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秩高龄的邓力群刚刚在香港大风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他的自述《十二个春秋》(1975-1987),顷刻之间,把邓力群旋风从国内搅到了香港和海外。

大陆因恶点人众而热走

称“邓力群旋风”,不是危言耸听。去年10月邓力群通过他仍然控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公费印刷了自己的这本书,听说印数只有200套,分上下两册,全部是精装,封面赫然印着(征求意见稿。不得外传、不得引用)。

不等邓力群分赠完毕,该书的复印本,就以几何数级几十倍地在北京扩散,至今寻求此书者大有人在,一些报亭也抓住商机,出售复印本。各大学内农民开的复印店因价格低廉,一页纸只收五分钱,而且复印装帧十几套连夜搞定,接活不断。

该书热走有两个原因:一是邓力群恶点的人数众多,从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乔石、胡启立/习仲勋点起,点了不下六、七十人的名字,囊括了为改革开放做出突出贡献的高层干部和理论界人士。

二是邓力群披露了大量中共至今仍未揭密的材料,比如1987年1月12日-16日邓小平提议召开、由薄一波主持的逼迫总书记胡耀邦辞职的党内生活会,包括邓力群本人作的长达两个上午的批胡发言。一位著名学者说:‘找了多少年找不到邓力群的这篇发言,这下他自己印出来了。’这位学者复印了40套分送朋友,最后连自己的一套也送出去了。

中央党校前副教务长吴江是被邓力群书中多次恶点的人,他于去年10月20日就给邓力群写了信。若将邓力群书中声色俱厉的斥责吴江造谣的段落,和吴江信中四段相对从容不迫地反揭露对照来看,真是精彩之极的公案戏。

美化自己丑化胡赵空前绝后

邓力群素有“左王”、“老庆”(取自‘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两个大号,八十年代他主持、领导中共意识形态长达8年,与胡耀邦、赵紫阳恶斗了不下10年;他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四项基本原则’阻碍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改革开放;他用理论棍子痛打过郭罗基、周扬、王若水,胡绩伟、刘宾雁、戈扬,简直数不胜数;在全国继续大搞阶级斗争,推动清污,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在这本《自述》中,他把自己写成中国前十年改革开放起决策作用的人。

12个春秋是邓力群从红旗杂志的五七干校调到中央工作的12年,他用三分之一的篇幅写他和胡乔木如何行走南书房,用近二分之一的篇幅贬低胡耀邦,写他和胡的磕磕绊绊。因为胡倒台离他自己结束在中央的工作也就不远了,因此全书从文字上看对赵紫阳着墨并不很多,但充满仇恨。

赵紫阳当代理总书记之后,撤销了书记处研究室,等于剥夺了邓力群控制意识形态的大权,使他对赵不共戴天。13大第一次实行差额选举,差额只有区区10%,邓力群就落选了,这只能是13大推动党内民主的成果,但是邓力群却痛骂是赵紫阳做了手脚。

一位知情人士说13大正是赵紫阳提名邓力群再做中顾委常委后选人的,使他有机会参加第二次选举,结果他又落选了,像这样掩盖事实之处比比皆是。

邓力群对赵紫阳的仇恨实际把12个春秋延长为14个春秋,一直写到六四,称因反对开枪而下台的赵紫阳是‘恶有恶报’。众多知情人纷纷指责邓力群书中对紫阳的贬低、中伤,往往是无中生有,比如‘对王任重放声大哭’,‘吊唁陈云中南海门口受阻’大概都是写者心中希望的,试想软禁中的紫阳能想去中南海就去吗?你邓力群去中南海也不是想去就去得了的呀。

十二个春秋出版的贡献

邓力群书中反复写了他当面斥责王若水在香港发表文章是共产党员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第一个,现在邓力群自己在香港出版《十二个春秋》可称为中国最大的自由化。无论写文章痛批邓力群的人,还是谴责该书内容的人,我想都会欢迎这本书的出版。

28年来邓力群致力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中共至今继续他的主张,就是要把中国搞成铁板一块。如今邓力群带头出书了,应该让胡耀邦、赵紫阳、胡启立、鲍彤、李锐、胡绩伟、吴江、吴象所有被他恶点的人的书都能公开出版,中共的党内民主才能正常化。

《十二个春秋》出版最大的贡献,是详细披露中共高层决策的运作方式,从毛泽东到邓小平谁也不想建立制度。邓力群在高层的12年,从打倒四人帮,撤换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是党内大佬们私下捏咕,由邓力群这样的“行走”当中串联完成的,党的中央委员会只不过是执行大佬意旨的表决机器。

不知胡赵是何人的年轻一代,读了这些会吃惊,会思考,会认识,毕竟和党史教科书写的大不一样。,

06年3月16日于满风楼,3月27日刊于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