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访美,海外的中文媒体十分捧场,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他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分析家认为这是华府为了表示对陈水扁总统近期的“废统论”,表示强烈不满,借机抬马“踩扁”。然而,这里所谓的“高规格”说来怪可怜见,十分寒碜,充其量不过是同美国的一些政务官,包括副国务卿们、几个大城市的市长们会谈,并在几所名校(包括他的母校哈佛)和智库演讲等。以他的台北市长和在野的国民党主席的身份,以及可能成为未来台湾的强势总统候选人的态势来看,一个政治色彩鲜明的台湾政治家到美国来,竟能轻松走一遭,而没有被北京超强的抗议声淹没,东道主的美国政府不尴尬、不遮掩,亲切兴致地接待他,这倒确实跟以前历次台湾政治家过境美国——要么不能落地,要么不能出界——那种狼狈的情景大有区别。

至于北京为何如此温和收敛,那也并不难理解。自从连战、宋楚瑜这种过气政客和下三烂的政痞李敖被邀到大陆去“认祖归宗”,甘当家奴之后,中共的统治者信心大增,统战策略更上层楼,国民党对他们来说,已经有点自己人的味道了。不过,北京犯了一个错误,以为天下人都可以收买,殊不知马英九是受过西方文明洗礼的人,他对自由民主的信念坚定,不会轻易受民族主义的蛊惑,这从他对六四的说法上就可看出来。中共有一个幻觉,认为跟国民党打交道比较容易,不像民进党那些人“数典忘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因此跟前者的关系是“人民内部矛盾”,跟后者则是“敌我矛盾”。

然而,北京方面得有心理准备,如果外省籍的马英九两年后真的当上了民选总统,那么台湾的省籍情结就更进一步化解,民主化的进程更加成熟,民族主义那张符咒再也不能往台湾人身上贴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胡锦涛要补上被卡崔娜一风吹的去年那次泡汤的美国行,正正规规地踏上他的“国是访问”。(礼炮21响乎?红地毯加晚宴胡乎?缺一不可,“祖国”面子的事儿不可糊糊。)胡大人可不想在自己行前跟美方呕气,否则人家在礼数上一扣刻,那可是失节的大事吶。

台湾的二二八就像大陆的六四,都是执政党向人民犯下的血案。今年二二八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在受难者纪念碑前深深地鞠躬谢罪,令人印象深刻。陈水扁总统也在这一天终止了十四年前国民党时代立下的“国统纲领”和“国家统一委员会”。把这个近些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纸和废物在二二八这天废弃掉,很有意义,也需要勇气。陈水扁在中英文字上耍了一个滑头,把他使用的“废除”(abandon,abolish)二字在翻成英文时,掉包成为“终止运作”(cease to function),听上去十分滑稽,好似黄包车、水肥车在摩登城市里停止营业一样。

但是此举掀起的风浪依旧不小,不仅台湾的蓝营反对、北京跳脚、连美国都有些儿震撼。国务院发言人埃雷利3月2日对阿扁的动作作了解释说:“台湾方面已明确表示这个机构(国统会)目前没有被废除,他们重申了不采取单边行动改变现状的承诺,并表示将遵守[陈水扁]就职演辞中的各项保证。”“陈水扁在2000年和2004年发表的就职演辞中承诺不改变北京政府与台北政府之间的现状。”这番话显见是为了安抚北京那根绷紧的神经的,而阿扁在这之后,弃“废除”、用“终止”,依然毫发无损。

众人皆云马英九这次访美,独获青睐,跟美国的“踩扁”有关。其实这整个“废(终)统”的情事上,阿扁通吃,他把台湾人的心愿明白表露了,选择了二二八这个日子,堵住国民党的嘴,并顺手给彼岸一巴掌。将近一甲子之前的这一天,国民党军警屠杀了欢迎他们从日本人手中前来接收台湾的本省百姓。随之而来的白色恐怖把台湾人的精英阶层一网打尽,他们或下狱、或流亡、或噤声。被日本人殖民了半世纪的台湾人,接着又当了外省籍国民党治下几十年的顺民,终于在二十一世纪能有自己的民选总统了,难道他们还愿意重新当中共治下的二等公民吗?台湾人的百年隐忍超过香港人,比中国任何少数民族(也许西藏除外),都要承受更多的屈辱。阿扁试着着踩过历史的地雷,何过之有?相反地,大陆的当权者可以向阿扁学学历史,像他那样利用历史上的特殊日子,移花接木,兵不刃血,一举造成既成事实,真堪称武林高手。奉劝北京政府翻翻月历,共产党作恶半世纪,一年到头人民几乎每天都有灾难,每天都可算作国殇祭日,只要有心,不必等六四,随时可以向人民下跪请罪,放下屠刀。

马英九三月和胡锦涛四月的访美一前一后,两人的身份背景殊异、国内的政治格局不同,华盛顿东道主对他们的接待规格和会谈内容自然也回异。不过有一点倒是非常现实和真确的,即美国政府、舆论和社会对他们所表现的热络程度,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他们国内的声望和地位。马英九来美被称为“选前暖身”,而胡锦涛卯着劲儿要争取“高规格”,其目的并不是为国家争面子,而是想为个人镀镀金,好回去压惊,镇住那些他有点儿罩不住的军、政敌对势力和社会上不断涌现的民愤暗流。

只是要讨好布什政府,不是带着几亿合同就能宾主尽欢的。不说这两个国家的基本体制,一个民主,一个专制,在理念上有着南辕北辙的对立,美国对极权的共产国家有着本能的疑虑和反感,即便在实际的利益对等上,如能源争夺、智慧产权的保护、贸易严重失衡、军购和中共军力提升等问题上,将有很多棘手的谈判,加上台湾、西藏、北韩等问题,要达到共识谈何容易。台湾问题是大陆统治者是否稳坐权力交椅的风向标,党内权力斗争激烈时,一祭出统一台湾这面“民族大义”的旗子,就能压倒杂音。胡锦涛不愿意在台湾问题上纠缠,倒也不是说他党内的那帮人马都铁板一块,只是当前社会的问题太多太积重难返,陷阱处处,稍不留神,就万劫不复。何况他还要继续对外打出“和平崛起”,对内“和谐社会”的招牌,虽然现实正好相反。

民主国家的可爱处在于国会可以跟政府分唱白脸和红脸,舆论和民意可以自由表达和流露,哪怕是极伤人脸面的。布什政府定然会按着礼仪给予中国的国家元首(虽然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应有的高规格接待,但是国会两大党的一些议员们已经在筹划着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迎接”关押网络作家和记者、打杀宗教人士和法轮功、枪击和平争抗的村民的中国头号人物了。媒体在静观、民间组织在酝酿,胡大人的访美可不会是马英九那样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场面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