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月四日香港立法会选举的提名表格竟有154张之多,破了历年纪录,将有一场惨烈的撕杀,我形容这次选举像是回到“春秋时代”。那时政局动荡,群雄四起,逐鹿中原,互相攻伐吞并,出现170个政治实体,是史上大分裂时期。以香港政党及政治人物的表现看,原来真的不过是“春秋时代”的水平。请看不少参选者争权夺利争出位的众生相:拆人家大台的却又自建大台更参选大台;专门打击别人的以为世上只有自己最正确一定当选;明知自己不会当选的也坚持出来搞局爆光;只有本党主义没有顾全大局的观念,当然更没有认输退选的事情发生。本来与地下党亲共派对决的选举经己扭曲成各党派自相残杀的局面,理想信念和政治道德差不多消失殆尽。

目前倡议“港独”言论的只不过是为数不多,二十出头的青年学生。他们的所谓“港独”只是一个争取政治资本的口号,参选的工具,哪有一点儿当真的意思。梁天琦是很好的例子,他竟说出:“我的目的只一个,就是当选,手段不及目标重要”这样的机会主义者言论。他的目标不是推行“港独”吗?进入立法会不是推行“港独”的手段吗?如此混乱的逻辑思维令人歎息!这些年轻人带着单纯的头脑因关心社会而从政本应值得称许,但他们一走出象牙塔就遇到目前非常复杂的政治环境,各类似是而非的异端邪说充斥政坛,以他们的斤两来看,一时实难分辨其非,是不幸。大概三至五年吧,他们会清醒的,毕竟,他们接受的是普世价值教育。

临近选举,为了向中共表功,为了赶尽杀绝“港独”议题进入议会得到传播,中联办地下党联同梁振英港府小题大做,泡制出“确认书”违法闹剧,意图镇压“港独”思潮于萌芽之中,杀鸡竟用了牛刀。正像当年“六四惨案”之后,死难者家属只是为了有一个大家可以抱头痛哭的悼念也遭到打压一样,那时是不准哭,现在是不准讲!!梁振英面对这些戏言“港独”的学生,己经如此“震腾腾”煞有介事地作出政治审查,假如真有一位真心实意如台独英雄郑南榕的出现,岂不是要杀人灭声?其实,是否赞成“港独”,香港选民自会运用选票去作出选择,何用你这个特首如此多此一举!

不同于政党和政治人物,香港选民其实己日趋成熟,成为现代选民了。我在2004年写过一篇文章《香港选民的胜利》,说的是当年的“立法会选举,共有178万选民投票,是民主派与亲共派一次集体智慧的较量。结果是110万民主派选民用选票选出有理想,有魄力,有胸襟。能包容,能服众,能团结大多数的领袖,淘汰那些机会主义者,选赢了68万亲共的选民。香港的民主运动是在选民一次一次地推动着,支撑着,艰难地前进……”。

正确地说,香港选民是民主选举中真正主宰大局的主角,民主派能否得胜,经过四年多历练,更加成熟的选民才是决定因素。很高兴戴耀廷正在“雷动”选民,他的文章《策略选民影响超预期》所表达的乐观精神感染着我。我也看到“做个聪明选民”这个组织的文章《聪明选民集思广益,互相鞭策打选战》。原来有一批义工正在深入五区发动选民,做着调查问卷,邀请参选人接受访问,瞭解他们的政纲理念,还会在五区举行选民和参选人对谈等工作。令我相信聪明的选民将会汰劣留优,一批劣质政党政棍将被淘汰出局。

二、我一直留意曾钰成的一言一行,他又猜谜又计数,其实正做着一件重要的事。开初,听说他的智库“香港愿景研究计划”是为下届行政长官提供治港政策,看到“香港愿景对谈”请来嘉宾刘慧卿,让她在节目上尽情地批评政府,详细阐述政治理念,而曾钰成只是礼貎地微笑回应,手法与张德江聆听民主派意见类同,我便认定他是为下届特首做一个开阔胸襟聆听意见的示范。

然后,我发现他的智库实质是附属于叶国华的“香港政策研究所”。我立刻记起当年董建华委任叶国华为特别顾问一事。当时认为这个委任是因为董建华不是党员,需要有人向董传达党的指令和辅助其落实政策。现在这两个党员走在一起是用新的方法重操故技,担当下届特首智囊角色。那即是说下届特首必不是党员,党员特首有组织领导不用智库。

跟着,我就想到曾俊华的“习握手”,当时我曾认为中共中央不会轻易妥协,回头让非党员当特首。现在根据曾、叶的举动,我改变想法,相信他们得到中央不再坚持共产党员当特首的承诺。曾钰成说这次中央不会钦点特首候选人,那么“习握手”就不是钦点,而是一种认可的表态,实在是没有无缘无故的“握手”。我一直反对中共安插地下党员当特首,隐瞒党员身份的特首是对港人的欺骗,也是变相违反基本法,侵蚀一国两制的阴谋。

最近曾钰成接受港台英文节目“脉抟”的访问,首次透露如果除梁振英外无其他人表态参选特首,他会考虑参选,明显就是不让梁振英自动当选。他提前揭出这个议题,一方面是反击梁振英利用“确认书”意图扭转立会选举主题,带回反梁连任这个主题,另一方面是有些焦急,希望参选人尽快出台以定军心。可幸曾俊华及时回应,表示如有需要愿意承担。现在可以确定,一直以来曾、梁二人己在暗中较劲,曾钰成才是“倒梁”的第一人,叶国华是幕后,都得到中央的允许。

中共不能像辞退董建华那么容易地辞退梁振英。党有干部政策,除非这个干部作奸犯科,腐化堕落而证据确凿,否则的话不能轻易免职。为了使党员心服,历来处理犯案高官如薄熙来等也是党内党外认真审理的(梁振英收受UGL五千万元一案未经查正,不能定案)。按上述情况推断,中央对未来特首的处理,一是开放非党员当特首,二是不钦点,认可选举委员会选出的结果。换句话说,中央不会直接处理梁振英,而是由秘密的地下党员及公开的选委去决定,以保存第一个地下党员特首的颜面。

现在梁振英可有两个选择,一是自知大势己去,宣布不会参选争连任。有朋友说,梁攻于心计,厚面皮且不认输,那么,他也有第二个选择,就是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下,厚颜无耻地宣布争连任。这样的话,我们要注意两件事,一是其他参选人如曾俊华的要顶得住梁振英的黑材料打压手段,一是关注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每票必争。

我认为上次选举港人还未经历过地下党员特首的可怕,又有刘延东坐镇深圳指挥选委投票,梁振英才只得那么689票,中央其实不能完全掌控那一千二百票。现在既不钦点,梁振英何来力量去控制?况且目前人心觉醒,形势更大大不同,我对那些选委有信心,相信梁振英只会惨败而下台。所以无论他作何选择,他都不能连任。我告诉朋友说,如果梁振英不能连任,我就要开香槟庆祝。

借用聪明选民的一句话:Together we make change happen

2016年8月2日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