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德国世界杯足球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作为准球迷,我也和全国球迷一样,怀着颇为失落的惺惺然的心情,通过电视荧屏,观看着一场又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当今晚,首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乌克兰队在“乌克兰核弹头”舍甫琴科的带领下,以0比4惨败于一群闲庭信步的西版牙斗牛士时,我猜想,八年前中国队首次出征世界杯,旋即落荒而逃的情景,肯定又一次浮现在众多中国球迷的眼前……

然而,我想到的却是1934年的第2届世界杯。当时的意大利正处于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独裁统治之下,那届由他的国家机器包办了所有赛事组织事务的世界杯,可悲地被大独裁者墨索里尼玩弄于手掌之中,自始至终处于极权暴政的阴影之下。

意大利曾拒绝参加1930年在乌拉圭举行的第一届世界杯,所以“门外汉”墨索里尼对意大利队能否夺冠心里没底儿。开赛前,他把意大利队球员秘密关押到山中进行高强度集训,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他狂妄地认为,种族归属可以决定球技高低,于是找来具有“高贵血统”的3名拉美球员,让他们代表意大利参赛。开幕式上,身着“领袖”指定的地中海蓝色球衣的意大利球员,在场地中央高举右手向主席台致以法西斯式的敬礼,墨索里尼站在赛场主席台上,欣喜若狂……

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上台,为称霸世界,他和墨索里尼联手建立了柏林──罗马军事政治的罪恶轴心。第二届世界杯确定于意大利主办后,两大法西斯头子的如意算盘是,德国、意大利联手进入决赛,瓜分金银奖牌,企图将之作为“称霸世界”的精彩预演。但是没想到,世界杯开赛后,意大利队一路高歌挺进决赛,而他们的盟军德国队却倒在了半决赛。意大利和德国在决赛中胜利会师的梦想,被拥有神射手内耶德里的铁军捷克斯洛伐克队粉碎了──6月3日在罗马,他们以3比1干掉了德国队,内耶德里独中两元,墨索里尼在决赛中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对手。

墨索里尼在恼怒之下心中窃喜,德国盟友的出局,让他有了一次在全世界面前独自炫耀“大罗马帝国”辉煌的天赐良机!同时,在墨索里尼看来,像捷克斯洛伐克这样1918年才建立的东欧国家也敢与伟大的“罗马帝国传人”——法西斯意大利相对抗,简直是对他本人的挑衅。于是,墨索里尼作出了如下的动作:首先,向意大利球员下了死命令,此役必胜,如果输掉比赛,队员将被处决;然后,指定了一位名叫埃克伦德瑞典藉的主裁判当决赛裁判,并把他请到了包厢,命令他在有争议时必须作出对意大利队有利的裁决!埃克伦德无奈地屈从了大独裁者的淫威。

决赛的结果可想而知,6月10日,罗马的国家体育场座无虚席,惨烈的决赛上演了。由于赛前的“死亡警告”,意大利队员不得不采取野蛮的踢法,对方队员一个接着一个受伤倒地。尽管如此,第70分钟,还是捷克斯洛伐克队率先破门,墨索里尼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幸好在终场哨声响起前,意大利队的拉美外援将比分扳平。经过加时赛,发了疯一般的意大利队终于第一次赢得了世界杯冠军。然而,在他们身后是倒地呻吟的11名遍体鳞伤的捷克斯洛伐克球员。

这届世界杯,以其丑陋与肮脏早已成了国际体育运动史上耻辱的代名词(肮脏的意大利踢法这一足球场上的惯用语,就是1934年产生的)。当年,法西斯意大利凭借着体育的“举国体制”,以及墨索里尼的“亲切关怀与亲自指挥”,和两年之后的柏林奥运会一样,将代表人类美好情操与精神的体育运动糟蹋成令人恶心的政治工具,上演了一出粉饰极权暴政、炫耀法西斯“强国形象”的惊世闹剧!

世界杯足球赛和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世界上拥有最多观众、具有最大影响力的体育盛事。2008年的奥运会被选定在北京举行,我想这是上帝被蒙住了双眼!幸亏良知未泯的西方人士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事实上,一些西方政界人士如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等都对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举办奥运会表示了担忧,并指出如果一些极其严重的大规模侵害人权的事件经调查属实,如果中国宗教自由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那末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是不适宜的。

我注意到6月12日,一位署名为“觉醒的中国人”的公民已经在海外网站上,对爱德华先生的上述观点作出了坚定的回应。那篇标题为《呼吁全世界共同抵制中共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呼吁书指出:“奥运会是和平、团结、友爱的象征,绝不能在中共恶贯满盈的地盘举办。从今年4月开始,共产恶党已经开始”严打“,对它认为的不稳定因素进行严厉制裁,严打人员包括异见人士、民运人士、上访冤民、法轮功信仰者和其他宗教信仰者等等,直到2008年奥运结束。在这2年多的时间里,不知道又有多少冤魂死于共产恶党的屠刀下,又有多少冤狱之灾降临在中国人民的头上,又有多少震撼世界的民怨沸腾?”

体育曾经被法西斯弄得很脏,现在有可能被极权暴政弄得更脏!有时候,我真的为人类感到悲哀──1934年的罗马世界杯和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加上一个2008年北京奥运会,再一次让人类体育史和文明史蒙上一层新的永难洗刷的耻辱?

看着世界杯,想到的却是1934年的罗马和1936年的柏林。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在那两届体育盛会开幕式上行“纳粹礼”的记忆,怎么也挥之不去。在这里,我还是要坚持我在那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一文中说过的话──可以断言,今天如果再让一个业已犯下、并正在犯下比纳粹帝国更加严重、更加骇人听闻的反人类、反文明罪行的政权,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东道主,那必定是人类文明的耻辱与灾难。但愿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之言——如果针对中国当局极其严重地大规模侵害人权的指控经调查属实,那么奥运会就不可能在中国举行——成为全世界的共识。

2006.6.15.宁波

──《观察》首发

By editor