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当年金圣叹神批六才子书有没人说他犯傻为他人嫁衣,也不知后来脂砚斋脂批红楼梦有没人笑他怎这般傻又这般痴,这痴这傻的痴傻劲道又这般犯贱。然今天本人随想围城还没完工竟一路风言偶起,有善意规劝别浪费才情者,有冷言讥嘲妄破红尘者,有对号入座愤而拍案熄火者,有疾首悲呼老酒是不是夜郎中邪不能自救者——当然也有心灵对接午夜惊魂飞魄者。

也不知若我哪天整个《续版围城》或《红楼随想》再或《酒版金瓶梅》会不会又让一些人添堵,即便在当下独立的非独立的文化圈——好像活在当下你无论做什么写什么怎么写写成什么模样总会有人不满意——没人能做到让所有人满意,也没人让所有人不满意——除了上帝。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这句早该扔进历史垃圾箱的千古名句看来得重新捡起,为抵御一些爱管闲事的所谓智者或非智者,为激勉一些象老酒葫芦一样的痴者或半痴者或将要痴者,愿我们的世界多一些痴者,愿老酒葫芦永痴。

但这这三闾大学一帮政治系教授聚在一起依然一个个象人间政客似的吞云吐雾并满屋子乌烟瘴气。看一所大学能为未来输送多少党棍看这校政治系教授平均每天几包烟,看一个国家的政治米饭多拽多香,看这国家级党棍的徒子徒孙手中的烈旗能举多高他们的唾沫之星能飞多远他们奔腾的号角能不能喷出呼呼的热血从而让上帝流浪让整座校园失眠一晚。

然而孙小姐突然想要回家——千里之外的女孩想回家只有两种可能,一种让你送她回家(明显没可操作),另则暗示你的怀抱可作她的新家。于是赵辛楣表示向方鸿渐转让对孙小姐的保护权,于是方鸿渐请求修改话题以示况达,于是孙小姐不会拒绝也不会不拒绝,但她会脸红。

这事若让老酒葫芦遇上必当仁不让举手颠粉夺艳——“都云作者痴”,老酒葫芦生当永痴。

2016-08-31凌晨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53——乌有之谎):

终于方鸿渐走出高松年的视线突然想起多少年后的老酒葫芦竟百般冷热嘲讽猛的大呼上当——恰原来一种思想一套理论一款主义一个领袖其实像薄命红颜薄的不如一张纸,一阵风吹过竟无边落木潇潇悲切,万山千山顷刻见底。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