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七)

Share on Google+

围城7方鸿渐对他无论身边还是身后女性朋友的男士无论见没见过一概决不姑息,以他的古典学养足以深知姑息的结果毫无疑问就是养奸。无论这女人今晚是不是他的以后能不能成为他的将来的某一天有没可能大半个或小半个算他的。

为此方鸿渐拍案痛批鲍小姐的未婚夫不道德,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做医生又是基督徒,给病人医好了是医生的功劳医不好让牧师送终同样功德圆满,这样的生死通吃就像开药店的兼营棺材铺不二为富不仁等等云云。
毕竟方鸿渐这情场小样没拜过老酒葫芦为师否则不该有上高论。你以为睡了她而她认为你只能算被睡或者客气点互睡。谁睡谁并不重要,男人只允许床上高调下了床他必须低调。女人骂自己未婚夫是鼓励你多抚摸并殷勤到位,你损她未婚夫是扯她面子损她尊严犯她主权,就像女人说自己不美是撒娇,你傻呼呼的也跟着说不美活该下海喂鱼。

然而方鸿渐的确不知无论他中国老师外国教授都没教过书上也没说过,这回还好鲍小姐手上没枪有枪也没子弹纵有子弹也是哑蛋否则方鸿渐非死即伤非伤即残非残即瘫。于是他一路哄陪开道自贬飞扬总算搞定鲍小姐把她哄进了一家看上去不坏的西餐馆结果上来的菜点除了冰淇淋热其他都是凉的,能喝的除了醋不酸其他都酸。这世上不仅过期的鱼象登陆好几天的海军陆战队,登陆好几天的海军陆战队更象产后女子刚泄了气的那只原本圆鼓鼓的篮球。

于是从方鸿渐酷损鲍小姐未婚夫开始,于是鲍小姐把方鸿渐冷到零下,于是方鸿渐请鲍小姐吃了顿世界上最难吃的西餐,于是鲍小姐回去后一晩上腹泻于是越腹泻的鲍小姐越盼着方鸿渐早来搭救,于是这正应验了本文上篇这世界没有最犯贱只有更犯贱,于是这鲍大小姐不可阻挡的滚滚犯贱一路呼啸直至天明。

2016-06-16上海美兰湖

阅读次数:7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