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羽毛累了
躲在树杆上小睡
那朵小野花来了
那朵小蒲公英也来了
湖水打开广垠的大门
一浪一浪地缝补着水岸的低浅
湖岸是一把疼的剑
在水域和云天间拦腰驻扎
于是
这黑色的羽毛
要用这湖水当铅字
像浪一样排印这一首长长的诗
长的从天堂到地狱
没有开始
没有结尾
乌鸦说着毛是我的毛
我一直站在枯树上
看湖水在翻看湖底的腐朽…..
六月的初夏是美的
可我的羽毛一直是黑的
你不信
你可以捡起来看一看
明天还是黑黑的
……………

2016年6月仲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