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匹兹堡海老专写酒文就像本酒葫芦篇篇含色,两个老男人一酒一色揽尽红尘春秋意披阅人间万道情。当年《肉蒲团》未央生和赛昆仑一个劫色一个劫财,所到之处遭劫之舍无不财尽色流人空,故而古有央生昆仑洗尽财色千古留芳今有老酒葫芦并海老,酒色翩翩起舞红尘滚滚燃烧。有道是:

一壶老酒狂醉天下,
一介大洋小谢天下,
三言两语逍遥天下,
一段破句魂走天下。

话说方赵李顾孙一行五人应该是阔别十六铺码头随船南下然后漫漫西行最后功德圆满的抵达三闾大学,其间虽没唐僧师徒两天取经时的一路降妖伏魔几番阴阳交错历尽九九八十一难,却也一路坎坷几经波折饱尝流离颠沛之辛——而且,还有那李梅亭总也划不出的火星,永远点不着的故事。

好像钱钟书还是杨绛说过,女人最伟大的事业就是爱情,没爱情的女人等同失业,好像莫里哀说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别人爱她,好像老酒葫芦正在说,只要是女人她就能激活当下制造故事创造未来。

孙小姐显然有备而来,没任何理由和动机她必须放弃大上海随一帮男人远赴天涯但她终究还是一条道走到黑的来了。一个有备而来的女人是一片满载心灵荡气的帆能抵御各种苦难直至泯灭诱惑最后或者收获事业或者收获男人——但对女人来说收获事业不等于收获男人,而一旦她收获了男人,基本也就收获了事业。

当孙小姐规规矩矩的向方鸿渐请教大风大浪的模样,当方鸿渐向孙小姐绘声绘色的讲述当年他们很大的船差点驶进大鲸鱼的牙缝,当孙小姐依然分得很开的双眼饱含着无辜的惊讶,当赵辛楣趁孙小姐一不留神给方鸿渐就个老拳——一个漫不经心的伏笔悄悄掩埋且不动声色,虽然方鸿渐的旧日情伤未愈。

什么时候男人幽默女人,什么时候女人的事业便可开始——对失恋不久的男人来说,或许这公开的幽默女人只是潜意识走火误伤,或许距离燃烧的日子时间上会有点长但一定不是现在,也不会很久。
这是温火炖红颜,好在孙小姐早有准备。

2016-07-15零点后/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七——男女有别):

一个女人参加前男友的婚礼只需粉黛有道眉笔见心,而一个男人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则需足够的勇气和非凡的胆略甚至壮士潇潇的悲情意识。赵辛楣一心想弄明白的是苏小姐究竟嫁了何方神圣敢休他辛楣大驾,故而悲歌潇潇落壮士志惜哉的参加她的婚礼,他带着无限仰慕之情寻找这很像电线杆上通辑犯的新郎哪怕黑里透红的丁点神圣之处,然而他终究一无所获无功而返——面对这场合男人很难做到女人的表面淡定和从容,这样的场合没有不失态的男人——赵辛楣不禁开始为苏小姐暗暗悲凉,只有老酒葫芦知道千百年来女人仓促中休去男友星夜下嫁一定是一个不如一个的,独当事女人自己不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