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十大召开后,中国人从新闻报道上知道了农德孟再次当选越共总书记,至于越共总书记的差额选举,至于越共的《政治体制改革报告》,在官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中,是绝对不会讲到的,那是不能让老百姓知情的。由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越间发生战争的缘故,在中国,有关越南的新闻本来就比较少,可以肯定地说,在越共十大以后,想从中国的官方媒体中了解到越南的情况,将会变得更加困难,这也难怪,同志加兄弟(而且还是小老弟)也准备搞政治体制改革了,这正是中国目前社会矛盾的焦点问题,如果不限制民众的知情权,那可怎么得了?

民间广泛认同的说法是:不要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但最后五分钟除外。也就是说,尽管媒体谎话连篇,但有关国际新闻的报道,大致还是真实的。其实不然,近年来,大陆官方的媒体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最善于说谎的主持人似乎都去搞国际新闻了。这一点,无论从中央电视台还是《环球时报》那样的国际新闻报道的内容上,都可以得到验证,至于阮次山那样的选择性报道和歪曲性评论的顶尖高手,我们更不必去谈他。于是,接受了真真假假信息的中国人,几乎不可能形成完整准确的国际视野。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大陆民众能看到一些台湾的新闻,因为那时候台湾议员经常在公开场合动粗,这样的新闻播出后,容易给民众一种印象:台湾已经乱作一团。这从反面证明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但是很快的,有关台湾的新闻也少了,经历了从威权到民主的社会转变,总体来说,台湾社会能够反证这种优越性的新闻事件还真是很难找了。

那么,就把民众的注意力引到东欧,引到俄罗斯,你不是民主转型,你不是休克疗法吗?看,你们的社会乱了吧,经济崩溃了吧?同志们,那就拼命报道吧。于是民众从官方新闻媒体中了解到,苏联东欧人民的生活基本上回到了水深火热状态。但是,近年来,关于苏联东欧的新闻几乎不见了,如果火星人来到地球,只看中国官方的新闻报道,还以为东欧那些国家消失了呢。不仅如此,研究苏联东欧的专家也不吃香了,一位研究东欧经济的教授抱怨说学错了专业,别人问他何故,他说,上面不想让民众知道那里的真实发展情况,文章写出来没地方发,根本没法写出符合主旋律要求的文章,除非完全睁眼说瞎话。

这次越共的十大之后,操纵国际新闻报道的官员办公桌上的世界地图又会被划掉长长的一片。好在还有伊拉克不时响起爆炸声,好在伊朗还有一个强硬的总统,不至于让他们失业。实在不行,还有印度的火车相撞,还有印尼的海啸??????

官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背后,一般来说,有两个潜在的规则:第一,民主转型国家的新闻要按照新华社的口径报道,一旦转型成功,该国的新闻就基本消失;第二,凡是有利于美国形象和价值观的,就不报道,凡是对美国形象有负面影响的,就连篇累牍,大张旗鼓。

国际新闻的选择性报道,是一种典型的愚民政策,它扩大了中国与外部世界文明的真实距离,是贻害中国的可耻行为。但外部世界的变化绝不随着三个代表的节奏起舞,总体而言,民主乃全世界的潮流,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努力方向,中共宣传机构徒劳地掩耳盗铃并不能阻止这个伟大潮流。我们不禁要问:长此以往,是否有一天,中国媒体干脆就没有国际新闻可播了呢?真替那些一味说谎话的御用新闻从业者担心啊。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