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1打开主旋律媒体,看到几个砖家又像“一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西方人”一样,在电视上高谈如何发挥特色主义优势“早日建成橄榄型社会”……听着听着,便有了扔鞋子的冲动——近二三十年间,不少政治学家们确有这样一个共识: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整个社会极富极贫的很少、中间阶层却相当庞大之时——也即是到了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橄榄型社会成型后,制度转型也就必将水到渠成。然而这个“共识”的前提是:必须拥有一个使中产阶级能健康成长的良好市场经济环境、法治环境和社会竞争机制。而这三者,恰是特色主义的三大死穴!

不同的制度环境,形成了两种性质完全迥异的“中产阶级”—— “民主多与少”的前威权主义国家在制度转型前,日益庞大的中产阶级主要集中在工程师、律师、医生、教师、公务员等阶层(此公务员非特色主义国家公务员——万恶资本主义国家,所有政党都是自带干粮参与政治活动的民间团体)。然而特色主义国度呢?中产阶级却主要聚集在权力集团内部和权力寄生阶层——党政干部群体、国有垄断企业员工群体,以及沿海发达城市教师群体之中。

不少学者认为:当今特色国度中只有中产,没有阶级。理由是:所谓“中产阶级”,并不只指这个群体经济收入居于社会中间阶层,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考量指标,这就是“感情需求和尊重需求”是否得到了较好满足。而主要聚集在权力集团内部和权力寄生阶层的特色国度中的所谓中产阶级,因权力社会的人身依附关系使他们时刻仰权力鼻息,导致人性严重扭曲、人格卑微低下,绝不可能在“感情需求和尊重需求”方面得到较好满足。

所以,“民主多与少”的威权主义国家的中产阶级,与“民主有与无”的特色主义国度中的中产阶级是两回事:前者国家的中产阶级是一个具有强烈参政议政意识,并拥有更多时间、精力、能力参加政治活动的知识群体,一旦橄榄型社会成型,它就必将成为国家政治的中坚力量,制度转型也就必将水到渠成;而特色主义国度的中产阶级呢?因为自身就是权力集团和既得利益集团中的一员,或是仰权力鼻息的权力寄生阶层中的一员,所以或不愿、或不敢提出制度转型的诉求。

更可悲之处在于:在信仰缺失、实用主义理性过于发达,国人仍不能从“小富即安”传统思维中走出来的国度中,这个十分庞大的、与现行体制命运同患难、共呼吸的中等收入阶层(世界银行公布的是一亿多,事实上要打折扣),非旦是推动制度转型的积极力量,反而成了巨大障碍、绊脚石——这个群体的大多数人,乃至绝大多数人都对制度转型抱有程度不一的敌意。

世界上一般适用的“一个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呈橄榄型社会后,就适宜制度转型”的理论,在特色体制下却遇到特色挑战。这,无疑是某国莫大的悲哀。

不过,特色主义国度中的中产阶级和富人阶层群体如果一如既往的自私、懦弱和短视——对体制转型漠不关心,甚至成为障碍和绊脚石,他们的前途也必将注定是悲哀的——一旦MZ硬着陆,他们极可能在长期的大动荡中沦为赤贫阶层。

纵然从目前现状来看,他们其实也是悲哀的——一直以来,太多人将某国称经济形态称之为“权`贵自由市场经济”。其实,当今某国根本没有“权`贵”阶层,因为无论哪一级当权者,只有“权”,没有“贵”——任何一级首长,无不在上级面前唯唯诺诺,奴颜婢膝,毫无尊严可言;无论哪一级长官,公开场合备享尊荣,背后却无不受嘲笑、鄙弃;举国官员在任何场合,都只能讲连自己也不信的大话、套话、空话;表面自信满满,背后只能用醉生梦死生活方式来打发巨大的精神空虚……

当今某特色之国,不但没有“权`贵”,也没有“富贵”——先富起来的人,因其财富是在不公平竞争中取得的,所以,注定不能赢得尊重,而是相反。而在不公平竞争形成的普遍性仇官、仇富情结面前,富人严重缺乏安全感。能移民者纷纷移民,不能移民者则将儿女送出国外。

一直以来,有人痛骂那些忽悠百姓要“爱国”、自己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儿女和财产往万恶资本主义国家送的仆人同志们和土豪先生们狼心狗肺。其实他们也有些无奈:仆人同志们也是人,如果拥有一个不唯上,只唯法的洁净官场环境,能避免现在那样身陷“十官九贪”大污缸中难于自拔;在不贪不占的条件下,也能过于安逸、体面、有尊严的生活,他们又何苦像前辈搞地下工作一样,遮遮掩掩、偷偷摸摸将老婆孩子美钞欧币弄到万里之处的番邦去?

土豪先生们亦如此:如果拥有一个不通过暗室送红包,不通过偷税、漏税,不通过偷工减料也可以使财富不断增值,使自己能赢得社会广泛尊重的大环境,如果不是缺乏安全感,何苦要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背井离乡去“适彼乐土”?

综上所述,可看出一个极为浅显的道理:只要大环境不改变——也即是政治体制不变,真正的和谐社会就不可能建立;举国上下任何一个阶层群体都不可能拥有安全感,也不可能过上真正意义上的有尊严的生活。

另,只要“绝不”现状不改变,阶层固化现象只能越来越严重、底层上升空间的机会也必将越来越渺芒;贫富悬殊必将越来越大,橄榄型社会成型只能是一个伟大的南柯一梦!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