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Share on Google+

教育部将让44多万代课老师下岗,令人不得其解,进而垂泪。

中国义务教育喊叫了几十年,平等接受教育的阳光,没有洒落在弱势群体的身上。而教育产业化的屠刀竟然挥向那些默默无闻、默默奉献的老师身上。社会制度的弊端,通过对代课老师几十年潜在的歧视和公开抛弃,终于以这种极端方式公开化、认可化。提高教育质量,固然重要。但是,对部分温饱尚没有解决的偏远地区农民来讲,能让孩子识字已是奢望。对山区孩子来说,他们的童年不在泥巴、山野成长,半饱着肚子,快乐地接受最基础的教育,免于成为文盲,已是他们的幸运。他们难道希翼学到多少现代知识?在偏远山区农村生存环境没有得到普遍改观之前,代课老师将是孩子们摆脱无知的上帝。

44多万,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不要说他们在贫瘠的山区任教几十年,有的报酬竟然每月只有区区40元,可见中国的教育欠帐严重到何等程度!这是怎样的精神支撑着他们的灵魂和坚守?只有山区的孩子能说出来。在一些偏远山区,有的学校只有几个学生。让那些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大中专毕业生去任教,现实可行性值得怀疑。支教志愿者的出现,为偏远山区教师的稀缺,提供了一个反面例证。让这些代课老师下岗,随之引起的将是这些学校学生的流失。教育部对此将有何举措来留住可怜的孩子?

行政权力对公众权利的消释和侵犯,人们已经见怪不怪。教育权是公民的宪法权利,谁都无权剥夺。但是,教育部的这个行为将引起严重的负面效应。表面是辞退教师,实质上剥夺了部分山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随着这部分老师的离去,可以想到,一些几个人的学校将被关闭或者合并,使学生的求学之路更加遥远、崎岖、曲折,甚至因此失学。清退一个老师,将使多少儿童失学?

代课老师几十年的奉献本应得到尊重和奖赏,但事与愿违。暂且不说他们承担教师严重不足留下的空缺,辅育了多少农村的孩子,他们的半农半教的身份就值得共和国感谢!即使清退,也要量人量地而异。运动式的一刀切,跟文革中残害教师有什么区别?退一步讲,这些清退教师的养老、福利,政府愿意承担吗?即使愿意承担,能否落实到他们头上,仍然是个未知数。

教育部官员应该去西部山区挂职任教半年,拿着40元工资,在恶劣的环境体验44万教师曾经付出价值的沉重和辛酸。辞退教师深层次反映的是对受教育权的藐视,对弱势群体的侮辱和歧视!制度的痼疾,不能转嫁给最底层人民和无辜的孩子。

教育部不能把44多万代课老师推向悬崖,不能把刀子横在无辜孩子的脚下!

注:代课老师意为农村临时聘用老师,区别于编制内的民办教师。据2006年4月7日新浪网报道,甘肃渭源县代课老师,在火车站迎接采访记者,受到当地警察半路阻挠,惟恐影响当地政府形象。

2006/04/05

原载《议报》第245期

阅读次数:7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