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四)——人间奇痒

Share on Google+

这无偿享用的40度烈空下的小步徐行还真有种皇家桑拿的妙觉——若是披展浴巾止步端坐闭上眼睛,任想象的怪诞凌空舞蹈,让久不安份的诗意烘烤升腾,让弯曲的红颜变色,让美人的心思迷路。

这样的天地人间足够浩荡残章。

这小酒店刚躺下孙小姐就痒,方鸿渐有点痒,赵辛楣快痒了,李梅亭忍不住搔痒,顾尔谦以此痒攻彼痒,不须片刻痒势全身蔓延及至整个空气全部痒化进而这无边无际的人间奇痒彻夜绝响。于是方鸿渐赵辛楣们一晚上决战浩浩荡荡的臭虫劲旅这噼里啪啦的跳蚤群舞这深藏不露的虱家谍花,这一晚方鸿渐以前所未有的暴力幽默名扬小站让虎落平阳的赵辛楣困兽犹斗既而反败为胜这一夜的血债垒垒如山,这一晚李梅亭立地成佛笑堪人虫两军血战坐收鱼利,这一晚顾尔谦击鼓千年骂曹三军士气尽在唇齿,这一晚孙小姐逆来顺受红颜万方直至天明。

这一晚没人唱长亭外古道边也没人想到魂断蓝桥更没人敢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一晚无论幽不幽默平不平阳成不成佛骂不骂曹万不万方所有的内心默念齐唱我们都是神枪手它们都是飞行军——只可惜他们虽是一寸土地一寸血,却没赶上后半世纪血染的风采。

这一夜血战于小酒店秋毫无损,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女掌柜身上并由衷的闪着毫无睡意的磷光,方鸿渐赵辛楣们是举店的臭虫蚊子吸干了客家的血,是客家血的奉献滋养了这家旅店和他们的孩子。
这个女人依然并继续肥胖。

2016-07-22美兰湖之夜

前篇:围城随想三十三——爱国老花痴

就像一个爱国愤青开始是单恋,医生说单恋是种病医学上叫单相思,古有杜丽娘因此病郁郁而终成千古绝唱,此病不能断根但可医必须早治。由于此公拒绝治疗更不服药并继续愤青式爱国,爱着爱着这“爱国者”竟成了个人见人爱的老花痴。

阅读次数:1,1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