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六)

Share on Google+

如果真理是赤裸裸的,那么女人一旦暴露了自己立马真理在握,那么男人的暴露是不是意味着徒生谬误,因为通常意义上男人是女人的反向趋指。

这方鸿渐虽在富人中属于穷人但在穷人中他又是富人,虽不是才高八斗却也晓通笔墨,虽不是顶级双料却也是泛洋海归。这样的男人让掌握真理的鲍小姐解闷时感觉不到威胁,让冰清玉洁的苏小姐若想下嫁不至于颜面羞涩,让时尚通达的唐小姐拍拖时尽情释放布尔乔亚遗风,让闷骚待放的孙小姐真正婚许时感觉身心靠岸。

要女人变换一种姿势通常她们会有个小小的抵抗或给出个天经地义的借口。女人需要给自己一个交待,但和方鸿渐老酒葫芦这样的男人不需要,女人遭遇这样的男人无需借口,在女人面前这两个男人天生沦陷。
不同于既让女人心醉又让女人心碎的老酒葫芦,方鸿渐不会让女人内分泌失调除了她天然异常,也没法把女人送上云天除了她生原本就飘在天上。

而女人见到方鸿渐就爱犯贱比如苏小姐一见方鸿渐就要帮他洗手帕兼洗小内裤袜恨不能洗遍他全身的每个角落,直洗得方鸿渐心惊肉跳落荒而逃却又被鲍小姐一个满怀差点落水,那鲍小姐一声哎哟半扭腰枝悬而不决中等待救扶,但这历史性犯贱让数代后红颜慕羡仰止。

所谓女人的犯贱对一些男人是夺命的子弹对另一些男人是活命的补药。对方鸿渐和老酒葫芦这样的男人,不是犯贱的有和无及多和少的问题,而是谁更不可救药谁犯贱的更彻底谁就能唱响红尘绝地唇烟。

窃当以为男人犯贱十次百次充其量混个温饱,唯有女人犯贱一次倾怀二次倾城三次颠覆乾坤改造未来浴火涅槃。

2016-06-15

阅读次数:8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