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下午3点,两岸领导人习近平与马英九在新加坡会面

2015年11月7日下午3点,两岸领导人习近平与马英九在新加坡会面

近日,近五十名马政府卸任的国策顾问成立联谊会,宣示将推荐马英九与习近平共同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活动邀请马英九、前副总统吴敦义、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前总统府秘书长曾永权、前资政廖了以、白冰冰、赵守博与胡为真等人参加,近50人到场。联谊会副会长林水吉说,马卸任不久,已告知推荐诺贝尔一事,当时马英九微笑,说明马对角逐诺贝尔“充满期待”。

林水吉说,未来马、习若共获诺贝尔和平奖,长期效益比签订两岸和平协议还重要。国策顾问联谊会将成立筹备小组,邀台大、政大、台北大学等国立大学,一起推荐马、习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听说北京大学也已成立筹备小组,推荐习近平跟马英九角逐诺贝尔,“两岸和平交流不可能只有一个,是双方的,只有推荐一个很奇怪!”

国策顾问联谊会表示,划时代的“马习会”见证两岸和平交流,大大提升中华民国在世界舞台的能见度,全民引以为傲,应积极为马英九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这是2016年台湾政坛最大的黑色幽默。这50名国策顾问究竟是哪些人物?希望媒体进一步调查并公布这些人的名字,他们的名字或许会出现在一份“烂人榜”上。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是“烂人”才会有的言行。更可笑的是,人贵有自知之明,马英九偏偏患上了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居然对诺贝尔和平奖“充满期待”,用一个庸俗的比喻来形容,难道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2010年,中国人权活动家家和思想家刘晓波荣穫诺贝尔和平奖,马英九和台湾总统府曾经发表声明表示祝贺,并呼吁中国政府施放刘晓波、改善人权状况。数年之后,马英九难道忘记了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刘晓波仍被习近平当局关押在监狱,迫不及待地与习近平跳起了双人舞?

那么,马英九有资格荣穫诺贝尔和平奖吗?以内政而言,马英九执政八年造成台湾民主倒退,黑恶势力回潮。年轻世代忍无可忍,发起太阳花学运,拉枯摧朽般地击垮国民党“三权合一”的统治。此后,丧失人心的国民党在“九合一”的地方选举和总统选举中惨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此意义上来说,马英九是国民党的终结者,也是台湾民主化进程中的一个反面典型。以外交而言,马英九与习近平在新加坡的会面,整个过程一直卑躬屈膝、闪烁其词,就是一个“半个独裁者”向一个“完全的独裁者”输诚和投降。即便如此,马习会没有让中共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的企图,也没有爲两岸带来实质上的和平保障,其成果只是满足了马英九和习近平的个人虚荣心而已。

马英九从特务学生“进化”爲镇压学生运动的总统,其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与诺贝尔和平奖的标尺南辕北辙。太阳花学运期间,因为台湾已经建立起了民主制度、军队国家化、拥有自由的新媒体和强大的公民社会,而且执掌立法院的王金平爲对抗马英九转而支持学生运动,使得马英九不可能像六四时候的中国独裁者邓小平那样调动军队镇压学生运动,而不是马英九同情学生并愿意倾听民意。太阳花学运中没有学生和市民死难,但在三月二十四日凌晨,仍然发生警察暴力镇压企图占领行政院的学生的事件。警察以武力驱离抗争者,并挥舞警棍殴打的画面,随著民众头破血流的照片一同广为流传,更多没被纪录下来的是抗争者被拖到警察盾牌内拳打脚踢的黑幕。那些下狠手打人的警察,虽然在脸书上“有照片、有真相”,但在警方的刻意掩护下,却成了全台湾最难找的人。面对立法委员质问何以迟迟无法找出这些警察,警政署长王卓钧竟以“我的能力不太好”轻轻带过。

此后,八位抗争者向法院控告总统马英九、行政院长江宜桦以及警政署长王卓钧“杀人未遂”。但这些自诉案件全被驳回。司法机构爲行政当局背书,引发知名律师顾立雄以及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的批判,他们谴责政府包庇警察施暴,并呼吁司法改革,让司法脱离行政权的干涉和控制。根据常识就可以作出判断,马英九是调动警察对民众施加暴力的最终决策者,其罪责不可推卸。马英九应当受到司法追究。这样一名“未完成的独裁者”,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难道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而中共党魁习近平的所作所为更与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背道而驰。在中国出版的关于诺贝尔和平奖的书籍中,1989年和2010年这两个年份是空缺的。1989年的和平奖得主是达赖喇嘛,他的故乡西藏被中共以武力占领,他被迫流亡印度达半个多世纪,至今仍然有家不能归;2010年的和平奖得主是刘晓波,他被习近平和中共政权视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从2008年12月8日起关押至今。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颁奖给刘晓波的理由是,表彰其“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纵然身陷刑罚,刘晓波已经成为了方兴未艾的中国人权奋斗的标志与丰碑”。中共当局却恶毒攻击说,诺贝尔和平奖已堕落爲“政治奬”和“反华奬”。那么,习近平为何汲汲于追求这个“肮葬的奖项”?对于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该奖项颁发给囚禁和折磨另一位获奖者的极权政府的首脑。

诺贝尔和平奖既是和平、人道主义的奖项,同时也是人权和自由的奖项。习近平上台之后,在中国及全球范围内荣穫了“人权杀手”的名声,与普亭、金正恩等为所欲为的恶徒併列。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6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中国政府加强压制维权人士,并以国家安全为名滥用警察和国家权力。自从习近平掌权以来,其政府更加敌视和平异见、言论与宗教自由和法治。“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指出,“习近平的中国梦已经变成维权人士的一场恶梦,使他们遭遇欧威尔式法律、无限期拘押和酷刑而难以争取救济。世界的袖手旁观无异是对他们落井下石”。“人权观察”在报告中指出,中国人权情势恶化远未获得应有的国际关注,大多数国家只是偶而对个别案件发表声明以及效用有限的闭门双边人权对话。中国政府对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审议没有给予充分配合,该委员会形容中国虐待犯罪嫌疑人的问题“根深柢固”。

而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近日也专门针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表最新报告,认为中国人权“自2013年以来出现相当程度恶化”。这份简报说:“儘管我们承认中国的战略和经济重要性,我们不认为英国政府在中国人权状况出现严重恶化的情况下,在公开场合几乎保持沉默的作法符合大家的利益”。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的菲奥娜?布鲁斯(Fiona Bruce)议员表示,中国人权自2013年以来严重恶化,这可能是近年来中国出现的最为糟糕的人权状况,“目击者对我们表示,近来的很多发展‘前所未有’”。这份报告检讨了过去三年来中国存在的一系列人权问题,包括:拘留和骚扰人权律师;酷刑折磨;香港铜锣湾书店东主失踪事件;强迫器官移植;持续拘押记者和异见人士;强化打压媒体;强迫嫌疑人电视“认罪”;以及西藏人权持续遭到打压和香港政治环境恶化等。这份报告向英国政府提出22项建议,并敦促政府“就对华政策展开全面检讨”。

无论马英九和习近平的政绩如何不堪,经过两岸某些御用文人的运作,马英九和习近平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但提名根本说明不了什么。1935年,反纳粹的军国主义而被希特勒囚禁的和平主义者卡尔?冯?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希特勒恼羞成怒,下令修改法律禁止任何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亲纳粹的瑞典议会议员埃里克?布兰特于1939年提名希特勒爲和平奖候选人——几个月后,希特勒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埃里克?布兰特羞辱地收回该提名。而同样名誉不佳的和平奖提名者,还有史达林和墨索里尼。马英九和习近平跟他们併列,倒是相得益彰。

我建议马英九和习近平另外寻找得奖的机会。既然马英九是台湾民主与法治价值的践踏者,习近平是中国人权状况崩坏的始作俑者,那么,这两个人就极有希望获得中国政府暗中支持的、作为“反诺贝尔和平奖”和“反人权奬”的孔子和平奖。作为万世师表的孔子,名声显然比炸药大王诺贝尔好多了。加之中国财大气粗,可以将奖金提高到诺贝尔和平奖的十倍、一百倍,孔子和平奖未尝不能取诺贝尔和平奖而代之。此前,普亭、连战以及津巴布韦总统、被视为非洲最强硬的独裁者的穆加贝,都曾获得过孔子和平奖。如今,若将此奬颁发给马英九和习近平,或许更是“实至名归”。

五十个国策顾问的“过家家”作为,无损于诺贝尔和平奖之伟大与崇高,更不能点石成金地让声名狼藉的马英九和习近平成为“旷代圣贤”。我们当仰望那些代表人类社会的道德力量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萨哈罗夫、马丁?路德?金、瓦文萨、昂山素季和刘晓波们,他们长期致力于对抗社会的不公不义,以积极的行动力,坚毅不屈地为弱势者、边缘团体发声,期使所有人都能活得有尊严,基本权利都受到保障。他们的经验交流与精闢观点,足供关切全球局势的人反思。同时,我们亦弃绝马英九、习近平、希特勒、史达林、墨索里尼等“幽暗人性”的代表者和人类的毒瘤,并将他们的名字镌刻在遗臭万年的“恶人榜”上。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26/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