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习总心情指数:-7。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美国幕后指挥的土耳其军事政变被粉碎。但造成的政局动荡将对我在土耳其开展的一些项目产生巨大影响。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中国梦,需要长久的和平环境,否则难以实现。

有传言我将在党的第十九次全体代表大会上提出废除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改为党中央政治局领导体制。我倒是想,但不可能实现。所以我压根没提过。

废除常委就是废除党的集体领导,现任常委不答应,前常委不答应,深受文革之苦之害的人都不会答应,党内有权有势的更不会答应。

首先现任常委不会答应。按照惯例,会有个别常委在十九大上由于年龄关系卸任。但符合连任资格的常委,怎么可能会在废常委的议题上举手赞成?还有,奋斗几十年,好不容易熬到有可能晋升常委的政治局委员,也会在此议题上投反对票。我的亲密战友们,如王沪宁栗战书等,有希望成为党和国家正国级领导人,即使嘴上拥护废常,内心也不会真正赞成废除常委体制。所以,废常委的传说绝对是党内对手抹黑,致我与袁世凯称帝一样孤家寡人境地的毒招。

其次前常委们也不会答应。自小平同志开启集体领导体制以来,党内老同志即卸任常委对党中央领导集体的稳定团结起着非常重要的关键作用。前任常委对现任党中央有着外人所不知的指导、协助和监督作用。甚至在党的命运遭遇严重危机时刻,党中央重大决定必须征求党内老同志意见已经成为党内不成文的规章制度。1989年六四事件前后,党内老同志相继罢免了胡耀邦赵紫阳两位总书记,还对时任党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发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警告。所以,党的历史证明,废常委难,废总书记易。

第三党内很多人也不会答应。相比较而言,毛主席的个人乾纲独断与小平同志的集体领导体制,对于党内权势者来说,后者更有利于他们获取地位和财产。因此,废常委之举必将触动党内权贵集团的奶酪,一定会面临群情激愤群起攻之的局面。何苦来哉?

第四中国人民也不会答应。毕竟两个三十年改开前后两段截然不同的社会历史时期,中国老百姓的日子明显过得很大不一样。废除常委集体领导难免给人开历史倒车的判断。而且毛粉邓粉小红粉等众粉之中,势单力薄的当属毛粉。一群年过半百嘁里喀嚓无权无势日薄西山的老红卫兵。

想想当年袁世凯称帝的下场吧,众叛亲离只因为妄想建立家天下。苟富贵,便相忘。抛弃原本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生死弟兄,妄想一碗酒一碗肉一人独吞,无论是桌上举筷的还是旁边咽口水的,还是屋子外头眼馋的,谁不羡慕谁不嫉妒谁不恨啊?

只要有一人发声喊打,不死才怪。所以,废常委就是废我自己。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