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九日,美国的第一条高铁──从拉斯维加斯到洛杉矶的“西部快线”,宣布终止与中国铁路国际(美国)公司的合作。“西部快线”尚未动工,只是美中合作孕育中的一个胎儿,这个可怜的胎儿还未成形就胎死腹中。

习近平的面子挂不住了

近些年来,中国国力增强,便向世界急速扩张。其中尤以中国高铁最为雄心勃勃,摆出了让全世界的人都坐上中国高铁的架势。迄今为止,中国铁路国际公司与三十多个国家签订了兴建高铁的协议书,但有印度、越南、印尼、泰国、墨西哥、委内瑞拉、巴西等国家,在协议书签订后向中国高铁“说不”;还有老挝高铁开工便停工,新加坡──马来西亚高铁悬而未决。不过,任何国家说“不”也没有美国高铁“西部快线”终止合作更令中国沮丧和恼怒。任何第三世界国家拒绝中国高铁都被中国视为不识好歹,唯美国高铁“西部快线”,不仅是中国高铁进入美国高铁市场的一块敲门砖,更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的“面子工程”,容不得有任何闪失,却偏偏胎死腹中。

二○一三年六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应奥巴马总统邀请到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作客,共商建立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其中的一项承诺就是中国要为美国建造第一条全长三百七十公里的高速铁路“西部快线”。奥巴马总统是美国少有的高铁迷,他曾经誓言二十五年内要在美国建成覆盖人口百分之八十的高铁网,但遭到绝大多数州的拒绝,除了加州之外,所有的州都把联邦政府拨给的高铁建设款退回联邦政府。此时习近平要为美国建高铁,奥巴马求之不得。二○一五年六月,中国铁路国际公司在拉斯维加斯註册成立中铁国际(美国)公司,九月与美国“西部快线”公司签订组建合资公司的协定。当时习近平即将第二次访美,中国官方媒体大肆宣扬称:高铁“西部快线”是习近平二○一五年访美的三大成果之一。还说一百五十年前,中国先民来新大陆帮美国修铁路,为美国经济突飞猛进、跻身世界强国做出重要贡献;这次习近平主席把中国高铁带给美国,比一百五十年前华工建设美国铁路具有更重大的意义,云云。

美国高铁“西部快线”定于今年九月动工,习近平在美国的面子工程眼看就要开始建造。谁也没想到“西部快线”的开始突然变成了结束,习近平的面子挂不住了,中国官媒为此一阵狂怒,胡言乱语起来:他们将“西部快线”终止与中铁国际的合作,归咎于美国共和党的破坏,还说“西部快线”的老板托尼?马奈尔二世是个开赌场的,建高铁是他自不量力。

美国正酝酿新的交通革命

中国的高铁技术并非中国原创,而是日本和德国高铁技术的山寨版。拿一个山寨高铁来美国为习近平建造面子工程,才是有点自不量力。其实,美国并不存在一个“高铁市场”,美国人习惯并享受驾驶自己的汽车在无所不至的公路上驰骋,或者乘坐方便快捷的飞机旅行。况且美国正酝酿新的交通革命,高铁在美国人眼中已是落后的交通方式。一项由特斯拉电动车公司执行长马斯克提出、由美国通用公司和法国国营铁路局参与投资的超级高铁计划,五月十一日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远郊的沙漠中开始试验。按照马斯克的构想,超级高铁是一种长途运输方式,就是将排出空气形成真空的管道,悬浮在地面上,让人进入真空管道中,以接近音速的速度旅行,并且不受气候和地震的影响。马斯克提议首条超级高铁建在旧金山与洛杉矶之间,这段路全长约六百五十公里,汽车行驶需要六个小时,普通高铁行驶三个半小时,超级高铁只需要三十五分钟。法国之所以参与投资,是打算未来以超级高铁取代法国的普通高铁。超级高铁也适合货运,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与芬兰赫尔辛基间,以及美国洛杉矶港和瑞士的隧道货运系统,正在进行超级高铁的可行性评估。

话又说回来,美国即使存在一个“高铁市场”,美国人也不会让中国的山寨高铁来忽悠美国市场。

那么,美方为什么不顾习近平的面子,毅然让即将开工的“西部快线”胎死腹中呢?原因绝非中国官媒所编造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西部快线”所说“美国政府要求高铁车厢必须在美国制造,中国高铁公司在得到相关许可上面临很多困难。”

美中合作工程的生死

一叶知秋。有分析认为:美国也许从高铁“西部快线”看到,中国的经济扩张正配合政治的全球扩张,首先要攻陷美国,引起了美国的警觉。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分析“西部快线”合作失败的原因指出:美中两国的关系决定了美中合作工程的生死。

今年一月二十二日,美国政府否决了中资收购飞利浦在美国的晶片和车灯公司计划;二月,中国央企华润集团公司收购仙童半导体公司,因担心无法通过美国政府审查而被拒;同月,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介入,中国紫光收购美国西部数据失败;五月三十日,美国国防部出面阻止,中联重科被迫放弃收购美国机械特雷克斯公司;六月一日,在纽约监管机构压力下,中国安邦撤回收购美国信保人寿的申请。除了上述收购案破局外,有中国军方背景的华为和中兴,都被美国调查和制裁。据报道,美国和伊朗关系正常化后,美方要求伊朗提供中国违反国际禁运制裁的企业名单,伊朗把华为、中兴都供了出来,结果不仅中兴受美国制裁,被列入禁止出口名单,还影响欧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决策。此外,美国商务部指控中国钢铁出口美国的倾销行为,因而大幅提高关税,引发中国商务部强烈反弹,贸易摩擦连串发生。

另一方面,中国也对美国企业向中国投资,提高了门槛,挤压其生存空间。六月在北京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官员敦促中国解除对美国和其他外国企业的不平等关税政策,允许美国及其他外企在中国公平竞争。美国财政部长卢杰克指出,美国企业甚至怀疑他们在中国究竟是否还受欢迎。

而“西部快线”终止与中国的合作,则是在六月六日到七日举行的各说各话、一无成果的中美第八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刚刚结束时宣布,显然并非时间上的巧合。

美国高铁“西部快线”胎死腹中,诸多原因的解释都有根有据,但已无关紧要了。最要紧的是一个结果:毁了习近平的面子工程。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