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中国文人墨客自《儒林外史》到《围城》再到今晚,只要两个或两个以上坐下,一定不是诗情碰撞画意泼墨,而必是挡不住的唾沫飞溅轰轰烈烈的同仁针砭,一如巴尔扎克年代的巴黎贵妇沙龙里的长舌是非生生不息飞短流长,中国文人的无限才情尽皆泼墨给同病不相怜的文艺同仁——只要有机会他们谁也决不放过谁——当然这的确很俗,俗的非常地气且举世罕闻。

当高松年以三百瓦特的目光直射方鸿渐并告知那封子虚乌有之信的真实性不容以任何形式的怀疑甚至犹豫——这般绝顶的破冰方术让重复千遍方为真理的戈培尔博士汗颜再三,让大革命洪流中的天才鼓动家相形见绌,让今日华夏的任何一个心理煽动大师自觉小儿太科从此洗心革面不再放肆。

于是方鸿渐开始一种隐隐的自责怎么自己就走的匆忙竟没能收到高校长的信并觉得对不起松年日理万机之浩然苦心。于是方鸿渐觉得自己的确不配挂教授之名更羞于受用教授之实甚至觉得高松年能收留自己是何等博爱而自己竟这般渺小。于是方鸿渐突然明白高校长能给他副教授简直堪为一代名君之举若在他日高松年必为英明领袖引万民拥戴非尔等肝脑涂地必不于万世烈辞。

但这高鸿渐一转身竟发觉自己卑微的象被高松年高风亮节收留的一个弃儿不由让老酒葫芦想起多年前一次聚餐刚一行酒肉坐下,一服务小姐端盘飘至我身边突然她脚下一滑整个身子急剧倾斜,就在她欲伸手权当救命稻草抓我之时我想起了孔圣人男女授受不亲之千年古训于是我一个万分之一秒之际一个急转完美躲开——可怜美人四脚朝天毫无悬念的摔在地上顿时春光灿烂荡然乍现于无声处尽皆妖娆滔滔。

从此后该美女一生守色如衣深夜望月只为那一次坠地妖娆,一次次她从本酒葫芦身上读到千年孔大圣之今日余辉日日不散夜夜不息直至终老。
终于方鸿渐走出高松年的视线突然想起多少年后的老酒葫芦竟百般冷热嘲讽猛的大呼上当——恰原来一种思想一套理论一款主义一个领袖其实像薄命红颜薄的不如一张纸,一阵风吹过竟无边落木潇潇悲切,万山千山顷刻见底。

2016-08-26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51——天然政客):

不同于以往的政客洗脑,高校长松年的现代洗脑有术融合了当代情绪心理管控及东方人文魔幻大法,无论那一方不可抗拒的笑容还是这一方囊中羞涩的被笑容都指向某个冥冥的预期——然松年式双目平视的直线平射有没有半点苏联契卡捷尔伦斯基那双贼眼——那可是满打满算的一个主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