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王毅为何“习近平化”?

Share on Google+

王毅中国外长王毅在记者会上粗鲁地斥责对中国人权问题提问的加拿大女记者康娜莉,引发加拿大全国上下的愤怒谴责。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强调,新闻自由对加拿大而言极其重要,媒体工作就是要提出尖锐问题。他透露説,加拿大外交部长狄安和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官员都已向中共外长和中共驻加拿大大使表达了加方的不满。

加拿大保守党影子内阁外交事务发言人甘礼明指出,王毅以外长身份造访该国,却以无礼的方式回应一个合理问题,完全是可憎(totally outrageous)的行为。他认为,中国需要学习如何以文明的方式与其他国家交往。

加拿大专栏作家文达峰评论説,王毅傲慢丶轻蔑丶好斗丶来势汹汹的表现,完美示范了加拿大正在和甚麽政府打交道。

《多伦多星报》社论亦对王毅作出「谦卑的建议」:「如果你(王毅)想平息国际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公开地试图要外国记者噤声大概不是正路。」文章指出,既然加拿大与中国有交往,加拿大将不可避免地与中国侵犯人权的记录搏斗。

除了《环球时报》一如既往地叫好,少数愤青像打了鸡血一样慷慨激昂之外,王毅在国际社会的形象遭遇重创。此前,王毅被国际社会视为中国外交界的温和派,并非以意识形态挂帅,被归入有一定文化素养和专业水准的技术官僚的行列。在王毅担任中国驻日本大使期间,他并没有随中国国内日渐升高的反日民族主义情绪起舞,认同那些煽动中日仇恨的言论。他刻意放软身段,倾心与日本社会各界交往,颇获日本方面之好评。

然而,短短数年间,平步青云的王毅,为何前恭後倨丶判若两人?

王毅在国际社会丢丑,在国内尤其是党内反倒获得赞赏。这就是中国政治生态中「优败劣胜」的怪现状。文革之後,中共再也没有出现过像毛泽东那样的强人,但历届最高领导人仍然试图让自己的性格丶言行丶思维模式和政策取向等像戳记一样,盖在中国的面庞上。这种想法当然影响到官场的风气:江泽民时代的官员向江泽民学习,个个油头粉面宛如戏子丶油腔滑调宛如说书人,那是一个浮华丶纸醉金迷丶矫揉造作丶装腔作势的时代;胡锦涛时代的官员向胡锦涛学习,个个面无表情如僵尸,言语无味如录音机,那是一个枯燥丶呆板丶机械丶缺乏美感和趣味的时代;到了习近平执政时,官员们又学习习近平粗鄙丶蛮横丶强势与傲慢的作风,并以迅速地「习近平化」为荣丶爲加官进爵之前提。

王毅也不例外。当王毅发现此前精心打造的温文尔雅丶文质彬彬的言行方式不能适应这个汪洋恣肆的新时代,便当机立断开始从「文攻」到「武卫」的「转型」过程。而习近平是王毅最好的老师和样板,正如香港政治评论人桑普所説:「王毅近年师承其主子习近平在墨西哥语惊四座的『吃饱饭没事干』泼辣语调,然後『用好用尽』每个外交机会,来向习近平彰显自己的模仿功力和学习成果,把习近平『不信邪』的『痞子气』深层地内化到自己的头脑,盼望赢得习近平垂青,另眼相看,同声同气,步步高升。」讨好习近平的最佳方式,当然不是像习近平行贿——整个中国都是习近平的,何须贿赂?讨好习近平的最佳方式,乃是像习近平那样思考丶言说和行动。於是,今天的中国官场不止一个习近平,而出现了千千万万个习近平。

从习近平和王毅的言行方式可以看出,文革发生五十周年了,文革并没有在中国绝迹。作为大规模政治运动的文革,如今很难在中国全面上演;但文革的语言和思维模式,却深深根植在中国人心中。官场的痞子化和民间的痞子化彼此融合与激荡,已然成为中国社会的一颗难以根除的毒瘤。作为文革受害者的习近平,吊诡地沦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当年作为黑五类子女的习近平没有资格参加红卫兵,如今正好再来「过把瘾就死」。渴望文革,就像渴望毒品。

习近平对中国的政治和文化的毒化,超过了邓小平丶江泽民和胡锦涛,直追毛泽东。既然习近平要当红卫兵,王毅之流还不紧紧跟上丶寸步不离?对此,经历过文革的老作家曾伯炎评论説:「整个文化革命运动,就是毛泽东痞子运动的升级丶扩大与用更革命话语去拔高。……若当年红卫兵,在手上戴红袖箍在文革中夺权失败,今天混到硕士博士帽在头上去掌权,却胜利了,他们青春期形成的痞子价值观,不在他们掌权後继续发酵并顽强地表现出来吗?文革中的公检法与群众专政的斗争,如坐喷气式类私刑凌辱,不是继承痞子运动带高帽挂黑牌游街的侮辱吗?今天当权了的红卫兵,不是把游街示众又发展为电视认罪示众吗?」薄熙来只能危害重庆一地,习近平却能祸害全国。文革并非重新降临,文革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王毅和习近平一样,听不得别人询问和评论中国的人权问题,认为这是人家「吃饱饭没事干」。中国就从不关心别国的人权问题,管他非洲国家的独裁者剥皮吃人,还是敲骨吮髓,只要愿意跟中国站在一起,照样天女散花般撒钱。一江只隔的北韩,若有脱北者被中国军警抓到,立即送回死地,听任他们被用铁丝穿过手腕,一排一排地枪杀。连本国民众的人权都肆意践踏,他国民众的生命就更是轻如鸿毛了。

人权就像花粉一样,令王毅和习近平的「过敏」到了茶饭不思丶夜不能寐的程度。人权问题也如同朱元璋的光头一样,是不准天下人随意提及的。杭州儒生徐一夔献贺表,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等语,朱元璋览之大怒曰:「『生』者,僧也,以我尝为僧也。『光』则雉发也,『则』字音近贼也。」遂斩之。尉氏县教谕许元有作《万寿贺表》,内有「体乾法坤,藻饰太平」八字,但「法坤」被读为「发髡」(即光头),结果许元论死。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作有《正旦贺表》,其中有句「睿性生智」,「生」与「僧」同音,被视为骂太祖当过和尚,被诛。祥符县学教谕贾翥作有《正旦贺表》,内有「取法像魏」,惜「取法」音同「去发」,影射「和尚光头」,同样被诛。因此类文字狱被杀者达数万人。习近平和王毅何其羡慕可以随意杀人的朱元璋!

习近平和王毅们无法像朱元璋那样,将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加拿大女记者抓到中国丶下到诏狱。这是中国数百年来惟一的一点「进步」吗?

习近平还在做中华帝国的千秋大梦。当习近平的「中国梦」实现的那一天,管你加拿大记者还是美国记者,你们这些目无天子的夷人,你们人身安全不再有保障,我们可以到天涯海角去抓捕你们,让你们地乖乖地到秦城监狱来服刑。

然而,中国民众已经觉醒,尽管中国民众并不享有「免於恐惧的自由」,但他们已经开始让自己的内心强大到足以战胜恐惧的地步。聪明的中国网民创作了一段话,作为王毅答记者问的注解:

邻居:听说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老王:他们以前连饭都吃不上。

邻居:我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我家现在全村第二有钱。

邻居:我没问你那些,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隔壁老刘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麽不管?

邻居: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你自己家历史上就没有打过老婆孩子吗?

邻居: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我家已经把不打老婆孩子写进了家规。

邻居: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你这个问题充满了对我家的偏见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傲慢!

邻居: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你提这种问题是不负责任的。

邻居: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没?

老王:我打没打我家老婆孩子,我会在不打他们的时候问一下他们,这事他们自己才有发言权,你给我滚!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5,0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