劳动大众却没有任何政治权和经济权。他们的政治权利要以“党领导一切”的名义,全部交给党,经济权利要以“抽象劳动”的名义,全部交给“国家”。因此,无产阶级的普通民众,只是马克思共产主义“公有制”中名义上的享有者,并不是实际上的享有者。“公有”只是借口,先进分子其实就是权力所有者专有才是实质。

马克思系统、完整地罗列出如何剥夺和如何以无产阶级的名义占有一切生产资料和国家资源,强制推行集体劳动、计划经济的理论。他提出的“按劳分配”,并不是按劳动创造的量分配,而是按劳动抽象付出的量分配。这种抽象劳动量完全由当权者意志决定,劳动者自身没有丝毫主张权。这就使他的劳动分配变成了事实上的劳动配给,这种劳动配给制与历史上的奴隶配给方式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它与商鞅弱民、愚民的流氓政治手法如出一辙。

这些内容,能与“共产主义”这个名词相符吗?连无产阶级大众都不能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中享有人人平等的经济权和政治权,那些被镇压,被剥夺了财产的有产阶级又如何指望马克思主义的“共产”这个名词能给他们多少平等做人的权利?这样的“主义”,能称为“共产主义”吗?

恩格斯在他的《共产主义原理》中就明确地说:“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制度,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这就说明: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才是马克思主义共产方式的最终形式。马、恩在他们合作的《共产党宣言》中也直言不讳地说:“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并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当然,实际是集中在“先进分子”们的手中。

对占社会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来说,成为统治者该是多么美好,而那些少数人口的资产者们将被社会排斥,被统治,被镇压。这于前人提出的共产主义有几分相像呢?因此,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按其提法,也只是个阶级共产主义而已,如按其实质,却是个一党独霸天下的“独产主义”。它绝不是前人提出的那种全社会不分彼此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而且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还要等到阶级被完全消灭之后,在全社会没有阶级,没有思想的时候才能实现。

那么人类社会的阶级什么时候才会被消灭呢?马克思告诉我们:“工人对反抗他们的旧世界各个阶层的阶级统治,必须延续到阶级存在的经济基础被消灭的时候为止。”

这个经济基础什么时候才能被消灭?人无毛无羽,上天又没给人现成食粮。一切衣、食、住、行都必须靠劳动去创造。而人的劳动天生就有差别。老天如果不改变这一切,这个经济基础就无法消灭。

既然马克思主义宣扬财产私有制是导致社会不公和滋生种种社会罪恶的根源,既然连财产不平等都必然带来不可调和的人间对抗和灾难,那么政治权利的不平等又将带来什么后果?政治权利的暴力独霸和生产资本的专制运用和社会财富的一党独享算不算私有制?它又如何能使人类社会实现公平、公正,实现人人平等?

获得财产的方式,在商品社会中确实存在投机取巧,甚至剥削的现象,但更多的是来自于合法、合理的途径。而国家权力的暴力强占,却没有丝毫合法性,是完全违背天理,违背自然法的。用暴力霸占国家权力,将国家权力私有化,才是人类一切罪恶滋生的真正根源。过去的奴隶制和封建制就是证明。马克思鼓动建立国家权力私有制社会,难道不是在借口消灭经济不平等来恢复更加不平等的政治权利不平等?

如果要消灭人类社会的经济基础,就必须让人又像猿一样,周身有毛,再也无须衣作和人工住所,并且只能靠采集现成食物为生时才能做到。我们对此该不该问,是谁给了无产阶级消灭和改造别的阶级的权利?又是谁给了马克思主义者改变人类,规定天下,强迫天下人服从他们的权利?

但无产阶级也别高兴得太早,因为马克思主义原理中只有无产阶级统治的口号,根本就没有保障无产阶级大众权利平等的制度构建和程序规定,甚至连这方面的设想都没有。它只有无产阶级革命的号召。马克思在这方面提出的始终只有“无产阶级先进分子”这些概念,他们才是马克思主义国家真正的统治者,而不是全体无产阶级。马克思从来就没有提出过要由无产阶级全体成员平等、民主地掌管国家政权的理论或构想,他也并不认为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要由无产阶级大众用选举或委托产生,更不可能用全民选举的方法。他直言蔑视全民选举,说这种全民普选“都是幻想,它的政治性质不同于无产阶级统治”。而他的无产阶级统治,是用暴力树立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政治权威构筑的。

这些已经足以告诉天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所谓“共产主义”,只是个用阶级性取代人性的暴力统治制度。全世界建立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中,没有哪一个认可无产阶级大众的基本政治权和普选权。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按照马克思的要求,把无产阶级大众强制组织起来集中劳动,要他们为国家义务劳动,不计报酬。一切社会财产和国家权力都必须掌握在少数“先进分子”手中,无产阶级大众和全社会都要服从这些所谓先进分子们的权威。这个权威,按照恩格斯的解释,就是“枪杆、刺刀、大炮”。他并且公开说:这个权威根本无须靠某种委托来实现,而是凭借武器造成的恐惧来实现。

在这种穷凶极恶的恐怖理论下,人类经历的苦难就不难理解了。从这些足可以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所谓“共产主义”,只是个共产党为所欲为的“独产主义”。它并不是人们向往的,一切权利平等和财富人人分享的共产主义。他们用“共产主义”名称装扮自己,只是为了欺骗天下人。他们的欺骗很成功,因为天下人差不多都“信”了。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10/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