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在中国警方办案中比比皆是。一个笑话是:美国总统访问中国时,宠物狗走丢了。中国警方牵来一只眼睛被打的睁不开的狗熊,狗熊扑通一下跪在美国总统面前,说:我就是您的宠物狗啊!

这当然是杜撰的笑话!可是这又不是笑话。

我听过好几个律师说被抓被打的经历,他们都说过承受不住,恨不得死了算了。我也听我的丈夫李和平说过,真的受不了那痛苦,想自杀。也有律师说过跟死刑犯关在一起的经历,不堪回首。现在酷刑不仅仅是毒打,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法子,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酷刑之下的冤案,也是没有最冤,只有更冤!

我在7月31号被天津大王庄派出所抓走,关押28小时后回家。后来限制我人身自由,虽然允许我上网,但是我整整一个礼拜,都跟不上外界的节奏!何况这些709的律师和公民,一年的与世隔绝,假消息,肉体精神的双重变态折磨……

这关押一年剥夺会见权和通信权本身就是酷刑。所以酷刑之下,何来真相?

你或许说,李和平在做反酷刑的项目,谢阳律师没做这个项目。实际情况是,哪个人权律师在刑事案子的第一线,没有坚决的反对过酷刑?连中国政府,都签了反酷刑的国际公约!

一个在国际上表态要坚决反对酷刑的国家,在国内如此公然践踏自己所签署的国际公约,不讽刺吗?

不过对于国际声誉已经成了一块破抹布的中国,再撕扯几个洞,也无所谓了……

709王峭岭

2016年8月12日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