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初赏诚品苏州

Share on Google+

诚品1 “据说诚品苏州店即将开业,愿天下读书人读到诚品,愿世上不读书人因为诚品爱上读书,愿诚品之花盛开人心。”(摘自旧作《台北第九天》)

早知诚品苏州早该开了,就像一个梦寐以求的女人当她真出现在我面前,我却异常平静但也偷偷燃烧:诚品苏州,披展情人梦。
第一次听人介绍台湾诚品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碰撞,直到去年参会台北国际作家周才有幸光顾诚品信义旗舰店,一座书界航母横空傲立,眼前的诚品苏州同是。

我相信天下读书人只要走进诚品必和我同欢共喜,我也相信不读书人走进诚品必将怀春书香。没走进诚品你一定想象不出一家书店除了图书还可以传递天下美食及人间时尚之百般元素,你一定想象不出一步一景步步赏心的这书店会是甚模样。

就像你没读过米歇尔·比托尔的《变化》一定不敢想像会有人这么整小说,就像你没见过年少轻狂时老酒葫芦的《六神无主》一定想不到世间竟有这么烹煮诗歌糟蹋文字的魔情混小子,就像你不和老酒葫芦偷情永远写不出“那皮肤摩擦/所引起的火灾/也许是遥远星球的秘密”这般虽不千古留芳但一定能微漾在你我心湖的私房绝唱。

虽是平生三顾诚品但毕竟苏诚初赏,就像遭遇风华绝代一女子竟不知怎么轻解扣何地感敏先,抑或是处处皆触感步步即幽怀。恰如当年宝玉神游太虚十二钗飘至幻境芳闺地忽念“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之初后,尚不及梦淫可卿姐更无与花袭人初试云雨情,甚至来不及拾级暗叹“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但却这贼老胡并他好友竟紧急呼叫恰似无以破酒诗,直待本葫芦酒百步寻芳竟却是“蘇SHOW-九养人文雅集·轻食”,这一餐用的若有若无的象一道千山之外万水之遥的日式小轻抚,但只是少了壶清酒山河弹,美人闲怀渡。

然这一整片诚品苏州却像在悄悄私话语眉目传闲情,轻若咫尺一洞天,静若睡着的那枚绣花银针。

但却这诚品苏州万种书情,少了本《围城》。

2016-06-08午夜美兰湖

诚品

阅读次数:1,0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