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美人惜英雄

Share on Google+

只剩下方鸿渐和孙小姐了这该死的独木桥陡悬了半颗心。命悬一线之际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没吃豹子胆女人的怕死柔软可吸男人虽说故作镇定其实他们的怕死系数也是有增无减同样是有心不敢跳的。

若方鸿渐走在前面留下的孙小姐一人便永远过不了河。在永久性掉队和拼死一搏之间女人毫无疑问的是选择后者,至少孙小姐相信万一自己一个倾斜紧随其后的方鸿渐会生死挽红颜,即便他没能挽住大不了公子怀里徐徐升天,怎么也不枉自己半世红颜花开初度瞬间永恒艳卷英雄归路。

赵辛楣和列位看官依然不明白是孙小姐在前面保护方鸿渐还是方鸿渐在后面保护孙小姐,方鸿渐回答孙小姐前面保护我,孙小姐说是方鸿渐在后面保护她。方鸿渐的回答让孙小姐命悬之际内心升腾起一股莫名的佳人惜英雄的柔柔情怀,一种反向于英雄惜佳人的美人柔情惜英雄,人们在唱颂英雄怜香惜玉的同时古今中外的文人骚客差不多集体遗忘了美人惜英雄的灿烂艳举更让江山无限多情,但这种灿烂的艳举真实存在。孙小姐的回答让生死未卜之时的方鸿渐捕捉到上帝送来的一个贤良女子柔心归夫的举案齐眉之宁静当初——这独木桥长的差不多一生,这款款而来的天作之合让方鸿渐隐隐闻到眼前蓝色旗袍散发的淡淡幽香和孙小姐静若仙子的软性私情。

英雄惜美人在岸上,美人惜英雄在水里,水中的佳人一旦靠岸其不可抗拒的洪荒神尼将惊瀑如注色吐飞艳,所谓佳人不再一方,恰在英雄破位时,漫天飞舞。

2016-07-17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九——红颜本色):

通常男人借书给女人也就有个机会接近一下最多看场电影染指一下真遇上搞大还是不搞大的重大关口男人往往像中国历朝历代的改革都是进三退二或进一退半再进半差不多像蓝色多瑙河是原地打转最后无功而返竹篮打水的。女人一旦向男人借书必定是锁定准确时间精确目标明确,因为还书女人可以城里城外天上人间的想怎么请教就怎么请教,纵情深入可情定终身一剑被深湖,淡然浅出可一声拜拜挥片衣䄂红颜渐远。直到多少年后的今天美军对本·拉登的精确打击定点消除基本来自旧日还书时女人的随意涂鸦落款时的红颜本色。

阅读次数:1,1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