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堂主盛邀茶桌饭后之余众兄弟姐妹见我无边之冲冠内气既为红颜生也为英雄布,这我英雄美人尽揽之举让席间女士叩问何方大侠敢如此神圣。我说本酒葫芦不失替天行道当初,素怀梁山柴进遗风,小旋风意识不敢有误,平生无意套乎达官显赫,历来不屑所谓叽喳主义,只为收获天下英雄于杯盏,堪染世间红颜于特护。所谓红颜溺水必援救英雄有难必相助,承载千山飞霓流通万水灵性,洒向尘世尽皆酒色,遥遥私情且就余欢……

话说方鸿渐一路险恶饥寒颠至极簸就在将到三闾之际却心平如洗不见那种成功的喜悦如释的欢欣。最后的山路是人坐轿还是轿随人在他并不所谓,就像对他来说从接到高校长的邀请电文直到目前竟几无留洋归来的飘然成就,就像昨晚那坟那地边上火铺屋后的那扇老破鬼门——门外但见“一无可进的进口”,然屋里却是“一无可去的去处”。这对企图并实施幽默却不敢见底的方鸿渐来说,这种似含蜃楼实则空空荡荡的诱惑并不存在,一个绝无仅有的象征残片写满未来,但却无物。

然而这一路终于走出各自的盛衰阴阳和箱底见陋,于是赵辛楣提议方鸿渐附议今后婚前需作患难旅行试验,试下来能互不讨厌方为夫妻。以至多年后法国先行美欧随后既而就像天经地义的安乐死——虽达全球共识但却少有身体力行的婚前试婚制——其近亲鼻祖竟是在黎明的坟前不见经传的赵辛楣方鸿渐。

当方鸿渐满怀希望的向着赵辛楣询问自己讨不讨厌,辛楣一句“你不讨厌”顿让鸿渐得片刻踌躇,接着赵一句“但是全无用处”,直让他还没来得及蔓延的满志踌躇顷刻之间灰飞湮灭的不知去向。

方鸿渐的确“不讨厌”,因为幽默;也因为幽默方鸿渐“全无用处”。若在欧美方鸿渐可把他的幽默做到彻底,但在中国他能幽默到“不讨厌”已近七级浮屠,至于有用没用留待百年之后,待考。

2016-08-12零点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6——细水长流且慢绝唱):

这一曲色鲜小款若成故事虽不惊天地泣鬼神也不引人间万芳色嫉情妒,但也是小桥流水你家他家一家。所谓小国寡民悠悠况达小桥人家温款碧心,人与人之间男人和女人无时不刻的撕魂裂魄固然生死满盈,分分秒秒的清浅杯盏虽不飞雪千秋却也温水可掬,曾经的沧海虽难为水,除却的巫山,但却绣榻依云,多少年后的王菲红尘唱出“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算是唱破,捅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