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为了保护提供消息来源的朋友,不想再写有关刘晓波狱中的一些事,读了余杰一篇批评我的文章,不得不再浪费一点笔墨,首先,余杰把我定义为“与薄有私人恩怨的官方记者”,不敢苟同。笔者实际上与薄熙来没有个人什么过节的,余杰出来晚一些,可能没听过自由亚洲电台一个采访我的节目,那时薄熙来还没倒台呢,题目是《薄熙来势力上升是中国大害》。余杰比较忙,还是扩展阅读领域好一些吧。如果他听过了,还读过我的另一些文章,比如《我所知道的刘晓波》等,就不会这么孤陋寡闻,信口开河了。而且,中国的记者都是“官方”的,应是不争的事实。我不知道余杰更深的“怀疑”是神马,他没有明说,但他过于主观和偏激,太自以为是,使他要求我道歉的指责显得荒唐而可笑。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读者,刘晓波在辽宁省锦州监狱种菜,是比较可靠的消息,余杰称我与刘霞及其他家人没有交往,的确这是实情,但余杰不知道,我与刘晓波的户口均在大连,而中共治下的公安户籍管辖政策,不是以人员目前流动在何处为依据,而是以原籍档案在何处,而分片管理的,刘晓波虽然常期在北京生活,但父亲曾住在大连,刘的户口也在大连,2006年,我获释后,一个软禁我的警察告诉我,你和刘都归我们管,当然,北京也有管刘的人,而国家维稳的费用,是根据监控对象的等级,重要性,影响力,表现差异而设立不同数目的,余杰不知道一些款项,就武断地称他人编造,是没有道理的。从我个人情况看,2006年至2009年,被软禁了3年,大连国安,国保,派出所曾因争夺我的管理权而闹矛盾,后来得知是为了上级的拨款,据说,对我多达100万。刘晓波比我重要得多,500万至1000万应当是可能的,当然,这一笔费用并不能完全用在刘晓波的生活改善方面,而是综合性地花在警察身上的,余杰指责我出于“恶意”编造,不符合事实。

多年来,由于我的文章观点比较中立,也未参加任何政治组织,故很多读者愿意与我交往,其中东北人,尤其大连人不少。现在,移民海外的商人越来越多,而官场与商场是密不可分的,他们知道许多内幕,有人会告诉我很多故事,我是非常慎重而小心地考证,选择,稍微写一点点的,我不可能如实告诉余杰,是谁给我提供了刘晓波种菜的事,那样,谁再与我做朋友啊,我必须在保证他人安全的前提下,写类似文章,这是做人的最起码的准则,任何时候都不能伤害好朋友。为了叫余杰信服,我出卖朋友,我真的做不到。既要写这样的文章,又要顾及朋友或读者回国可能面临麻烦的事,是一个矛盾,因此有些细节做了取舍。余杰自以为刘晓波成了“个人专利”,只有他通过其妻可以得知信息,这就幼稚得可爱了。大连是一个小城市,熟悉刘晓波及父亲,弟弟等家人的朋友不少,我当了18年党报记者,应当关系不少的,他们有多人往来加中,与笔者聊聊天,喝喝酒,讲讲故事,有什么奇怪呢,余杰不要对我“恶心”,应对自身的过于自负而惭愧,我真的没有造谣,只是对转述的一些细节,做了文字的形象描述,其目的是为了读者易于接受。

余杰没坐过大牢,就让人家关了很短的一点时间,挨了几个耳光,写了悔过书,就个人情绪变得异常偏激,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除了个人意志薄弱外,还因眼界不宽,少见多怪,他与狱警没有更多的交往,不了解他们的内心所思所想,监狱是小社会,警察是大群体,他们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品行很好的,有的是很差的,有的一般般的,余杰用简单的“敌对思维”对待警察,是不公正的,也没必要否定所有的警察,在他眼里,仿佛一切狱警都是坏人,我不这样认为,我亲身经历的故事不是这样的,我们要谴责这个专制的社会,但不应一概而论,不论何因,锦州监狱给刘晓波的处遇是最高的,既严密监控,又细心照料的,生怕出一点麻烦事,目前可以种菜,是可靠的近况,余杰把管理刘的一切人都看成敌人,是典型的文革思维,狱警大都是为了生活而不得不终身在监狱工作的,确有腐败枉法份子,但围绕刘的一些人,对刘还是比较客气的。

至于诺贝尔奖金的事,余杰说刘要捐给天安门母亲群体,但据我所知,目前并未兑现,我从来看一个人,不依据他讲什么,而是做什么,他捐不捐是自己的事,我只是转述这一故事情节而已,余杰据此说我“忌妒”,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语言实在太重,我不认识刘,对其没有成见,但见过魏京生,心里很敬佩的,我觉得他比刘更应当得奖,因为他的贡献比刘大,这也是普遍的与论,余杰因久居北京,曾与刘有一点交情,就自认为他解读刘最权威,别人都得顺从,就不对了。上次他写文章指责我要当“中南海的行走”,事实证明,至今我还在流亡生活中。尽管他胡说八道,但我不生气,上次去纽约,我还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白帆,找余杰未果,是为请他喝酒交流的;他这次又升了级,称对我“感到无比的恶心”,甚至更深的“怀疑”,看来,下一次不能找他了,如请他,他会“怀疑”我是神马人派来的,真的,这孩子被国保打了一顿,脑子惊大了。至于说我造谣,不是我的特长。中纪委对薄熙来调查,张越被双规,等等,也是我最先披露的,都是造谣吗?我明确告诉所有的人,本人无党无派,低调而包容,中立而理性,也不容易受人指使,余杰不要误导。总之,只要刘晓波在狱中种菜是真的,其它情节就不太重要了,在中共严密封锁信息的情况下,能披露到这种程度是不容易的,能陈述这一故事,对海外关心他的人是莫大的好事。余杰弟,别酸溜溜的了。

2016年8月5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