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习近平之谋,共产党之死》封面(陈破空提供)

《习近平之谋,共产党之死》封面(陈破空提供)

习近平上台三年,外界看到的中国,是一个接一个的惊悚故事。钓鱼岛海域一度激烈冲突。南海风波骤起,并不断升级。南海仲裁,中国输光,北京遭受心理重创。中共寻衅滋事,摆出一付与美国、日本和其他周边国家开战的架势,但每到最后关头,就立刻软榻下来。中共挑战而又避战,都因为恐惧美国。

中国经济滑坡,拖累全球经济。中国股市暴涨,而后重摔。资金大量流出中国。《巴拿马文件》轰动世界。维权律师和公共知识分子不断遭到抓捕。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遭跨境绑架……所有这些,勾划出一个外实内虚的政权,充满末世的恐惧感。

家世背景,生长环境,成长年代,都在习近平身上留下深重烙印,形成习近平特有的执政风格。

——太子党。因为这个金字招牌,习近平脸上,有的是权力傲慢。对港人民主诉求无动于衷,抓捕异见人士毫不手软,以及在南海争端中所表现出来的病态强势,都折射出习近平权力傲慢的心迹。

——下乡知青。那段经历,习近平蜕变成一个大老粗。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见时拉长着一张臭脸;指使或容许特工跨境绑架香港书商,不惜砸毁“一国两制”的招牌。都脱不开大老粗做派。

——工农兵学员。凭关系而非凭考试升入大学,而且是非正式的“工农兵大学”,习近平知识结构的贫乏可想而知。故而在外出访问时,屡屡作秀,表白自己读了多少“名著”。不是自信的表现,反而是自信不足的泄露。

——文革一代。在文革中度过青少年时代的习近平,既是文革的受害者,又是文革的受益者,全身散发出浓厚的文革气息。满口毛语录,浑身毛作风。效法毛,加强意识形态管控,强化与西方的敌对意识,悍然抓捕网路异见人士,动辄让被捕者上电视公开“认罪”。二十一世纪初叶,文革遗风弥漫中国。

习近平上任三年,个性与风格尽显。但在全部表象的背后,权力斗争,才是重点。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明争暗斗,狂澜汹涌,其激烈程度,远远超出外界的想像。

迄今,习近平一直在巩固权力。其中一个招术,是反腐与“打虎”,这是打败党内政敌最有效的手段。习近平掌权,得益于一个重要的军师和帮手,此人就是王岐山,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半个“太子党”人物,习近平青年时代结下的至交。与政法委一样,中纪委也是一个“刀把子”,不同的是,政法委对付党外敌人,中纪委对付党内敌人。自从王岐山接过中纪委的权柄,中纪委就不再是“橡皮图章”,也不再是封口的铡刀,而成为党内权力斗争的利器。这是江泽民等政治老人始料不及的后果。

借助王岐山这个“智多星”、以及他手握的“刀把子”,习近平铲除了一系列党内政敌。习近平与江泽民派系斗争,接管了另一个“刀把子”-政法委,还基本掌控了有“枪杆子”之称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目前,正把大刀挥向有“笔杆子”之称的中宣部-由江派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把持的意识形态部门。

重创江派之后,习近平又开始对共青团派下手。今年,位于广东省汕尾市的乌坎村,抗争风云再起。民选的乌坎村委会主任林祖銮遭到当局拘捕,罪名是“受贿”。村民集会示威,要求释放林祖銮,与中共警察形成对峙。乌坎村,被称为中国“第一民主村”。2011年曾发生官民对抗,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共青团派重要人物的汪洋,采取怀柔政策,允许乌坎村自由选举村官。

民主村遭受挫折,反射的内情,恰恰就是北京高层的权力斗争。习近平试图抹杀汪洋的政治遗产(乌坎模式),借以阻扰汪洋明年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当年协助汪洋和平解决乌坎村冲突的前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已经因腐败罪名入狱。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原本呼声很高的汪洋,就曾遭到政治老人江泽民和李鹏的联手狙击,临门受挫,未能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而明年,阻止他“入常”的,将不再是政治老人,而是习近平。

看上去,习近平不仅要阻止汪洋“入常”,还要阻止李源潮“入常”。现任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是另一位重量级团派人物。因中纪委瓦解“江苏帮”,李源潮权力基础遭削弱,前程蒙上阴影。

即将于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对习近平至关重要。习近平的企图,是要排除江派的钳制和团派的包围,让自己的“习家军”(习近平的亲信)突击上位,最终实现大权独揽。尽管,“习家军”还并未壮大。

如果习近平的亲信能占据政治局常委会中的多数席位,或者,习近平能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会之上,他在第二个任期里就能大展拳脚。人们可以见证,习近平的终极政治目标究竟是什么?相反,如果其他派系仍能占据政治局常委会的多数席位,或者,政治局常委会仍能制约习近平的权力,那么,习近平的权力之路或到此为止,第二个任期难以有所作为,境况不见得比胡锦涛强多少。

从常理而论,一人独裁,对中国并非好事,对世界也并非福音。但另一种可能性也不可排除,那就是,潜在的,中国变天的可能性。刘云山手下的“千龙网”,借批判任自强,影射王岐山,给这二人贴上“推墙派”的标签,说他们“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考虑到王岐山是习近平的首席军师和第一帮手,如果刘云山的标签没有贴错,那么,在王岐山的协助下,掌握实权后的习近平,也可能有意外的表现。

前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因未能握牢大权而遭同僚政变推翻,被叶利钦救出已属万幸,但戈氏改革却半途而废。曾力推改革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因手中未掌实权而功亏一篑。戈尔巴乔夫、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前车之覆,可能成为习近平的后车之鉴。

邓小平之后,中南海里持续至今的左倾比赛,因习近平推波助澜而高度升温,究竟是红色基因使然?还是麻痹政敌之计?时下,不同的人们从不同角度予以不同的诠释。

当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先后下狱之后,中国针对钓鱼岛的动作大幅减少。原因之一是,发生在2012年的中国暴力反日示威、以及中国军方在东海的大规模进犯,本身就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外部延伸。属于江泽民派系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人,要给胡锦涛和习近平找麻烦,让他们疲于应付外部冲突,而顾不上内政和内斗。

当习近平逐渐掌控军权之后,中国军方对美国的网络攻击大幅减少。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可归因于习近平与奥巴马之间达成的协议,但更明显的事实却是,当文职的军委主席(如胡锦涛、习近平)遭军方将领架空的时候,军方更容易自作主张、自行其是、恣意妄为。

十八大(2012年),是习近平权力的开始;十九大(2017年),将检验习近平权力巩固的程度;二十大(2022年),将展示习近平的政治结局。习近平有没有未来?端视他走上哪条道路:独裁?还是宪政?由此铸定其历史地位:究竟是崇祯皇帝?还是蒋经国?

笔者与旅日评论家石平的东京对谈,成为日本商业出版社推出的新书《习近平之谋,共产党之死》(日文书名《習近平が中国共産党を殺す時》),2016年7月30日出版)。本书着重分析中共十九大和二十大权力斗争和布局,进而预测习近平的前途、中共的走向和中国的未来命运。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