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6月28日讯)

严厉谴责武汉当局违法办理秦永敏案,再次拒绝律师阅卷和会见,坚决追查赵素利下落

6月27日,马连顺律师受秦永敏家属委托前往武汉市中级法院和第二看守所

分别要求阅卷和会见,均遭到非法拒绝。ZG执法人员将任意折腾、剥夺律师诉讼权益、践踏当事人一切权益为自己升官发财或者说保饭碗之快事!

ZG的法律条文在ZG的公检法司法机构全废!代尔而为之的是“我们就这么规定的”,执法者的随心所欲就是ZG一切邪恶之大法,习近平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只是招牌式谎言,是国耻和笑话!

请看现实:

1、被武汉当局神秘关押18个多月,现已被山颠起诉至法院的秦永敏先生,家属从未收到过来自官方的任何秦永敏先生被刑拘、批捕、起诉的书面通知!

2、从2015年1月9日,秦永敏被行政拘留

到被起诉之法院,律师多次要求阅卷均被拒绝。

3、当事人说,该案检察院没有提审,也没有接到起诉书。

6月21日,经广西李春华多次努力后唯一一次律师准予会见当事人秦永敏之前,检查院就告知律师,案件已经起诉到法院。但当事人秦永敏告诉律师,他从去年3月30日被已涉嫌山颠送往看守所后,被公安预审提审过60多次,但检察院一次都未提审过,也未收到过起诉书!

4、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在被武汉市国宝拘禁在武汉市四面环水的小岛——八仙岛中莫名失踪。

2015年1月19日至2015年3月30日曾经与秦永敏一起被关押在八仙岛的妻子赵素利失踪,生死不明。主要责任人是当时负责羁押赵素利的青山区国保的瞿估平、中直办主任(退休返聘)万长非。

去年5月份,赵素利家属在律师马连顺的陪同下曾经去武汉寻找,起先武汉市相关当局拒绝交代其下落,也不给失踪报案登记。后武汉市维稳办口头承认秦永敏赵素利均在维稳办手里(但这时秦永敏分明已被送到看守所)。

今年五月,覃永沛和李春华律师艰难启动并介入秦永敏案后,检察院和看守所均明确告知赵素利没有被刑拘、批捕等。

秦永敏的家属及赵素利娘家人均表示去年1月19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赵素利。

昨天,赵素利的姐姐和儿子到赵素利湖南巩义市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报失踪未给予立案,派出所的答复是:该案应该到当事人事实居住地或失踪所在地报案。

秦永敏的弟弟秦晓光和赵素利的儿子田思雨均参与了【赵素利生死追查行动】联署签名。

试问武汉当局,你们已将秦永敏移送至法院起诉,却不不通知家属,不准予律师阅卷,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不给当事人起诉书,这一切无视ZG法律法规,任意践踏当事人接受律师正常的法律援助,其目的是否更意在拼命掩盖同时被绑架的无辜的秦永敏妻子赵素利的生死下落?

武汉当局,你们听着:

提倡人权之上、良性互动、全民和解、和平转型的秦永敏先生无罪!他的妻子——一个朴素善良贤惠的家庭妇女更无罪!

如果赵素利还活着,必须立即放人!

如果已经遭遇不测,更必须立即公布真相!继续掩盖或者妄图抓捕打压追求真相的公民,只会激起更大更多公民的愤慨和全世界人民的声讨!

我相信,中国人权观察一定会对赵素利女士的生死追查到底,任何恐吓多不能使我们妥协!天赋人权不可为!

中国人权观察员 徐秦

2016年6月28日

附马连顺律师昨天要求阅卷和会见秦永敏全过程:

6月27日会见秦永敏经过

今天上午8点30分准时到武汉市中级法院,因为据某个国内最大媒体评比国家公务员是劳动强度最高的行业,去晚了怕他们已经不在岗位了,还怕他们有庭没有时间接待我等草民。我住地与法院不远,但是下着中雨找去还是不太方便,远处看去中法好像一个古老的城邦,上面有天平图案,想必他们也把追求公平作为目标吧!

到法院后当然要求面临安检,因出示律师证而幸免,但每到此时就感到我们伟大祖国的公民都被他的国家机关作为潜在的犯罪分子对待,心里很不是滋味。见到服务大厅的保安被指引找负责咨询的穿女警服的人员,查到办理本案的是汪海燕、陈晖,叫自己到服务大庭一角的地方找电话,找到陈晖的电话是6568 6095,汪海燕的电话是6568 6759,先打通陈晖的电话,审查我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的人,住什么地方,律师事务所在什么地方,谁委托的,怎样证明是他委托的,然后说怎样确定是委托的我,就挂断了电话。无奈,又给汪海燕打电话,她答应在接待室等我,叫我过去接待室,“只要我叫马律师,你就答应,然后我接待你。”结果真是她和另外一个陈姓法官助理如约而至,她们叫马律师,我答应,到二楼最南头第十个房间接待了我。看了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函、委托书、律师证,问了陈晖法官问过的那些话,然后叫我去复制律师证复印件,我去复制后交给她们,叫我等待合议庭合议后确定我的辩护人地位,我说哪有这样的,我要求发放起诉书和复制案卷,她们说要合议庭研究,我说你们这样做有规定吗,我跑过多少法院,没有你们研究确定辩护人的,他们说这个案件特殊。到宾馆不到十点钟,十一点又给他们打电话没有消息。我就去看守所会见秦永敏,从常青路公园站坐803路到终点站往回走一点右转大路走下去就能见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指示牌,到后先在警察指导练习网络登记个人信息,到输入被会见人时怎么也找不到秦永敏此人,又问警察他们说会见他要办案单位批准,我说案件已经到法院了,还批什么准,他们说那也得批准,我说什么案件到检察院以后就会见不用批准了,他们说这是什么案件你不知道吗?我说知道啊,不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吗?那在法院阶段也应当会见不用批准了,再说他算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啊,不就是提倡“人权至上,朝野对话,民主转型”吗?有什么煽动行为啊!他们觉得那就不得了了。他们还说:“要是叫会见,二十个律师也不行”,我当时就告诉他,啊有那么多律师啊,我们十个律师共来三次要求会见,每次两个律师也根本没有来到你们二看 (李春华会见过一次我给忽略了)。我来的另外一次是找他妻子的,他们说不上来道理,反正未经办案单位批准不能会见。下午两点半打电话给法官,又说此案过来的晚,我说“听李春华律师说6月21日已经起诉过来了”,她说晚,上周五才分到庭里。还是不发起诉书、不让复制案卷!到此,又是白跑一趟。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