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6月12日讯)

景山者,位北京南北中轴之线也,曾置煤又名曰煤山,为皇宫屏障,故术士又曰:“镇山”。置巅瞰京城,全景尽览。北京名胜虽众,独崇祯帝自缢于此山一树而名冠京师,游人至京而不登此胜则欲罢不能。

该树历数百年仍枯而不死。其根隆而露地;干如鱼鳞;枝卷如拳,间有赘瘤;叶稀而可数。二巨枝虫蛀成穴,为鸟巢、鼠窝。阴森凄惨状,令人悚然乎!后世帝视之不祥欲除之,又忧崇祯帝招魂而止;曾有一能与天地斗之强势大帝,敢破“四旧”、毁名胜,亦不敢正眼视之。故为京师留下此景,实为幸焉!又因其状如歪脖,故名曰歪脖树。

庆丰五年,伏月初四晚,庆丰帝披发垂头,形容憔悴,如丧考妣,慌至此山,徘徊于歪脖树下。祯帝见而问之曰:“汝非庆丰帝乎?何故至于此?”

丰帝曰:“朕欲中兴先祖帝业,殚精竭虑保赤色江山万世一色,无奈为世所不容。故至此。”

祯帝曰:“是年,诸臣误朕,尚有秉笔宦者相随;赞汝为圣父者,众矣!如今安在哉?”

丰帝曰:“赞者非愚即媚,假誉实黑,名捧实坑,至朕飘然乎,入火山而不自知。今朕势去则弃,皆世之小人尔!”

祯帝曰:“非也,朕闻凡夫皆知‘无实学而具虚名必有祸变’,而汝不察,竟为小人蒙,则汝非庸即愚;朕智除阉患,肃贪官,中兴大明,朕帝位天命所授、祖制所规尚为世人斥为刚愎之君,况汝政庸智平,实为寡头平衡之故而登帝位乎?”

丰帝愤而不服曰:“朕效太祖,集权有方,肃异己、消杂音、压讼师、跨境抓捕,莫不刀刀见血、宇内消音,令由己出,则令必行,行必果。岂不显我魄力无穷乎?铁汉普京亦不过如此耳?今,天亡我也,非我之过!”

祯帝曰:“朕乃过来之君,今方悟无知者无畏。无奈‘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朕徒自省尔!”

丰帝闻急促之砰砰声,东顾京师火光烛天胜过晚霞。丰帝无心赏景,遂问计于祯帝,祯帝递一洁白绫缎予丰帝。二帝各执一端飘然入太虚仙境。

刘正清2016年5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