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23

诗人海子写了一首著名的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诗歌里有:“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诗人与世界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在诗人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以前会写出这样的句子,还想着要“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呢?

《创世纪》2章18-19节说:“耶和华 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他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

 

创世纪这是上帝在为亚当造一个帮助他的配偶夏娃以前让亚当做的工作:就是命名。这时候的亚当与上帝以及上帝的其他创造物的关系是多么的和谐!上帝把飞鸟和走兽带到亚当面前,而让亚当给它们命名,最后上帝就这样接受亚当的命名。亚当说是什么上帝就承认它是什么!

诗人何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是与上帝和好的人。只有恢复了与上帝的关系,上帝才会把祂的受造物让我们重新命名。“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我的理解就是重新恢复我们与上帝以及上帝的创造物的美好关系。如果关系不能得到恢复,那些“名字”也就谈不上“温暖”。

亚当与上帝的约,因为亚当和夏娃偷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而被亚当破坏了,从此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也就谈不上“温暖”了。人与上帝的关系不“温暖”,人与上帝的创造物之间的关系也自然谈不上“温暖”。

人类行《创世纪》六章5-7节:“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

上帝耶和华看见人类“终日想的尽都是罪”,于是兴起大洪水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唯独挪亚一家以及他们所带的“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进入了方舟,从而得救,其它的都灭绝了。从此人类与上帝的创造物再也不像伊甸园里亚当和它们的关系了。

创世纪1《创世纪》9章2节上帝与挪亚重新立约:“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原来上帝是把各样的活物带到亚当的面前让亚当命名,而现在各样的活物都惊恐害怕人类。人与上帝的创造的关系不再如最初那样美好。

诗人想给上帝的创造物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海子在自杀的时候身边有四本书:《圣经》《孤筏重洋》《康拉德小说选》《瓦尔登湖》,其中每一本书其实都有一个人与上帝以及上帝的创造物的关系。我想诗人最后与上帝以及上帝创造物的关系是破裂到无法修复了。

诗人何为?我们能恢复到与上帝“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他的名字。”的美好“温暖”的关系么?诗人的文字不仅仅是要与世界的事物的对应,更应该是指向那永恒的创造者。整个世界都是一个比喻句,我们则在不断地命名,而诗人不过是想给这被造物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2016年8月30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