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德国警察不接受中国总领馆的抗议

Share on Google+

德国64又是一年的六月四日,27年来,这一天成了中国人的祭日,人们不敢淡忘,也不会忘却,天安门的亡灵们,永远与天、地、日、月共存……

有良知的中国人,即便走遍天涯海角,在这一天他们都会设法汇聚到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这里成为了祭祀的墓地和灵坛。

德国64c上午九点半,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门前,我们来了,大家都来了,聚集一起,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活动——示威抗议。他们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中国著名流亡作家廖亦武、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主席艾沙•多里坤、民阵总部监事会主席陈联昆、全德学者学生联合会主席、民阵总部副主席彭小明、民阵总部秘书长、“民主论坛”秘书长潘永忠、欧洲藏汉文化交流协会会长洛桑旺堆、德国坎姆普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的罗兰德•库讷牧师、罗伯特•英根霍尔特教授、宪法学专家马丁•萨特乐教授、德国《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德国之声》时事评论员长平、中国共和党主席助理李力、人权卫士组织的任畹町、德国西藏协会会长洛桑颉拉贝、民阵总部理事张国亭、民主党欧洲党部负责人张思利、内蒙古人民党的布宏夫等,罗兰德•库讷牧师还带来了一部分该校的女同学,赶来参加我们的抗议示威活动,上午10点拉开了抗议帷幕……

“民主论坛”理事长费良勇与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主持了示威活动。罗兰德•库讷牧师带来的7名学生和两名教师手里高举着有刘晓波头像及德文书写的“零八宪章”、“自由”、“人权”的标语,库纳牧师扛着一个跟学生合作制作的半人高的以木头配着铁铸的十字架,当中嵌了一块蓝色的玻璃,象征上帝的眼泪。他肩上挂着一长条绿色、代表圣职的披枷,手持圣经。首先为“六四”死难的亡灵虔诚地祈祷,为至今仍在共产党监狱里受苦的人们祈祷,希望所有被迫害、受伤害的人们得到灵魂的安息。接着由民阵总部副主席彭小明宣读了《“六四”27周年致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的公开信》(全文请阅附件)。流亡作家廖亦武高唱起他自编的《天安门母亲》歌曲,伴以低沉肃穆的箫声,一支歌,一份情,寄托着人们对“六四”死难者的追思和怀念……

德国西藏协会会长洛桑颉拉贝、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主席艾沙•多里坤、宪法学专家马丁•萨特乐教授分别向领使馆工作人员喊话,人们千万遍的呐喊和呼唤,为的都是唯一的目标:结束中共一党专制,让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也能在中国安家落户,建立起全新的民主制度国家。一位名叫伊莎贝拉的女学生弹起了吉他,唱起了优美的歌曲,花儿都到哪里去了(Where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我们终将克服(We shall overcome),幽婉的琴声,忧伤的歌声,是心灵的寄托,是亡灵的抚慰,久久地回荡在蓝天白云间。廖天琪、钱跃君带领独立中文笔会的部分会员,一起朗诵了诗歌,朱虞夫的《是时候了》,陈一然的《不能忘……》等。

德国64b最后,由各个组织的代表费良勇、王策、廖天琪、席海明、艾沙•多里坤、潘永忠,向中国领事馆走去,递交《致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的公开信》。我们在警局申请和登记时,规定我们示威抗议的场地与中国领事馆有一马路之隔。当我们一行人走过马路,警察们警觉地阻挡在我们面前,一警察领队官员说:你们不可以过马路来这里。当我们解释了“是递交抗议书”。他问:有没有事先申请?恰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这位官员走到一边去接听电话了。后面走上来一位年轻警察说:只能是两人去信箱投递,还可以加一人摄像和拍照。

德国64d一会儿警官过来,重复说明了规定。随即费良勇、廖天琪作为递交抗议书的代表,库讷牧师担任见证摄影师。他们在两位德国警察的陪同下,完成了使命。

德国64a完成了递交抗议书的程序,那位警官跑到我们队伍里,与库讷牧师聊起来。警官透露道:刚才你们走去中国领事馆,是领使馆工作人员给我电话,不准你们走近领事馆,不准你们递交抗议书,领事馆拒绝接受一切抗议书。警官回答道:我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他们有权递交抗议书,这是符合规定,合法的,使领事馆官员无言以对。警官对我们今年的抗议活动十分赞赏,廖亦武的箫声和粗旷的嗓音,伊莎贝拉柔美忧伤的歌声加上库纳牧师的祈祷是另一种形式的示威抗议,效果更为震慑。他们问怎么有这么多年轻的德国人跟中国人、西藏、维吾尔、蒙古人一到来抗议,库纳牧师说他多年来就跟独立中文笔会和中国民运组织合作,从2010年他声援刘晓波这位系狱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行动,从来没有断过。德国警察微笑着说,你们做得真好。显然德国警察在表达他们的态度,尽管他们在执勤,但是他们是支持我们的正义行动。

我们结束示威抗议活动,必须从中国领事馆门前经过,当大队人马走向中国领事馆时,警察们警觉地迎了过来,选择了阻隔我们与领事馆的位子,不知是谁作了解释:“我们是去吃饭了……”那位警官回道:“我们一会儿也去吃饭了。”我接了一句:“那我们明年见啰!”还是那位警官笑道:“是!……”

附件﹕

六四27周年致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的公开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是2016年6月4日,二十七年前的今天,在北京多个地区,全副武装的中共军人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扫射并使用坦克碾压,杀害了许多用和平手段要求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人民群众,阻断了中国和平有序的民主化进程。邓小平、李鹏等中共专制统治者欠下了血债,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并终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七年,中共当局拒绝反思自己的历史罪责,仍然将六四大屠杀作为敏感话题,全面封锁有关消息,严禁讨论和悼念,妄图要人们忘记六四大屠杀,忘记真实的历史。但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的舆论都不会忘记这个血淋淋的事实。六四大屠杀必将被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更不能忘记北京大屠杀。

中共拒绝政治改革,继续坚持一党专制,妄图使用高压手段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然而,各级官员的贪污腐败愈演愈烈,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日益严重,群体抗争事件与日俱增。若不进行改革,不从制度上根治腐败,共产党只有死路一条。

不管是纳粹专制,共产专制,还是其它任何形式的专制政权,它们都是反文明反人类的邪恶制度,都是没有未来的。它们已经或即将被历史埋葬。

我们强烈要求中共顺应民主自由人权的世界潮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党禁报禁,保障言论和新闻自由;停止迫害持不同政见者,停止社会上和监狱劳改场所的一切虐待和酷刑,严惩非法施暴的警察和城管,保障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
我们强烈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许志永,释放伊利哈木,释放帕提古丽·古拉穆,释放郭飞雄!无条件释放一切政治犯!
我们严正要求,允许高瑜女士到德国就医!
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中国共和党
独立中文笔会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全德学生学者联合会
内蒙古人民党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中国民主党欧洲分部

2016年 6月4日 德国 法兰克福

阅读次数:9,4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