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他于二○○四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读后对中国的改革所遭遇的困难与阻碍获得颇多深入的暸解。最近美国哈佛大学尼曼(Nieman)基金会颁予他“二○一六年路易斯.尼曼新闻良知与正义奖”(Louis M. Lyons Award for Conscience and Integrity in Journalism),引起美欧各界的广泛注意与肯定。《纽约时报》及其他甚多美国主流媒体均有报道。我因而特别阅读《墓碑》一书(二○○八年香港出版,大陆列为禁书),对“大饥荒”获得深入的暸解。美国学者Stacy Mosher花了两年的时间译成英文出版。

自七十年代至今,香港及海外出版社出版甚多批判中共暴政的书刊,但其主题多为文革、反右、阶级斗争,人民公社,对毛泽东时代的“大饥荒”虽有评论,但甚少深入的探讨,杨继绳的《墓碑》一书实是最完整、最深入、读后令人悲痛的著作,也是一部历史性的著作。

《墓碑》一书让我想起中共领袖胡耀邦。他是唯一曾公开批判中共暴政的领导人。一九八六年胡与我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他严厉批判中共的文革、反右、大跃进(导致大饥荒)、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等暴政,他有意推动政经改革同步进行。一九八七年他被邓小平罢黜,两年后病逝,实是壮志末酬身先死。

《墓碑》的历史性贡献

《墓碑》一书是根据翔实的资料及长篇调查报告而撰写,记叙“大跃进”后数年(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二)大陆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饥荒史实。杨继绳明确指出,在毛泽东的政治运动下所造成二十世纪历史上“最惨痛的人为灾害”,但中共至今尚未公开批判暴君毛泽东。笔者的多位亲人就是在大饥荒中饿死,但我有幸,一位亲人于一九四九年把我带到台湾,逃过一劫。我在台湾成长,后赴美国学习,在美国三所大学执教四十年后退休。

哈佛大学颁奖的颂词指出:“杨继绳一生在官方体制中工作,但拒绝对中共要求掩盖的史实保持沉默,无畏地进行和发表十多年调查收集的翔实死亡人数和悲惨故事,并揭发大灾难的政策错误和政府体制的真正原因。”

此外,哈佛的颂词指出,杨继绳面对巨大障碍,坚定无畏,树立“良知丰碑”。杨继绳得奖实是中国人的光荣,但中共却不允许他赴美领奖,他只好敦请《墓碑》一书的英译者Stacy Mosher代领,并朗读杨的答谢词的英译文。在答谢词中,杨继绳说:“保卫真相就得勇于献身”。他同时指出,他终身追求的是“良知与正义”。

哈佛大学尼曼基金会决定将路易斯?尼曼奖授予杨继绳,以表彰他“眼光宏大和无所畏惧的报道”。尼曼基金会在其授予杨继绳尼曼奖的公告中说:“杨继绳出版具有开创性的书《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以法医般的细节记录了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的灾难。它讲述毛泽东所推行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大跃进政策导致三千六百多万中国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人是被饿死,也有人死于酷刑和谋杀。在中国被禁的《墓碑》已经获得甚多国外的嘉奖。”由于他的前工作单位告知他被禁止前往美国,他本人因而无法亲自去哈佛领奖,他将发表的演讲词刊登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

除哈佛颁奖外,《墓碑》一书于二○一三年获得美国曼哈顿研究所颁予的“海耶克图书奖”(The Hayek Book Prize)。

杨继绳的人生和他的坚持

杨继绳(一九四○年在湖北省浠水出生),今年七十六岁,现为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曾任《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

杨继绳于一九六四年考入清华大学动力系,一九六四年四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六六年毕业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一九六八年加入新华社天津分社任记者。在记者任内,他发表多篇社会探讨性文章,暴露颇多中共的黑暗。

二○○一年,杨继绳从新华社退休后,先后担任《中国改革》、《中国企业家》、《方法》等多家杂志的编委,继续撰写评论。二○○三年初起任《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现已退休。中国的出版社曾出版甚多杨的著作。

杨继绳为中共体制所培养的知识份子,至今仍是共产党员,但他却是一位理想主义、自由主义、良知良能的新闻工作者;他坚持“三不”原则:不妥协、不屈服、不同流合污。我十分钦佩,也高度肯定,因而在此特别撰文推荐他的《墓碑》及其他著作,供读者参考。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