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地铁遮蔽处仅十米却倾天暴雨而泻,英雄无奈之际问一阳光帅哥可否同伞共行,帅哥欣然相助,朋友事后闻曰为何不问美女,我说若在澳洲本人定邀美女而且深情拥抱热吻致谢。

这方鸿渐和孙小姐梦里同境而且还是在坟地那只晃动的孩子的手,虽不算百年奇迹却也几近同心共态,这一路虽生死千里没万劫不复但却历经俗间陋态阅尽咫尺悲辛,重要的是一路下来彼此不算讨厌——这对中外文艺家人为拔高的千古绝唱非常遥远,但就一对俗家男女来说,这样的红尘小俗或许也为私家弹唱。

这一曲色鲜小款若成故事虽不惊天地泣鬼神也不引人间万芳色嫉情妒,但也是小桥流水你家他家一家。所谓小国寡民悠悠况达小桥人家温款碧心,人与人之间男人和女人无时不刻的撕魂裂魄固然生死满盈,分分秒秒的清浅杯盏虽不飞雪千秋却也温水可掬,曾经的沧海虽难为水,除却的巫山,但却绣榻依云,多少年后的王菲红尘唱出“等到风景都看够,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算是唱破,捅漏。

方鸿渐孙小姐一路千里艰辛足够半世回味用赵辛楣的话说并不讨厌,用方鸿渐的表情点头称是,孙小姐整个行程藏着温淡的兴奋并不流露,老酒葫芦以大悲大喜之境一壶浊酒批阅红尘神判阴阳:所谓婚情恋爱男人女人相见能欢为上,彼此不讨厌即可,倘一见面就告烦心,任是国色天香金元汹涌,留给你或她的只剩下快逃二字。

终于有一天方鸿渐发觉孙小姐基本不烦,终于有一天孙小姐觉得方鸿渐不算讨厌,终于有一天这一对男女突然明白这年头女人不烦男人男人不讨厌女人已成人间珍品且慢绝唱需细嚼慢咽方为红尘佳话。

2016-08-09深夜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5——此坟彼坟):

这婚姻所谓之城总有人想进,但差不多总是一进就错再进再错,再再进再再错——大概只有萨特和波伏瓦没错,那是他们的主义不允许进城;好像钱钟书和杨绛也没错——他俩一个真痴一个太傻非为凡尘俗情,没的可比且不可复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