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把我从通州区的监视居住地接到市内办理取保候审的时候,其中一个处长在路上与我聊天,特别聊起了其时正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国人权风波”。

他对我说:“赵昕你看你干这些民运的事,还有什么意思啊?!你们在国内拼命地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们在国外照样争风吃醋、吵吵闹闹。最近这段时间,关于”中国人权事件“搞得热闹非常,刘青他们一样奢侈享乐、贪污腐化,吃着你们的人血馒头而根本不管你们的死活。中国人的品性就是这样的,你们在国内瞎折腾,有什么用啊?!还是当你的职业经理人去吧,你一直干得很不错啊!”

我立即反击道:“中国人权事件弄得这样满城风雨,恐怕你们国安、国保系统又立下了汗马功劳了吧?!”

“此话怎讲?”这位国保处长狡诘地反问道。

“很简单啊!中国人权是这十几年来,在海外民运中运作得最为成功的组织,对国内民运的帮助支持也最大!这样最有力量、最有威胁的组织,不被你们当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这才是咄咄怪事呢!更何况像这样’围魏救赵、转移视线、掀起内斗、消解士气’的杰作,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就像这次大陆面临赵紫阳先生逝世的重大历史时刻,国内民间人士最需要外界支持帮助的时候,你们推波助澜掀起了’中国人权事件’;而一九八九年全国民主运动时,你们不也在海外同样掀起了’王炳章事件’,分化瓦解了海外民运吗?在这两个关键历史时候,你们都是一石数鸟、大获成功,成为全盘通吃的大赢家!妙计呵妙计,真是佩服、佩服!”

闻毕此言,这位国保处长哈哈大笑,十分得意地说道:“这就叫做’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嘛!”

我又立即反击道:“就是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嘛!”言毕,这位国保处长和我一起“哈哈”大笑,各有所思。

我曾经把这样一段小插曲讲给大纪元的杰出女记者辛菲听过,并委托她写出发表出去。可是后来辛菲小姐告诉我,当她把稿件交给大纪元编辑发表时,编辑考虑到发表这篇文章又会激起许多朋友的反弹,扩大了争吵范围,所以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发表此稿了。我当即表示了理解,只是在其后和朋友们的交流中,托吴蓓老师转达了一些共同意见给茉莉女士,希望她能够权作参考。当然,其后茉莉女士回复了信,希望能够公开辩论。考虑到这样又中了中共国安国保的圈套,所以我们明确地拒绝了她的建议。

此事发生一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权风波”随着主席刘青先生的自动辞职,也已经暂告一个段落。而我之所以再次提起此事,实在是因为类似这样的“风波”、“事件”,过去曾经有过,今天也在上演,将来也必然会不断出现。认真反思、总结一下“中国人权风波”的经验教训,恐怕对于中国的民主化大业,应该是不无补益吧?!何况,赵昕本人既不是既得利益者,也不是所谓利益关联者,更没有收受过中国人权刘青先生等人的一分钱,或许说上几句不得不说的、发自肺腑的公道良心话,各方朋友谅还不致于见怪呗!当然,国安朋友是一定会“见怪”的了,赵昕也只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从去年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中国人权风波”的现时结果来看:

1. 在大陆官方面临赵紫阳先生逝世的重大历史考验,国内民间人士最需要外界支持帮助的时候,“中国人权风波”确实起到了“围魏救赵、转移视线”的作用,一如八九年的“围攻王炳章事件”一样;

2. “中国人权风波”掀起了海内外大内斗,分化了国内外民运阵线,严重消解了海内外民间良心人士的士气,达到了中共梦想的沮丧、瓦解民间信心的大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国内所有的良知人士看着就烦,江棋生先生不得不大声呼吁“妥善理性协商解决”的原因;

3. 这十几年来,在海外民运中运作得最为成功,对国内民运的帮助支持也最大的中国人权遭到了极大的消弱和沉重的打击!由于纷争闹到了外国捐赠者处,中国人权的许多人权援助款项被取消,其中每年十万美金的人道救援款项也没有了,损失最大的自然是国内艰难困苦中顽强奋斗的民权勇士们。

4. 海内外脚踏实地地努力实干的健康力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既然“金无赤金,人无完人”,既然“僧多粥少,众口难调”,既然“要做事就必然会出错,不做事什么都不会错”,哪以后谁还敢实实在在去做事呵?!都去说些漂亮话、写点锦绣文章,做个“道德自义”的清流名士,岂不“腰不痛口又爽”?!

5. 无论是“中国人权风波”中的冲突双方,还是海内外的民间进步力量,甚至也包括对中国民主化事业抱有信仰与善愿的民众,都在公信度、参与度、支持度、整合力、道义资源、软资源、物质资源等等方面遭到了重大挫伤——而唯一通吃的赢家,自然是大获全胜的极权专制、既得利益者!

需要认真反思、总结的地方还很多,既然我们追求自由人权、向往民主法治,我们毕生的理想信念,我们奋斗的目标方向都是一致的,那么我们就必须从“中国人权风波”中吸取如下的经验教训,将来尽可能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1. 既然“金无赤金,人无完人”,“要做事就必然会出错,不做事什么都不会错”,我们必须互相之间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在当下中国,宽容与团结,甚至比自由还更为重要和宝贵!

2. 在“求大同存小异”的基础上,每个人都应该顾全大局、专注重大事务,不能再上中共“围魏救赵、转移视线、掀起内斗、消解士气”的圈套!

3. 民间重大纷争应尽可能通过“理性对话、协商妥协”的方式进行内部解决。实在无法求解,也务必通过文明、正当的方式进行公开辩论,参与者必须署上真名,文责自负,以尽量避免特务化名浑水摸鱼、下作地进行人身攻击;

4. 目的必须与手段相互一致,反对黑暗的人必须自己也站在阳光下,正当的目的也必须通过正当的手段来实施,才能达到应有的正面效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马基利维亚主义者,只会使自己也堕落为撒旦的奴仆;

5. 伟大的中国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仁人志士,既需要理论家、思想家、文学家,也需要知行合一、踏实奉献的实干家,活动家、事务工作者,更需要在这个广泛的良心阵线中永远保持一种正气和良知——因为,我们所为何来?!不正是在自己的良心的驱使下,奋不顾身地投入这个伟大的追求正义与自由的事业的吗?!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请原谅我在刘青先生已经辞职几个月后,才向成功领导了海外民运中运作得最为成功、对国内民运的帮助支持也最大的中国人权的前主席刘青先生,以及千千万万知行合一的实干家,活动家、事务工作者,以及优秀卓著的理论家、思想家、文学家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期盼大家继续为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而共同努力!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人,都有自己的局限和不足。

愿慈爱的上帝祝福我们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

赵昕于2006-3-25日于彩云之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