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

声援郭飞雄的绝食接力,在2016年8月22日证实郭飞雄进食后,已暂告停止。郭飞雄转监至广东省英德监狱,兄杨茂全会见后告知,监狱愿意人道、尊严的对待他,允许家人送书给他。郭飞雄所有诉求里,最低目标换监狱,已经达成。是否会不被虐待,需长久观察。他家人和关注组希望的保外就医,则未实现,郭飞雄的健康,依然是让人担心的问题。

郭飞雄在声明里说:口腔、腰椎、胃出血三个问题,前二者无大碍,后者需调养半年。病理报告则显示,他从颈椎到腰椎到骶椎,无一不病,且有多种症状。不仅丧失劳动能力,活动能力亦受限。他曾有过蹲下站不起,或坐下站不起来的经历。

因没有要到郭飞雄的囚号,寄卡、小额汇款等声援行动,暂停止进行。有待郭飞雄的家人、律师下次探视时获得囚号。而在宣布绝食接力停止后,原定今天接力的维权者奚国珍女士,仍然坚持了绝食,并告知哎乌,她愿意如此。一些群友,则不愿意停止绝食接力。

今年5月4日,在首名志愿者谭作人先生感召下,中国民间志愿者踊跃报名,参加绝食接力,声援患病一年不获医治的良心犯郭飞雄。到22日最后一位接力者陈燕燕女士为止,绝食接力活动进行了111天,接力总数525人次。绝食接力期间,关注组向国际社会致信五次,要求关注郭飞雄的问题并给予帮助,向广东当局致公开信一次,要求停止虐待郭飞雄,并给予人道对待和保外就医。每封信都提出了具体、详细的要求,具体的行动方案。

在高压恐怖的维稳压力下,仍有很多志愿者多次参加,每月逢一、逢十、逢主日接力,或每周接力;参加五六次的,也屡见不鲜。有陈冬、候毅、杨敏敏、补文杰、叶隐、张青、廖永忠、陈闯创、吴孔大、徐惠娟、宝强、许再来、张天彧、张超、袁华富、汪军峰、赵艳玫、刘亚旋、程绍军、张海、刘韶凡、泉健虎、陆勇、哎乌等。

良心人士兼学者艾晓明、人权活动者王荔蕻、爱心异议者朱承志、爱心公益人卫小兵、异议者广西玉廷、人权关注者张敬同、抗争者仇英玫、维权公民张国忠、袁绍明,时评人长平观察、自媒体王金波等,以或撰文或举牌的方式,声援郭飞雄,或到阳春监狱探访,为他存钱。一些志愿者和网友,如罗光明、黄雨章、方言、梁艳、苏少凉、陈永等,则以穿飞雄衫、寄卡、小额汇款、打电话、帮扩散消息的方式,表达声援和敬意。

5月12日,一群山东公民的集体绝食,使得这一天的志愿者达到30人,其中欧阳安安、牛领钗、张占的呼吁和支持,让人印象深刻。在上海维权群体中,首位参加的公民是吕龙珍女士。热心的马亚莲女士,不仅帮助撰写维权群体绝食声明,更积极动员朋友参加,带病劳作。更多上海维权朋友发来照片和手机号,附在声明上,以示声援的真诚度和勇气。山东孙富贵的个人举牌声援,也持续到了8月22日。志愿者们,一天天坚持,没有任何回报或嘉奖。但他们坚持了下来。

5月16日起,狱中良心犯唐荆陵及其夫人、王清营及其夫人、孙峰、张向忠、查建国、许万平等的绝食声援,让人看到的,是抗争者群体中,守望相助、彼此呼应的动人一幕。以香港支联会等十团体为首的无数公民抗争者,在香港举牌和集会,声援了郭飞雄。而后期上海维权群体加入绝食接力,则使得郭飞雄早期从事的维权运动,有了完美注解:唯抗争得尊严。在有的人眼里他很天真的愿望,我们希望终有一天,能够达成。

王荔蕻女士、张敏女士、陈光诚先生、周锋锁先生,在社交媒体的持续关注转发,使对郭飞雄事件的关注热情,得已长久保持。为郭飞雄得到国际社会帮助,陈光诚先生、曹雅学女士、王松莲女士、潘嘉伟先生、克鲁兹参议员@SenTedCruz、科宁参议员@JohnCornyn、孔杰荣教授@jeromeacohen、林培瑞女士@perrylink等,都做了非常具体、细致的工作,感谢他们。很多正义媒体,也报导了郭飞雄境况,如维权网、中国人权、香港苹果日报、华语法广、自由亚洲、参与网、博讯网、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之音、纽约时报中文网、希望之声等。

感谢包括人权捍卫者(CHRD)、人权观察、大赦国际、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内的许多人权组织,持续关注郭飞雄的境况,持续向中国政府呼吁,为他保外就医和人道的对待他。另外,特别感谢大赦国际的潘嘉伟先生,和美国人权捍卫者,公开致函要求,在G20峰会期间,参会的各国政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并向中国政府提出。他们也强调了参会国的此项责任。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及其负责人傅希秋牧师、港台各界,也均为郭飞雄发声;谭作人四次参加绝食;国内高晓君、杜延林、李学惠、海外吕京花、钟锦化、陈闯创等许多朋友,参加绝食接力,或热情支持;美副国务卿@Malinowski,和一些国际友人,与郭飞雄观点有异者,如莫之许、沈良庆、尹春、王译、北风等,均不约而同转发消息声援他,这一切显示德不孤,必有邻。

而在幕后默默奉献、我们不方便说名字的同仁和各界朋友、因淡泊不爱表达未被记得的朋友们,他们的努力,让人感受到的,则是满心充溢的信任。这其中包括了郭飞雄历任律师,和他许多战友、友人。他们所经历的苦难或艰辛,和在重压下的坚持,让人感动。郭飞雄的家人杨茂平女士、张青女士,为他安危多年奔走,辛苦付出,极其不容易。但她们从未放弃。今年6月,郭飞雄的姐姐,为劝弟弟停止绝食,被监狱三次拒绝,曾在监狱外静坐了8小时。她一直在为弟弟呼吁。朴素的亲情和良知,让她知道,弟弟的努力没有错,是在为社会进步努力。

当局对声援郭飞雄行动的打压和抑制、遮蔽,其中除了让人沉重的消息,有些事则是能让人苦中作乐。王荔蕻、戚钦宏、成环山、兰占生、黄煜、子实等网友,被喝茶或电话敬告:禁声禁言。张宝成、赵常青、梁太平等五公民,因拍照纪念64和声援郭飞雄,被刑拘。刘亚旋、杨晓冬因飞雄衫被问话或传唤。大部分国内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郭飞雄的文字或图片,均被屏蔽,悄无声息。当局压倒性的舆论导向战、硬件优势,让人很是焦虑、烦燥、抓狂。

不过有一次,郭飞雄的小战友孙德胜出现了,哎乌要求他去白宫网站签名声援郭飞雄,他当即发来截图告知:我全家都签了,全部都被屏蔽了。热心的网友沈向东,因我们的白宫请愿签名疑似被拦截,跑到联合国微信公众号去投诉。在此白宫签名请愿中,众人奋战时,对签名不升反降的事实,哎乌本人也坚持较劲了好几天,截了好多图取证并公布,还打算投诉。后来知道没用,就放弃了。这些是可以自嘲、苦中作乐的部分。

在绝食活动的接力前和接力期间,中国民间进行过两次签名联署,要求释放郭飞雄,并为其保外就医。一次是绝食前,在陈光诚等倡导下进行的。一次在绝食接力期间,到白宫网站签名请愿。尽管当局拼命压制、千方百计阻拦,这两次都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几千人。

因此人们知道,郭飞雄的努力,无论如何被遮蔽、矮化、抹煞,都无损其真实价值。因直面黑暗,直接与之抗争的勇气,他的百日绝食行动,在中国反专制抗争史的大画面里,亦是予人深刻印象的一抹悲壮。政治犯为争取尊严和权利,更为了求生存,除了以健康为代价,更得拼命,跳下悬崖找活路。这便是中国监狱里的人权现状。

目前,郭飞雄两大健康问题仍未解决:1、便血约一年,未获医治。2、全段腰椎和骶椎骨质增生,腰1-5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变,也未获医治。郭飞雄为让家人省心、同仁省力,轻描淡写的说无大碍。但实情是,这些病根本不小,他的健康已受到极大损害。

声援郭飞雄的绝食接力,最小目标换监狱达到了,但家人希望的保外就医,或起码得到医治,这个愿望,仍然不知何时能够实现。因此我们仍然希望,国际社会、人权组织、社会团体和人道主义机构,正义媒体、各界人士,继续关注郭飞雄的未来命运。为郭飞雄在新监狱的生活,顺利和有安全保障。关注组也提出了新的四项诉求,希望人权组织和正义媒体帮助呼吁。

感谢所有声援、帮助郭飞雄的个体、各社会团体、各人权组织、秉承人道主义的各大机构、各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感谢所有伸出援手的善良的人们。

向你们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郭飞雄关注组:哎乌执笔
2016年8月23日

附:关注组新的四项诉求:
1、满足郭飞雄最基本的人道诉求:不挨打和下跪、不强迫劳动、有书看。
2、杜绝虐待,包括各种人身侮辱、骚扰,和精神伤害。
3、为他保外就医。
4、保证他足够的睡眠时间,和适当柔软的饮食,以帮助他恢复健康。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