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与齐志勇的蝴蝶效应

今年“六四”纪念日到来之前的中国大陆,既可用风声鹤唳来形容,更可用《诗经》中“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诗句来概括。我们不妨循着时间顺序,对如同照亮黑暗夜空的火把一样的各地有影响力的自发纪念“六四”活动,作一番概略性的拼图巡礼。

早在五月中旬,以孙文广教授为代表的一群山东济南市民,打响民间公开纪念“六四”二十七周年第一枪。(详见本刊P.53-57对孙文广教授的专访)

孙文广和他的朋友们的这次成功纪念活动,通过网络自媒体与海外媒体的及时报道,极大鼓舞了全国各地的人们,于是,各地公民纷纷开始为纪念“六四”摩拳擦掌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被戒严部队的达姆弹夺去双腿的“六四”幸存者齐志勇,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关于“六四”记忆口述史的音频文件。齐志勇以亲历者的身份,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既详细控诉了他二十七年前所见证的血腥屠杀事件与个人悲惨遭遇;同时,他还向人们讲述了二十七年来,他以顽强的精神和信念,在绝境中坚持捍卫历史真相与“六四”记忆的经历。

齐志勇的口述史,既让无数听众为之感动涕零,同时也极大刺激了当局脆弱的神经。于是,齐志勇很快就被国保带到了派出所,然后被连续审问了三天。直到他那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等多种严重疾病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后,警察才把奄奄一息的齐志勇押回家中予以软禁。

齐志勇的语音控诉在网上不胫而走的同时,成都一个名叫符海陆的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在网络上发布了一组他自制的“铭记八酒六四”白酒海报。海报上,一只戴着手铐的大手高举着印有当年王维林挺身挡坦克图像酒标的酒瓶;在海报的正上方,还十分醒目地印有“永不忘记永不放弃”这八个黑体字。

一瓶“酒”点燃了纪念烈焰

这一组海报,通过符海陆的朋友、成都女诗人马青,在微信朋友圈,以及多个微信数百人大群中的火爆传播,眨眼间,“铭记八酒六四”的海报就飞遍了海内外。五月二十八日,警方突袭了三十岁的退伍兵符海陆刚开业的小茶馆,并且抓捕了他。

而在此前一天(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九时许,马青的家中,突然闯进来十多名警察,他们不仅抄走了她的大量物品后,而且竟当着其儿子的面拷走了她。

目前,这两位传播“铭记八酒六四”纪念酒的英雄,已分别遭到了成都警方的刑事拘留。鉴于去年因给“六四”死难者祭扫陵墓而遭逮捕并关押至今的成都籍异见人士陈云飞之命运,估计符海陆与马青也可能会面临同样的境遇。

五月三十日,因“新公民案”获刑后出狱不到一年的前八九学运领袖赵常青等七位公民,在多名警察的监视下,聚集在张宝成家中,举行了一次以“纪念六四,勿忘国伤──释放郭飞雄、于世文”为主题的烛光纪念会。

活动结束后,赵常青等人迅速将活动照片发到了网上。五月三十一日凌晨两点,十多个自称是大栅栏派出所的民警,砸开参与活动的湖北襄阳维权人士徐彩虹的家门,将徐从家中抓走了;是日白天,另外几名参与纪念活动的人士赵常青、张宝成、李蔚、李美青、梁太平等,也先后遭到了刑拘。

就在赵常青他们聚会的当天,一位名叫李发旺的公民,背着装有纪念“六四”横幅的背包,勇敢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但还没等他采取行动,警察就一涌而上抓走了他。

疯狂的抓捕,非但没能恐吓人们,相反,那些冒着被抓捕或判刑风险公开纪念“六四”的勇士们的故事,却在网上迅速传播。于是,到了六月三日和“六四”当天,各地都燃烧起了公开纪念“六四”的火把。

公开纪念六四的勇气越挫越勇

在湖南,七十六岁高龄且患有严重心脏病的欧阳经华老先生,来到长沙市火车站的站前广场,打出了一幅“六四,心中永远的痛”纸质横幅。

在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费圣轩等多名公民,冒着危险,在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前、人民英雄纪念碑下,他们或穿着黑衣,或摆出“六四”的手势,在朋友的协助下,机智地拍摄了若干幅印上了拍摄日期的照片以及录像视频后,又及时发布到网络自媒体平台;与此同时,著名的“天安门母亲群体”集体去到万安公墓,并在多名英烈的墓碑前献上一束束鲜花后,又把她们一幅幅合影照同步传到网上。

符、马二位勇士的被捕事件,丝毫没能减退成都公民公开纪念“六四”的勇气。六月三日晚,在基督教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的聚会点,王怡牧师率领上帝的儿女们,为“六四”死难者与中国举行了一次祷告专场。六月四日早晨七点钟,警方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带走了王怡牧师;直到当晚十点半钟,他才被释放。

在今年众多的“六四”纪念活动中,最令人感动的是,上海复旦大学校园里出现了大量“毋忘六四”的匿名涂鸦。而在山东烟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于大白天来到烟台大学西门口,庄重地向行人展开了他手中写着“八九‘六四’”的标语;晚上,他又来到一家非常热闹的必胜客餐厅大门前,高高举起了一块写着“人权”二字的标语牌。

大量事实表明,凶残的暴政,非但没能有效阉割掉人们关于“六四”的记忆,反而,却复活了人民公开纪念“六四”的勇气。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