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考拉,但不亲爱的考拉幕后:

你好!但他们不好!

得知你出来的消息后,我很是高兴。有关你被性侵的谣言不攻自破,本来这出剧应该是个不大不小的轻喜剧。年轻貌美的考拉出来了,原装正版,完好无损,外界对你的担心终于可以安心放下啦。你发个声明周知大家表示感谢,澄清真相,于人于己都端庄得当,然后大家各做各的中国梦。没有人会觉得你有什么瑕疵而感觉那个,考拉还是原来的考拉。

但是,剧情似乎并非这么按照常理发展。你一出来,就上演了原来我们在一起讨论过的中国狗血剧。记得原来我跟你说过,王立军跟谷开来有一腿,这样的狗血剧也只有中国红二代才编得出来,狗血一个狗腿子敢觊觎主子的正室而合理化薄熙来案件的所有狗血剧情。而你熟悉的某位的妻子因为受到迫害竟然与施害的警察爱在一块了,最后不得不离婚,这样的狗血令人嘀笑皆非。但这一回,你自己竟然担当新一幕狗血剧的主演了。你一出来,就咬李和平,说你看错他了,自己太天真。我咋一看这叙述还以为你被和平玩弄了呢?然后你又咬你的辩护任全牛律师。他也是苦逼倒了八辈子霉,对你尽心尽责,没收几个律师费还是免费?天天操心你的事情都超过自己家人,结果你把人家咬进去了,说是造谣中伤你。这不是中国梦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吗?人家对你的事情全当己出,这么着急为你着想,你被关一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情急之下发个要求真相的帖子,即便你真的觉得难堪,人家也是好心一片呀。这不,我也一样,虽远在美国,也提高嗓门大声吆喝,既打探虚实又呵阻歹人。现在,想想后怕,我一片好心,如果现在身在中国,是不是也因此进去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可能自导自演这出狗血剧的。你在里面的时候,我对你的担心让我为你吆喝,源于14年北海律师开会,你掷地有声地说“要反抗要就地斗争,这样就有行动就有暴力就有革命!”我当时就诧异于你这么年轻的决绝表态,感到你性格的刚毅,才担忧你因刚毅而可能受到侵害才发声。但显然这剧情变化太快我跟不上,所以现在写信给你和你幕后表达我的意思:算了吧,不要这么自己又累自己又累/害别人。

我也曾被关押,这段经历让我对中国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个国家不过是几百个自私自利的“赵”家族假国家和法律的名义稳固权力高位、贪得无厌地中饱私囊还高调宣称自己是“三个至上”“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我、你和警察们都是他们名义上维护社会稳定实际上是保住他们特权的炮灰和垫背。底层屁民的撕咬正是赵家所喜闻乐见或阴谋促就,这样屁民们就无暇关注他们闷声发大财的大盗窃国。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不应该在自己自由后对其他人进行撕咬。同样,警察们也应该停止。中国警察其实非常劳累,工资微薄却劳碌终日,还要无条件服从上级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动机的奇怪指令和暗示。而一旦这些命令涉及到迫害人权等普世价值,你们实在是做炮灰。因为你们现在执行的命令,到了这个社会实现自由平等的时候,就会被认为是地地道道的坏事,到时的反攻倒算必然会责有攸归地落在你的头上而不是给你命令的人的头上。你们的权力有多大?不过是抓个屁民而已,相比赵家人的权力可以建个三峡大坝、开最大的保险公司,你这抓屁民的活实在没有含权量和含金量。滥用这点权利实在是得不偿失呀。

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和警察们在“导”在“演”这出狗血剧。我希望你们马上停止。我想提醒你们的是,考拉你对李和平的撕咬,不但不能让我相信和平有罪,反而充分验证了我的推测,他无罪但赵家人要拿他来对律师们杀鸡儆猴。赵家害怕的是这个社会一旦平等法治,新闻自由,他们的特权、大盗窃国就会原形毕露危在旦夕。因此我们应该一道起来瓦解赵家人的阴谋,而不是陷入他们的圈套互相撕咬让他们闷声偷乐地坐收渔利。在任全牛的事情上,赵家的意图就是通过打压任律师,收到更加有效的寒蝉效应,让所有人更加敢怒不敢言,只能路人以目。所以必须瓦解他们的阴谋,绕过他们的陷阱。警察们不要再做炮灰了,要释放任律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任律师本来就无罪要硬加之罪难度很大,告诉你的上级,如果将来担责,你们担当不起就行了。

考拉和你的幕后们,stop!这是我的忠告。中国的和平是每个屁民们觉醒并捍卫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和平,而不是让人们逆来顺受、控制言论、随意压迫禁锢专制异议者、叛逆者的和平。任全牛、李和平等人都是捍卫个人权利的和平诉求者,而不是什么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徒。我看到任律师道歉后,你还竟然说要更深刻全面道歉?还要他赔偿10万精神损失?似乎这狗血要一直高潮下去?别演戏了!够了!如果你们死硬地继续这么撕咬的狗血下去,我将公布你们“导”“演”的证据。为了中国的正义和平,请每个人都身体力行地捍卫个人自由和人权。在任全牛的案件上,就是捍卫他言论自由、披露案件的权利。而不是让他感到在温暖毒蛇后被狠咬一口的刻骨铭心的疼痛和绝望!

考拉及你的幕僚们,请好自为之。我希望,你们明白,捍卫人权和自由,比听命于赵家人演狗血剧更有助于中国和平温馨。

2016年7月17日星期日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