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九)——红颜本色

Share on Google+

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屈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正当英年的钱钟书以为这鲁迅的陈谱旧调合该过时,于是这方鸿渐只是小试牛刀还没来得及把幽默做彻底大军就已过江——一个巨大的反讽对幽默自身的颠覆性幽默——大江大海1949。

钱钟书快让孙小姐两眼放大的惊讶穿越时空未来摇曳了。谁都知道一个民国年代的女大毕业生不会像半个世纪后的80或90脑残相信一条大海船真能开进大鲸鱼的牙缝里,于是孙小姐一个“真的,赵叔叔鸿渐哥是在哄我吗”让一边的赵辛梅徒生无边焦虑并预感孙小姐要向方鸿渐借书。据赵辛楣推断,女人想嫁男人的第一步就是借书,男人想搞定女人也是借书——男人可以送女人任何东西独不会送书,书送了就难有下文,只有借书有借有还然后再借,一个美丽的借口谁也不丢面子且不露痕迹的悄悄推进,最后即便肚子一下子没大起码文章做大了全世界都知道了,想赖账也没那么容易了。

通常男人借书给女人也就有个机会接近一下最多看场电影染指一下真遇上搞大还是不搞大的重大关口男人往往像中国历朝历代的改革都是进三退二或进一退半再进半差不多像蓝色多瑙河是原地打转最后无功而返竹篮打水的。女人一旦向男人借书必定是锁定准确时间精确目标明确,因为还书女人可以城里城外天上人间的想怎么请教就怎么请教,纵情深入可情定终身一剑被深湖,淡然浅出可一声拜拜挥片衣䄂红颜渐远。直到多少年后的今天美军对本·拉登的精确打击定点消除基本来自旧日还书时女人的随意涂鸦落款时的红颜本色。

2016-07-16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八——温火炖红颜):

什么时候男人幽默女人,什么时候女人的事业便可开始——对失恋不久的男人来说,或许这公开的幽默女人只是潜意识走火误伤,或许距离燃烧的日子时间上会有点长但一定不是现在,也不会很久。
这是温火炖红颜,好在孙小姐早有准备。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八)——温火炖红颜

阅读次数:1,2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