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益中有使命意识,他认为人生最有意义的是“超越自身的不可能性”,他和同事们立意要“办中国最好的报纸”,不幸中途受挫,身陷囹圄。出狱后,有人问他:“你在狱中是如何熬过那一百多天的?”程益中沉默片刻,答说:“关上所有欲望的门,只打开头顶的一扇天窗。”

徐晓的《半生为人》获南方都市报颁发的“年度散文家”奖,徐晓在获奖感言中说:“我回忆过去,过去的遭遇,过去的理想,过去的人与事。正如人不可能趟过同一条河一样,人也不可能哪怕一刻占有完全摒弃过去的现在。健忘常常出于自卫的本能。如果说我的回忆是怀理想主义之旧,是对遗忘的拒绝和反抗,那么,不管我的努力是否成功,我仍然要说:越是拒绝,越是反抗,就越是生活在现实之中。”

傅国涌未进过大学,对近代史的研究却为世所重。有一次,苏祖祥先生和傅国涌聊天,谈到政治制度和中华文化时,比较胡适和哈耶克。他们同是受到的很好教育,但是胡适在日本港口时,对复辟戴辫子绝望不已,曾说自己20年不谈政治,胡适回国后真的居然研究起《水经注》之类的东东。傅国涌说,你胡适毕业于美国的名校,博士头衔,师从杜威,你这不是大材小用,牛刀杀鸡吗?《水经注》今天我傅国涌研究就足够了!你应该去研究政治制度啊!

4月13日,朝阳法院对一起致两人死亡的交通事故作出一审判决。案件中两名死者都是作为第三人乘坐在一辆夏利车里,夏利车和大货车相撞后,经认定负同等责任,法院判决死者金某的家属获得全额死亡赔偿金40万元,另一名死者的赵先生家属获得的赔偿金却只有16万元。同一时间、同一车辆内遇难的两个人,因为一个来自城镇,而另一个是农村户口,因此就产生了24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差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黎建飞说:“法律对损害结果的赔偿是按照填补损失原则,一定要赔偿到没有损失,但是也不允许受害人从一次赔偿中获利,所以才会产生‘同命不同价’情况。”

4月16日起,我国北方普降沙尘暴。据称北京降下30多吨的黄土,中间虽有多次人工降雨,仍未能止住沙尘的侵袭。如此人间奇观,世界侧目。胡少安有诗:“诗意再无千浔瀑,黄沙倾城一夜间,荒郊独坐观博客,如此人间四月天。”猪头有诗:“人间四月风暴来,满城尽是黄尘埃,乱世天象无善果,荣耻和谐民遭灾。”

4月17日,2006年普利策奖结果公布,《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周看和雅德利关于中国法律系统的专题报导,获得了年度最佳国际报道奖。这篇题为“弊病丛生的中国司法制度”中,报道了一个叫秦延洪的河南工人的遭遇,这个35岁的普通钢铁工人被严刑逼供。随着他的招供,警察结案,法院宣判秦延洪强奸杀人罪成立而处以死刑。秦在监狱里给父亲写信说:“我们的公安系统是专制的产物,警察用专制的手法对付任何想反抗他们的人,而普通人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按照国际通行的看法,月收入的1/3是房贷按揭的一条警戒线,越过此警戒线,将出现较大的还贷风险,并可能影响生活质量。新浪网房产频道最新一项调查(截至记者发稿时有15014人参与)显示,有91.1%的人购房用了按揭。这群按揭族中,有31.75%的人,月供占到了其收入的50%以上。他们自承:“买了房之后,生活完全变了。最要命的是,这种改变不是一年半载,而是漫长的15年!”在这期间,他们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娱乐、旅游,害怕银行涨息,担心生病、失业,更没时间好好享受生活,这些房贷一族被称为“房奴”。

方心田眼中的售楼小姐是“想方设法诱骗他人掏出一辈子积蓄来购房的年轻女人”。他说:“她们往往长得很漂亮,所以不少男士就中了美人计;她们很懂得修辞学的真谛,在她的樱桃小嘴里,一洼水就成了湖泊,一棵树就成了森林。”

据说,在中国,生活被房贷按揭所改变的青年,有2600万。一个确定的数字是,1997年,中国个人住房按揭贷款金额不到200亿元;到2005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6万亿元。8年的时间,增加了近80倍。很多按揭买房的人自称为“蜗牛”一族。他们身上背着房子,在享受着高薪、白领、有房一族等诸多心理安慰的同时,也承受着“一天不工作,就会被世界抛弃”的精神重压,生活质量大为下降。对很多人来说,购房已不是个人行为,甚至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在供房。有人用“六一模式”概括全家供房的情景:六个人,青年夫妻、男方父母、女方父母用多年的积蓄共同出资,在城市里买一套房。有人问:“我们养房,谁养父母?”

从1998年7月开始召开听证会至今,北京已经召开了40多次听证会,不少专家和市民对此有疑问。房产律师秦兵曾经两三次申请参加和房产物业相关的听证会,但是组织听证的单位还是以种种理由拒绝了他,对此,秦兵对听证会代表的选择提出了疑问。秦兵说:“你是根据长相是根据社会地位,还是根据体重还是根据其他的背景,你一定要告诉大家你是怎么样选择的。”

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年初发表文章称,我国公款消费一年近9000亿元,引起国内媒体议论。人民网记者徐辉、李丹为此调查核实数据来源,并采访国家财政部预算司负责人。据该负责人初步估算:2004年全国公款消费合计1201亿元(其中中央136亿元,地方1065亿元),占当年全国财政收入的4.5%、财政支出的4.2%.该负责人同时表示,上述数据是根据中央和地方决算报表所列数据统计的(未包括转嫁到企事业单位的相关开支),实际生活中估计会略高于这一数字,但远远没有达到竹立家教授所说9000亿元的水平。有人说:“9000亿这个数字应该不会有什么夸大。1200亿是维护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这样说也对。”

为迎接五一艺术节,湖北仙桃中学师生在校长的要求下,各献表演节目。全校三个年级的老师和后勤组老师每天要排练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团结就是力量》等。有人说,感觉又回到了毛泽东时代,每天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

王洪波去印度参观,回来跟诗人田晓青说,都说我们是“世界的工厂”,可人家是“世界的办公室”啊。田晓青回答,这有什么好比的,人家还是世界的精神家园呢,我们怎么不比?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