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自由化令资本分配不公

针对英国公投脱欧,《纽约时报》曾经发表评论说,脱欧对全球造成的历史性影响,就是一九八九年柏林墙倒塌后全球经济持续迈向自由化与开放的方向开始逆转。对此意见我不能苟同。

众所周知,英国试图脱离欧洲,这并不是第一次。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也有历史的脉络。如果说英国最终无法与欧洲大陆国家整合在一起,必然有其原因所在。而原因之一,恰恰就是全球化和自由化造成的资本分配不公正的问题。现在,英国选择离开,这难道不是说明原来的趋向有问题吗?应当说,是这样的问题使得英国脱欧,不是英国脱欧导致了这些问题。《纽约时报》的说法有点本末倒置。这一次英国脱欧,也是一次重新检视所谓“一九八九年柏林墙倒塌后全球经济持续迈向自由化与开放的方向”的机会。

战后世界秩序不易分崩离析

有人说,英国公投脱欧,将要造成欧盟或者类似共同体建设的失败。但是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没有英国的欧盟会走向何方,也还需要时间检验。英国人口只有世界的百分之一,经济总量规模在全世界的比重也并不是很大,它离开欧盟这样一个区域性组织,不会对世界产生太大的冲击。更重要的是,欧盟并不是英国可以发挥国际影响力的唯一组织,例如,英国仍然是北约成员国,而北约是维系国际安全秩序的重要机制,重要性并不比欧盟差。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外交政策研究项目的负责人Michael O’Hanlon也认为,二战后形成的世界秩序,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英国离开欧洲这件事而分崩离析。他甚至认为,即使苏格兰因此脱离英格兰而重新回到欧盟的怀抱,对于英国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毕竟那也只不过使得英国少了百分之八的人口而已。

总之,英国脱欧固然会造成一些和一时的政治与经济震荡,但是也不至于导致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发生地动山摇的变化。国际秩序,有各种不同的组合方式。华盛顿的传统基金会的自由中心主任Nile Gardiner就认为,英美联手才能成为西方自由世界的坚强核心。他甚至指出,事实上,二战就是英美联手打赢的,而那时候欧洲国家面对德国的进攻一败涂地,纷纷投降,是英美联手拯救了欧洲。而冷战的结束,也是英美合作的结果,不是欧盟的功劳,因为欧盟一九九三年才成立。这样说,虽然对欧洲国家来说有些刻薄,但也是历史事实,至少可以说,国际秩序的建立,不是欧盟一家的前途可以左右的。

考验大家对民主的信心

英国脱离欧洲的公投结果,居然导致不少人质疑公投,甚至进一步质疑民主制度。其结果符合自己期待就说民主万岁,其结果不如己意就说民主失灵,这样看民主制度,是有问题的。我们应当知道,即使是机器也有故障的时候,何况是一种制度?有的时候,民主或者公投就是会产生在某些人看来是“错误的”决定,但是不经由民主或者公投,产生的决定就更有风险。

民主制度最大的危机,就是对民主制度失去信心,尤其是在这个制度犯错误的时候。人类历史上因为民主制度不如人意而改采其他制度,结果导致更大的灾难,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如果今天英国公投的结果你认为是错误的,那就想办法用民主制度下的其他方法弥补,或者完善民主制度,而不是否定它──除非你能找到更好的制度和方法。这场公投,考验的是大家对民主的信心。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