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5

硬汉耿鼎发

《硬汉耿鼎发》

古典派文革学,通常把为我们送来“造反有理”的十年浩劫一声炮响,定义在1966年5.16这个传统的日子。

殊不知,毛泽东文革灵感阳谋或早早迸发于前三年的“四清”。

文革学权威人士,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宋永毅教授在10年前的论文《被掩藏的历史:刘少奇对“文革”的独特贡献》里写道:从1963年开始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又称“四清”运动)实际上相当于“文革”的预演,许多在“文革”中出现的口号和斗争手法早就在“四清”运动中广泛使用了,而“四清”运动的第一线领导人便是刘少奇……考诸史实,毛泽东的“文革”思想与刘少奇领导的“四清运动”,实有互相启发、相互影响之效。

对此论点《不同的声音》另类视角是:毛泽东的终极消灭对象,四清运动被父皇赶鸭子上架假反修防修名义硬推到乱局第一线的“盛世”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数度检讨后的极度惊恐不安中,惶惶然以严厉打击“地、富、反、坏”分子和被认为变修的基层干部为残酷斗争大方向,特别是对基层干部乃至无辜普通民众过宽的无情打击,宁左勿右擦枪走火激起的底层广泛民怨民愤,无形中代毛泽东埋下了三年后文革初年以造反有理口号总爆炸的遍及全国各地的星罗棋布导火索。

1966年5.16之后,早已滑入蓄意谋杀死亡轨道却惘然无知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王光美伉俪,继续在四清中以不得人心的整人工作组,大肆镇压业已被毛泽东“四清”中伏笔埋单的陈酿引信试爆成功的三教九流亿万万人民群众造反派,导致蒯大富,王大宾,聂元梓,韩爱晶,谭厚兰,王洪文,潘国平,包泡,徐友渔,包括本节目主人翁耿鼎发们应运而生,揭竿而起(66年下半年至67年初全国各地无以计数的工农兵学商造反组织成立大会,几乎都是以对中共当权派血泪控诉忆苦思甜会的形式召开的)。

至此,“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看似触手可及,指日可待,毛主席“十万个为什么”宫廷内斗终极兵法韬略的运筹帷幄,也终于在1966年仲夏,以普及易懂的方式,于民间底层初昭然若揭,初见端倪。

大时代里,风气云涌。

今天,《不同的声音》文革人物系列为大家带来一位传奇人物——硬汉耿鼎发。

这是一本书的书名。难产,流产,堕胎,引产,胎死腹中二十余年不成,姗姗然终由胡耀邦公子胡德平作序,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在去年底今年初艰难问世!作者是书中主人翁耿鼎发的哈军工学弟滕叙兖。这本传记以你懂的原因数易其名,中青版之前曾用名:《千古奇案——耿鼎发一家的传奇人生》。

访谈的开卷有益,还真要从本集开篇那絮絮叨叨的文革前奏曲——四清运动说起呢。

滕叙兖在他“老藤的博客”里这么写道:

1964年哈军工保卫部干事王桂亭到耿鼎发家乡一手制造一个骇人听闻的大冤案——“建国后最大的地主阶级复辟倒算案件”,哈军工直报中央,罗瑞卿亲自在哈军工点了耿鼎发的名,后开除他党籍军籍,押送原籍劳教,文革中与母亲、大哥一起关进大牢,耿鼎发被判死刑,后改为无期。白坐了15年大牢,九死一生。1979年彻底平反,该案列为江苏省建国60年十大冤假错案之一。1964年7月,总政副主任刘志坚中将和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先后奉命坐镇哈军工,点名抓出“大鯊鱼”耿鼎发。1964年2月和7月,导弹工程系雷达专业的学生毛远新从哈尔滨返京过寒假和暑假,两次向其伯父毛泽东汇报了哈军工的现状。后来被整理成有名的《毛主席与毛远新的第一次谈话纪要》和《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的谈话纪要》。从此以后,毛泽东就更加密切关注哈军工,并把军工作为他指导全国教育改革、四清、抓阶级斗争的试验田……

我们的访谈从《硬汉耿鼎发》,以及香港出版的耿鼎发自传,相同主题中国大陆禁书《耿刘氏和她的儿女们》的出版过程起跑。

这是一个绵延70余年,说来话长的故事,一段原本单纯无比的民国房产纠纷,最终被红色政治推手荒诞无比地上纲上线至“反攻倒算耿刘氏恩仇记”的无产阶级专政进程。

千头万绪,却忘了介绍我们的主人翁。

网络记载:毕业于哈尔滨军工大学的受访嘉宾耿鼎发教授“是一位在科技界卓有成就的精英。他毕生献身国防科技教育与研究事业,有多项科研成果先后获得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如今尽管已届古稀之年,仍孜孜不倦地活跃在科技、商务、工程第一线,除了担任上海雄华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外,还兼任国内五、六家知名高科技研发机构的高级技术顾问、常务理事、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义务职务,并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高水平的学术会议,宣读学术论文,研讨交流科研经验,成为科技界具有超前研究、影响深广的知名专家。”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