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五)——邪门偏题

Share on Google+

这一伙不满足于一夜血欢的蚤虱们与他们红尘作伴一路前行。

李梅亨这一大箱神秘宝贝让孙小姐原本好奇的双眼倍加好奇让方鸿渐满不在乎的姿势有了点保留让赵辛楣一身的蚤虱微孔分外夺目,让顾尔谦内心怀柔念念有词的超渡昨晚的虫蚤亡灵,也让上帝的瞌睡逃离微笑。
奶奶的这南西转线12号竟然绑架短暂的太空桑拿,让本人无辜的心河折断从而原道返回再续奔突的初心铺展醉人的探戈挥霍迷人的心跳催情遥远的飞瀑落地生烟。

孙小姐从一见到李梅亭这半箱的各种西药就不担心自己哪天病了没药等着花谢从而坚信此生本柳红颜不会无救。即便整个中国在一晚上膏肓切肤,只要李先生和他的药在,中国就不会亡种孙小姐就能死里逃生艳归红尘方鸿渐就能继续并光大他不朽的幽默。

这下半箱满满的被李梅亭中文卡片静静地躺着默默的闲着,百无聊赖的相互靠着冥冥之中就这么等着,等待迷迭香及时送来漫山遍野的花之舞蹈和浅醉清唱——即便哪个当下千年的始皇大帝借尸还魂既而以当代国家主义的名义全面焚书所有的中文图书毁于一旦,我们的华夏文明也不会因此消亡——中国文学决不会自断香火。方鸿渐和他的同僚难友不用怀疑李大梅亭教授也能凭借这半箱卡片让古老的中国文学再燃无边无际的香火绝处重生披风不老的神话绽放忧伤的妩媚多情的花朵。

奶奶的又见过站的唐突这闪烁的瞬间跑题这弥漫天潼的肯德基邪门偏题……

2016-07-23上海

前篇:围城随想三十四——人间奇痒):

这一夜血战于小酒店秋毫无损,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女掌柜身上并由衷的闪着毫无睡意的磷光,方鸿渐赵辛楣全体同感是举店的臭虫蚊子吸干了客家的血,是客家血的奉献滋养了这家旅店和他们的孩子。
这个女人依然并继续肥胖。

阅读次数:1,3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