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广州第一看守所,这是一个偏僻绿树成荫却是极度黑暗腐败的角落里。早九晚五,这里天天上演着办事难,会见难,通信难,每天这里在押人员及其家属因为不与腐败合作,在押人员的基本人权也得不到保障,被虐打,被睡水泥地板,被吐口水,被绊跤摔地,被限制通信,被限制会见律师,被禁止会见家属……他们过着生不如死,与世隔绝,不见天日的生活。

2016年6月23日,唐荆陵和王清营家属来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一看尽职安排合法的家属会见,一看却配合国宝知法犯法违规配合政治迫害工作,在正常工作时间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家属合理会见申请诉求,直到发文时还在一看等待看守所给出落实在押人员合法家属会见权安排。

下午,这里工作的警务人员担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受领着广大纳税人的公钱,享受优厚公职身份待遇,却对本职工作毫不尽力,在工作时间不接待群众来访,不尽职安排家属和在押人员合理合法的会见。这些警务人员只管朝九晚五时间到点就开豪车回家和亲人朋友吃饭的时候,抛下群众们在暗室喂蚊子。可怜唐荆陵和王清营家属在这个不到十来平米的暗室里挨饿受冷,被蚊子叮的浑身疼痛难受,这里的蚊子估计也像这里人一样害人不见刀刃却让你难受不堪。据说这是她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烧掉的四盘蚊香,汪艳芳蹲在地上看那些被蚊香熏晕掉到满地,那些刚才毫不客气在咬她们血肉的蚊子。这两个没有男人在身边的孤弱女人面对冷酷无情的国家机器一整天不吃半粒米饭,两人耗尽体能精力在等待的漫长里,所里的工作人员来吓唬赶人,最后都被两人的坚持要求得到落实家属会见权诉求而屈服灰溜溜的败下来离开。同时,她们向广州市市长热线发出求助信息,希望广州市市长也可以一起来关注监督所方的剥夺在押人员合法会见权的行为。

天愈夜愈黑,却是愈发恐怖幽暗,隐约中仿佛还能听到里面有人在求饶哭咽嚎啕。这是她们在呆在广州一看第一天的体验。入夜了,这里吃不饱,穿不暖,四面围墙,没有任何软软绵绵的床铺被席,没有欢声笑语,只有肮脏幽暗狭窄的过道,只有被限制通信会见带来孤立无援,可怜他们七百多天都不得会见的丈夫在这里呆了多少个这样的日日夜夜。

维权网2016年6月23日星期四

汪艳芳

广州第一看守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