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识的台北与北京的不同

九二共识的台北与北京的不同(网络图片)

曾建元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自从蔡英文就任总统,民主进步党执政以来,两岸关系虽未见山摇地动,实际上已经产生板块移动。为了教训二零一六年台湾人民投票政治选择的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以蔡英文总统拒绝九二共识为由,断绝了与中华民国间的一切官方联繫沟通机制,也开始紧缩两岸民间的文化观光和教育交流,地方交流则可能仅存中国国民党执政的少数县市。北京党国幽灵袭来的阵阵寒意,不断地把台湾民心推挤向太平洋的深处。

对于蔡英文总统就职演说有关两岸关系现状的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未针对他们所认定的九二共识内涵,即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因而不予接受。因为两岸共同政治基础九二共识/两岸一中已经遭到破坏,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宣告不再需要尊重两岸政治现状,一切可以拉倒。

一九九二年,两岸政府接触之初,在对岸的要求下,两岸以口头各自表述的方式,就事务性商谈达成两岸都主张一个中国原则,但其涵义认知各有不同的谅解,台湾坚持保留对于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权利,而对岸则拒绝在事务性商谈中表述一中的内涵。儘管两岸对于一中的表述各有其条件,两岸却也承认与尊重彼此立场之差异。求同存异,和而不同,这正是两岸关系得以持续和平发展的宝贵经验和不二心法。然值得注意的是,一九九二年两岸关于一个中国的立场表述,都是在事务性商谈的层次,当时,政治对话和谈判尚不在两岸政治议程当中。将一九九二年两岸关于一个中国的立场表述,由事务性商谈层次向上提升为政治性商谈基础,乃发轫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与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会谈新闻公报〈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两党宣称坚持“九二共识”,然后主张以九二共识为政治基础,恢复平等协商,进而展开和平协议的洽签和经济交流。把一九九二年两岸关于一个中国的立场表述替换为九二共识的主张,正是前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苏起的精心杰作,根本用意在以一个内容模糊的创造性虚伪共识来替代一个中国,迴避两岸的核心争议。

九二共识的初心本是善良的,但要以此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解决一中争议,可说是“好傻好天真”。二零零八年五月马英九当选总统,即命海峡交流基金会致函海峡两岸关系协会,表明愿以九二共识作为两岸政治基础恢复平等协商,获得对岸接受,《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也因此而上升成为国民党政府两岸施政纲领。问题是,如果真有九二共识,回到一九九二年的场景,当年两岸香港会谈只是为了处理事务性商谈层次的政治前提问题,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方认为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可以不谈,然而如果涉及政治对话与谈判层次,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就不能不谈了。如是则请问,关于一个中国的涵义,两岸政府或者国共两党从一九九二年至今有过任何共识吗?中华民国可曾放弃过各自表述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曾承认过中华民国,改变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如果没有,那么,怎么可以将一九九二年香港会谈的历史事实和所谓“九二共识”的适用和解释范围无限扩大到政治对话与谈判层次,特别是涉及两岸主权行使的经济合作事项、联繫沟通机制、其他一切两岸治理事务,乃至于和平协议的协商洽签?我们说,九二共识被共产党偷梁换柱、偷天换日,并不为过,国民党媚骨附从,屡屡自伤国格,被台湾人民所不齿,所以下台。

通过下表可以清楚看到“九二共识,各自表述”的意思:

通过下表可以清楚看到“九二共识,各自表述”的意思

民主进步党从不接受九二共识这一虚伪共识,正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不承认九二共识等于一中各表般地坚决,但民进党却不反对一中各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国民党在看待民进党时,不能故意对此视而不见,而用简化的台湾独立帽子对民进党定性。民进党从不否认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存的事实,至于要将之定性为两个中国、一台一中、一国两区、一国两府,特殊国与国关系,那是法理诠释和命名的问题,但民进党的立场很清楚,台湾此一宪法秩序,依其宪法,国号为中华民国,而此一宪法,则原系应大中国之治理而设计者,但因两岸分治,而出现各个分裂国家宪法通见之领土与宪法法域不一致之特徵,民进党政府基于人民主权之原理,主张明定宪法法域,以确立国家统治权之范围,复主张中华民国之宪政体制,应依台湾治理之需要重整,不正是一个宪政国家所当为者欤。更重要的是,基于台湾人民的国际参与权,维护中华民国的国际法人格及其尊严,不正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总统和政府的责任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一中各表,坚持两岸一中,用九二共识请台湾入瓮,就是利用其在传统国际法上代表唯一中国的优势,企图在中华民国不保留任何条件的情形下接受一中原则后,让其完全取得一中的代表权,直接消灭中华民国残馀的国际人格,这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九二共识和一中原则,中华民国总统岂可轻易弃守,出卖台湾人民的主权?

因此本文认为,蔡英文比马英九进步的地方,就是回应台湾民意的深切期待,要把一个中国的涵义和台湾的立场讲清楚。所以她拒绝了内容含混的九二共识,要找出一九九二年香港会谈的历史事实,而在总统就职演说中,句句铿锵地明告对岸,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中华民国宪法》及其《增修条文》,以及依《宪法》诫命而立法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相关规定,就是中华民国对于两岸关系定位的立场,而她作为民进党籍的中华民国总统,则无意推动这些宪法性法律的修正,也不会推动台湾的制宪和正名,她要维持现状,连带两岸既有的各项协议,也都将持续下去,而她更不会去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中心的国际法秩序中代表中国的地位。

蔡英文总统把台湾的主张讲得如此明确,把台湾人的心声如此清晰表达,即无论对岸如何定位台湾,在两岸关系中,中华人民共和国都必须正视那怕国际地位萎缩而卑微的中华民国,否则两岸更进一步的关系,都将因迴避中华民国而导致不易规范而难以展开。那些口蜜腹剑、巧言令色的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原则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种种说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中,都不会有中华民国的存在,而这种态度则不是实事求是的精神。蔡总统说出了两岸的法理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阳谋被识破,恼羞成怒,于是就推翻了两岸的一切现状,然后推责诿过,一切都是蔡英文的错。

民国一○五年七月三日十时于台北晴园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25/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