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仅仅是海外民运,如果仅仅是法轮功,如果仅仅是政治异议人士的时政抨击,中共当局似乎还踌躇满志,应付自如,但是如果面对民间自发的维权运动,如果面对群起的如火如荼的农民、工人的反抗斗争,如果面对知识分子与维权运动和农民、工人结合,中共当局就开始失去耐心,就开始暴露出其狰狞面目,疯狂打压展示了政权的脆弱和内心的胆怯。用“四面楚歌”、“草木皆兵”形容中共当局就很恰当,它们成了惊弓之鸟之后,开始了疯狗乱咬。

中共的“两会”算什么狗屁!“两会”期间成了“政治敏感”日子,成了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士等定期镇压的日子,不过今年“两会”敏感期来得比往年早。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博士体会很深,他说往年北京警察只是提前两天在他家楼下“站岗”,但今年早早就开始了警戒。与此同时,几乎全国各地所有异议人士都被警察约去“谈话”,或被“软禁”,或被关押,几乎是同一目标——阻止进京。

高智晟律师发起了全国维权绝食接力运动气势如虹,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此时也恰临“两会”,中共当局底气不足,万分恐慌,部署了全国范围内的镇压行动,他们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绑架、恐吓、关押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手段。

本人历来小心翼翼,自以为掌握一定分寸,让当局难以找借口下手,以便能长期保持“相对自由”,谁知这“第一次”还是要来。广东和深圳警方阻止我去北京,公开说是“大环境”,就是因为“两会”期间,因此我能“享受”在山清水秀之地“休息”。虽然才两天半,但如果我不答应“两会”期间不去北京,恐怕要失去自由一个多月。谁知道是否与我参加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土耳其会议有关,但当局已经明确又告诉我,不仅不能进京,也不可参加此次会议。

从此之后,我将麻烦多多。过去当局对我只是跟踪、窃听,我离开深圳到外地,他们也会通知外地公安,对我行踪了如指掌。如今他们公开要求我离开深圳要电话告知他们,其中包括出国和去港澳。相信,以后约去“谈话”也将是家常便饭,实际上我是被“软禁”,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不过我也会像其他人那样,坦然面对“红色恐怖”。反而我觉得中共当局成了惊弓之鸟,他们被我们“吓死了”,我们坦荡荡,他们常戚戚,他们应该知道专制统治的日子不会长久,只不过是在“恐惧”中尽量延长统治的时间而已。

2006年2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