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有人说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分析武松、鲁智深这样的好汉,他们是憎恨剥削阶级,是与权力体制格格不入的。实际上,他们从来也不抗拒和排斥体制,甚至以进入体制为荣。
  
水浒里李逵看上起憨直可爱,但若是你跟他生活在同一时代,你就会觉得太残酷了,恨不得立刻一个响雷劈了他。李逵出场之时,戴宗正陪着新结识的大哥在酒楼的二层吃酒,中间这黑厮撞进来,在柜台那里敲诈老板十两银子,若不是小二及时上楼把戴院长搬下去。这家伙就要行凶了。而且只能戴总“说得他下”,若是戴宗不在酒楼或戴院长不愿拆解,李逵就要“打他家粉碎”。

宋大哥出手阔绰,见面就给小弟十两银子,李逵想表现一下,做东好好请一回大哥(估计他做东的时候极少),便跑到张小乙赌坊去赌钱,结果十两银子两把输光,李逵急了便抢赌徒们的银子。张小乙说他平日赌直。李逵回道, “老爷闲常赌直,今日权且不直一遍。”可见在李逵的直也不是一贯的原则,直或不直是可以权宜的。当然,这样不直多了,赌徒们可以不跟他耍。

20160629103530291

三人来到琵琶听吃酒后,他听得宋大哥想吃鲜鱼,自告奋勇去弄鱼,到江边渔市,直接冲渔夫喝道:你们船上活鱼把两尾来与我。这架势,哪里是揣着钱来买的样子。渔人说要等渔牙主人,他便动手去抢,一个船一个船过去拿,公然抢掠了。鲁迅说,看到李逵被张顺按在水里,浸得眼白,觉得出了口恶气。李逵真的像戴宗说的“专一路见不平,好打强汉”?在琵琶亭的吃酒的时候,无端地用鱼汤泼了小二一身,理由是小二报菜名说只卖羊肉,没有牛肉。李逵强词夺理,说人家无礼,欺负他只吃牛肉,不卖羊肉与他吃。跟张顺打完架之后,成了自家人,四人一起去酒楼喝酒,有个女子过来卖唱,他两个指头去那女子额上一点,蓦然倒地。酒保拦着要报官,而女子的爹娘听得说是黑旋风,先是惊得呆了半晌,那里敢说一言? 这还是当着宋大哥的面,李逵应该多少会收敛一点,若是没有他们在,行起凶来谁劝得住,所以戴宗说,江州满城人都怕他。后来劫法场的时候,这王八蛋抡起板斧朝看热闹的百姓排头砍去,更可见是视人命如草芥,嗜血如狂。

我们来分析一下,李逵身上应该存不下什么钱,一有钱就赌光光(这是好汉的特质之一),他每顿又要好好酒好肉,支队长戴宗不可能每次都带着他去应酬。能去敲诈酒楼,当然就能去酒楼吃霸王餐,哪个酒楼老板惹得起,好不好就把酒楼翻为白地。

注意,李逵跟东京街上的泼皮牛儿可不一样,他是有政府身份的,在戴宗手下当牢子,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临时工。也属于体制内的,因此你告官没那么容易,官官相护嘛。所以戴宗跟宋江说,这家伙好是好用,但也被连累不少。王牌打手,叫打谁打谁,可总有一些擦屁股的事。

我们在看看李逵的身份,在逃的被通缉的杀人犯,上了网的,可是堂而皇之被戴宗庇护在体制内。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去反体制。像戴宗这样的,体制内官吏,光敲剥犯人就能活得很滋润了,更养着李逵这么个王牌打手,想欺行霸市也是轻而易举;政府的消息还可以随时泄露给体制外的好汉,或者干脆暗中替他们做事,可知现在扫黄打非也不容易保密。比起老百姓来他们才是体制的收益者,通吃黑白两道,游刃有余。后来李逵给柴进当保镖,柴进要跟殷天赐打官司的时候,李逵教训道:“王法王法,若还依得,天下便不乱了。可笑的是,真正受苦的百姓们并没去乱天下,乱天下的是他们这些受过体制好处的好汉们。

说完了李逵我们再来说说其他好汉,是不是对待商户会和善一点。我们看看武松,在酒楼吃饭的时候似乎并不赖账,不过他强买,景阳冈酒店吃过三碗之后,倘若小二不接着给他倒酒,他就可能把酒店翻作白地,好汉们都擅长干这个。等他做了行者,翻过蜈蚣岭,在村店里吃饭,非得强买领桌的酒肉,人不愿,他就动武。鲁智深在诸多好汉里头算是最富有正义感的人了,但吃起霸王餐来一点也顾忌。在五台山强抢卖酒郎的酒。在缸瓦寺跟几个快饿死的老和尚抢粥吃。可以看出,好汉们就是图一个痛快,有钱时就像大老爷一样豪阔,没抢就变成强盗嘴脸,至于别人痛不痛快,会不会因此坏了饭碗、或者丢了性命,他们就管不着了。当然,他们是要考虑圈子里兄弟痛快不痛快,因为圈子才是他们赖以生存之根本。

有人说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分析武松、鲁智深这样的好汉,他们是憎恨剥削阶级,是与权力体制格格不入的。实际上,他们从来也不抗拒和排斥体制,甚至以进入体制为荣。武松在阳谷县做了都头,慢慢地有人送了财货,便专门打了箱笼存起来。知县搜刮了民脂民膏教他去护送生辰纲,他也并因此而痛恨恩主。后来到孟州做了囚徒,张都监设计陷害他,最初抬举他时也让他受宠若惊,照说对张都监这样的贪墨之官,无产阶级出身的武松应该充满阶级仇恨,可武松却一直很受用,直至吃了暗算了送进了监狱,并且安排杀手要在路上要结果他,才激起武松的满腔的阶级仇恨,折回鸳鸯楼逢人就杀,连无辜也决不放过。你就会发现,武松这类好汉是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对自己有利就好的,对自己不利就是歹的。鲁智深即便做了和尚也不忘出身之日,他对自己的提辖身份还是比较留恋的,因此到大相国寺,执事僧告诉他去当菜头也有出头之日,他才勉强去了。但凡能在体制内容身,他们断不会去落草为寇。

综上所述,拨开这些表面包裹的义气,这些好汉在体制内则为贼吏,在体制外为则为恶棍。他们是侵蚀底层社会的第一层蛀虫。

好汉霸王餐,吃你没商量。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