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原珊珊,谢燕益律师的妻子。谢燕益因为人权、法治、弱势群体发声,在2015年7月12号先是被秘密关押6个月,然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现在关押已有一年之久,官方不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并强行解聘律师,官方给安排“官派律师”,不能通信,所有《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力统统的、统统的被剥夺,现在谢燕益的死活我做为妻子都不知道。

我与谢燕益一直生活很简朴,在北京郊区密云租房,当地公安局多次到我的房东处骚扰、干涉,我带着3个孩子,大的11岁,二的九岁,小的刚刚4个月与2016年7月10日搬家,因搬家双臂过度拉伸导致晚上无法睡觉,同时有一条腿也要拐着走,在第二天因谢燕益被关押满一年,我凌晨4点从家出发到天津看守所(别的部门从不接待)问问情况偶遇709同案件的勾国洪家属、李和平家属、王全章家属,本也想到检察院投诉因时间太长,哺乳期涨奶实在坚持不下去的原因离开天津。

在我回家的路上下午5:34接到电话,公安局给我的新房主打电话内容不得而知,房主给我打电话问我公安局有人给他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问我除了在家带孩子还干什么,一头雾水,没有头脑的开问起来。

现为了维护一母3小能活着(想起谢燕益代理的庆安火车站民警枪杀旅客徐纯合案件,徐纯合死在一老、3小面前),今天到居住地公安局问情况。

三个请求:
—、我要是犯法请依法抓我。
二、我要是不犯法请给我一个法律解释。
三、让不让我与3个孩子活着给个准信!

今天是2016年7月12正是谢燕益被抓的日子。
此事进展关注:

微信:15811304951、17710194977
微博:15811304951

维权网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

原珊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